何時治療這傷痛? — Drive My Car

2022/02/11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看了兩次《Drive My Car》,而且對於這六個小時感覺非常的好。喜歡的除了是仿佛成為了濱口龍介專利的質感之外,更重要的是把一個本來篇幅很短的小說,如何發展成為一個三小時的完滿故事。但更讓我喜歡的,是他在不同的空間很完整的帶出了幾個人的心路歷程 — 不管他當下在不在這個時空。
不過先說明一點,外面《凡尼亞舅舅》太多了,所以不贅,繼續寫我想到的東西就夠。
📷
讓偶然延續下去
家福悠介(西島秀俊)和老婆音(霧島麗香)二人看似極度恩愛,經歷失去女兒後看似仍然恩愛,但一切都已經變了而自己也不肯承認,直到一次意外,悠介發現音,看到和另外一個男人在床上愉快地開著音樂….
悠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家,跑到了酒店過夜然後出國工作,回家後某日音表示有事想告訴他,但悠介最後選擇開著自己的車,漫無目的的到處走。結果回家發現音昏迷,最後離開了他 — 是永遠地離開。
從此以後,悠介只能憑對練的錄音帶,當作是與妻子的對話。這錄音帶代表的,除了練習,大概是背負著自己害死了老婆的責任,而這個責任,也只有他一個人背負著。
結果因為在廣島的合作計畫,在不同的巧合情況下,他遇上了幫他操控這部紅色SAAB的美沙紀(三浦透子),還有當天和音在床上的耕史(岡田將生)…
無獨有偶,悠介這次演出,就是契訶夫戲劇《凡尼亞舅舅》。悠介說他自己再不想演凡尼亞,因為經歷讓他感到痛苦。於是,在一片驚訝聲中選擇了當天的「情敵」耕史。悠介這樣的選擇,是不是有一種報復的心態?最少在我眼中覺得,這是一個摧毀情敵的計劃,而且還要很完美。
也許這是上天賜給悠介最偶然的巧合。
📷當天在家中看著和自己老婆赤裸在床上的耕史,在兩年後竟然在悠介參與製作的舞台劇出現...也許這是讓悠介報復的機會?(但這不是韓劇和大台理論(XD)適用情節啦)
逃避現實的車廂與兩個「殺人犯」的重生
因為大大小小的原因,美沙紀開始駕駛生涯。美沙紀的自身經歷讓她沉默寡言,因為從小到大「被好好」教導的關係而練出一手很好的駕駛技術。因為這樣的駕駛技術,讓她總算過得不賴,但總好像缺了些甚麼。
直至美沙紀遇上悠介。
悠介很愛這部紅色SAAB,就算眼睛有問題都不希望給別人駕駛。但因為主辦方的原因,悠介還是半信半疑的讓美沙紀代為駕駛,結果最後還是安心交給美沙子。
📷紅色的SAAB 900是悠介的私人空間,當然不容許別人進來。但美沙紀出現之後,一切都不再一樣,像是把心中的一切包袱放下。
在一趟又一趟的駕駛旅程當中,二人才發現大家都是一樣。悠介和美沙紀,訴說著自己的故事,才看懂大家都是自己口中的「殺人犯」- 「殺掉」自己曾經最深愛最珍視的人,然後帶著一堆遺憾和包袱,繼續上路 — 說是要努力向前走,但總是停滯不前。
美沙紀覺得自己一直代課駕駛到處走就能撫平自己的傷口,悠介趁在車上對話的練習能夠治好喪妻的傷痛,二人相遇前,貌似能對自己最好的治療方法,其實一點作用也沒有。
也許在這些時候遇上同樣經歷的人,大概才是一個正確的治療過程,而悠介和美沙紀,在最後才能真正放開,獲得自己渴望的救贖。
📷後來到了關鍵時刻,這兩個人終於在這段最長的旅途上,準備告別儀式。
福音與幸福
又很偶然地,在對話當中,二人互相得知音和幸的名字。
結婚的時候,音笑著和悠介說,家福音,就是為家帶來福音。而最初兩口子加上女兒真的好像得到了福音,生活愉快。但好景不常,女兒幾年後身故,兩夫妻用了很長很長的時間才能慢慢從傷痛中走出來,但因為悠介發現了音的秘密,結果音突然離他而去,而悠介也只能在這部紅色的SAAB 900,獨自駕車逃避現實,填補一直以來他以為自己已經治療好的傷口。
美沙紀和母親相依為命,但母親對她不太好,強逼她駕駛(還要很穩定地)送她回家,後來發現母親人格分裂,小幸出現,卻挽救了她和母親的關係。直到一次山泥傾瀉意外,母親不幸遇難,美沙紀只好駕車漫無目的的走,最後到了廣島,過著代駕手的日子,但人還是空虛。
悠介那時候和音結婚,跟夫姓後就變成了家福音;美沙紀表示母親有人格分裂,偶爾會分裂一個叫「小幸」的人格出來,和平常經常對美沙紀拳打腳踢的母親性格完全不同,是個很會逗人的小女孩。二人在悠介和美沙紀的生命當中也許是最好的存在,但同時也做了讓他們不能忘懷的事,讓他們又愛又怕。
真是諷刺。
📷家福音這個名字 -聽起來很幸福,但二人經歷的傷痛,像是詛咒多於祝福。
離開憂鬱的習慣
最後並沒有交代悠介的結局,而美沙紀卻駕著這部SAAB到韓國。悠介選擇下車離去,相信是對音的離去真正地接受,而情敵的下場相信也是讓他釋懷且可惜的地方;而美沙紀繼續自己的駕駛生活,也許是最適合她的選擇。
雖然真的很老土,但治癒傷口和痛楚的過程,並不是重複做一件事傷口就能撫平。悠介和美沙紀很幸運,能夠在這段路程中遇上彼此,正如《迷失東京》的Bob和Charlotte一樣,在人生最迷失的時候,遇到對方,互相填補了那些傷痛,不管未來怎樣,當下的你我,能夠有人給你互相支撐倚靠,已經是人生中最幸運的事。
📷喜歡《Drive My Car》的原因,大概就是悠介和美沙紀和《迷失東京》的Bob和Charlotte一樣,人生在最迷失的時候,遇上彼此,能夠安心地放下自己的心結和包袱。人生的傷口,並不是一時三刻就能治癒,而是要在適當的時機和人出現方能成事,也是為甚麼我們要學會等待的原因。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我親愛的(日本)電影偏執狂
我親愛的(日本)電影偏執狂
從一個普通的香港觀眾角度看日本電影,表面很多人覺得很長很悶但總是讓我學到不少東西,於是就此誕生 - 大路觀影感想到奇怪小眾專題都有,不敢說填補這個缺口,只是希望多一點觀眾從日本電影中,記得當年陪伴我們成長的那堆日本流行文化。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