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已被政治與經濟綁架

一樂
發佈於深活
2022/02/2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快樂是一種感覺,快樂與痛苦是相對的,只有在悲劇的深淵才能體會快樂的美好,或許人類就像中了毒癮一樣,加深自我的痛苦追求極致的快樂,只因為我們常常忘記快樂是多麼的簡單。
憲法裡的權利與義務,在我們呱呱墜地那一瞬間就被重重地壓在我們的身上,而我們卻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在這如此複雜的社會之中,為了追求進步因此人類創造了貨幣制度、升學制度、法律制度和各種大大小小的規範,但也因為這樣讓我們被這些框框給限制住,無法真真實實好好地做自己,貨幣制度造成階級的差距,升學制度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當然的法律賦予我們居住的正義,帶給我們安全無憂無慮的社會,但也因為這樣我們拋棄了我們野獸般的本能,我們忘了如何在荒野生存、忘了如何感激擁有充足的食物、忘了互助的美好,現在的人們會算三角函數卻不會生火,到處旅行卻認不出北斗七星在何處,畜牧業的快速發展讓我們不愁吃穿,大啖餐桌上一塊塊的牛排,卻忘了屠宰場內的血腥殺戮,資本主義的發展讓個人主義更加盛行,讓我們不再關心身邊的人。
在古代人們以食物當作貨幣來做買賣和交換,而現代人以紙幣來當作貨幣來進口輸出貿易,由於食物有其保鮮期限而無法囤積,若沒有食用完就等同於浪費金錢,因此古代人們會懂得分享將多餘的食物互助發送給親朋好友,然而紙幣不會腐壞,就如同把食物換成紙幣保存起來,也因為如此人們的互助分享的心態被中斷且糧食也因此被浪費,此時當金錢累積的越多,代表有錢人掌握的糧食越多,進而造就了糧食的分配不均的現象。除了食物,讓我們遮風避雨的房子、小時候純樸的心甚至連自由的權利,都已經被這深根故蒂資本主義下所謂的「有錢人」給剝奪。
但不可否認的政治與貨幣經濟讓我們帶來快速的科技發展,使我們的國家社會更加強盛,但也改變了我們對食物的看法,我們忘卻了食物的得來不易以及感激牲畜生命的奉獻,並造就了許多不公平不公義,進而產生窮人仇視「有錢人」的戲碼,有人或許會說窮人就是所謂不努力向上的一群人,但在我看來卻是金字塔頂端的有錢人正在壓迫著一群不願被政治與經濟綁架的一群人,強迫窮人成長蛻變成資本主義下的菁英分子,在這龐大的壓力下比特幣或所謂的區塊鏈應然而生似乎就是為了突破反抗現有的經濟體系,雖然此制度仍有缺陷但可以感受到人們野性的呼喊,在此時此刻這個時空下,或許我們無法擺脫法律賦予給我們的權利與義務以及經濟帶給我們的進步與發展,然而我們卻能更珍惜我們身邊所擁有的一切,而不是淪為虛擲浪費的一群人。
在《阿拉斯加之死》一書中,提到一位美國剛從大學畢業的男孩,為了逃脫這繁雜的社會制度拋棄了金錢、車子和家人,一個人隻身前往阿拉斯加的旅程故事,書中的克里斯托弗‧約翰遜‧麥坎德利斯自稱是超級流浪漢亞歷山大是個熱情洋溢的年輕人,性格中倔強的理想主義使他無法適應現代生活。他一直痴迷於托爾斯泰的作品,尤其仰慕這位文學巨匠能夠視金錢、權力如糞土,遊歷於貧窮的世界裡。在大學求學期間,麥坎德利斯就開始仿效托爾斯泰的禁欲主義和剛正道德,其程度讓親近他的人起初大為驚訝,後來又開始為之擔憂。在這個男孩隻身前往阿拉斯加未開墾的荒野時,他並未幻想就此漫步在富饒的土地上,而是去尋找他所追求的危險、逆境以及托爾斯泰式的克己,以此來充實自己。
或許只有當我們在困境之中,才會發現自己是多麼真真實實的存在著;在逆境之中,才有辦法和自己真實的對話,回到最初的自己,因為一切都是相對的,當我們不在追求權力與名利的同時,也就沒有爭權和奪利,唯有此時此刻才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快樂。然而快樂是一種感覺,快樂與痛苦是相對的,只有在悲劇的深淵才能體會快樂的美好,或許人類就像中了毒癮一樣,加深自我的痛苦追求極致的快樂,只因為我們常常忘記快樂是多麼的簡單。
一樂,簡單快樂,受困於都市叢林的自由追隨者。熱愛山林和海洋,嘗試以大自然角度切入現代人的困境,並試著用旺盛的生命力來獲得自由。
以自然為出發點探討現代生活的窘境,並從悲慘的生活中找尋樂趣,在既定的生活中,找出屬於自己的可能。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