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 搬家,歸零

四月清明連假時去了趟斗六,受在雲科大念研所時的朋友邀約,會合後搭計程車陪她到石榴一間廟宇紀錄文物狀態。我們三人坐在計程車的後座,其中一人問我連假休幾天,而一連串的問答攻防後,我老實回答:
「我非自願離職了,所以連假暫時沒有盡頭。」
說不定有人無聊注意到,最近作者簡介裡的「在鐵道館舍工作」內容被疑除了。
「非自願離職」是我認為最客觀的講法,不去臆測前公司為何覺得自己無法勝任工作,提出離時是否說的跟當面想的一樣。這一切在二月下旬的某件事被引爆,即便事件當事人各有解讀及評斷,可寄人籬下領別人錢,也沒有什麼好反駁的。最後的結論,是我就做到三月底為止。
如果真要說些什麼,是覺得自己有在努力,但或許,努力的方向錯了,或者努力的感受跟實際成果有巨大落差,以及一直以來無法逃避的,自己的成長既緩慢又不如預期,還隨著身心狀況下滑而陷入停滯。簡言之,他們認為我很「消極」。
我想,接受自己跟理想有摸不著邊際的距離,是永遠,且萬分絕望的課題吧。
在處理上面那些負面思緒前,得先想下一步怎麼走,是要留在高雄,還是回彰化老家?後來決定先在高雄找住處,而且之前提過學校社團的社師身分還在,可能這一、兩個月就先不找其他工作,直到學期末社團結束。
這是我自2016年到高雄工作後,第一次要搬離習以為常的哈瑪星,更可能是人生頭一次,站在完全沒有下一個明確方向的時間點。
有別於學生時代是學長、親戚轉介租屋而來,我打開從未搜尋過的591租屋網,很快地在第一間房尚可、第二間房遠不如預期的看屋際遇下,選擇了租下在捷運另一頭的第一間房當住處。之後,開始邊工作、邊交接、邊搬家的一個多星期,即使工作單位說不要求,但離職後沒道理繼續住他們提供的空間,能搬就快。
東西比自己預期多很多,很大一部份來自這幾年買的繪本跟鐵道專書。
經歷多趟拉著行李箱,裝滿行李從哈瑪星搭捷運出站走到租屋處,再爬樓梯進房放東西並立刻離開的過程後,終於在忙完校慶社團擺攤活動的4月3日,靠著一趟計程車,大致搬完所有的家當,除了少數被遺忘,後來也都有拿走的東西。實際入住的第一晚倒是4月6日才開始,就因為連假回彰化跟朋友約斗六那趟。
看著自己待了六年的住處,在交還鑰匙後變得空蕩蕩,心裡直覺想到一個詞。
「歸零」。
而且是比一年多前某個朋友離開自己生活圈時,更覺得難受的失落。
你覺得自己在近六年的時間裡,有為這個場域,甚至這個城市,花時間跟心力去經營工作跟生活,想當然的不可能永遠順心如意,可至少,你仍覺得有些東西是隨著時間在積累的,比如經驗,比如與人的連結,還有對周遭一景一物的熟悉。
然後這一切,隨著上頭一句「你在傷害這個環境」,才知道自己上限沒有想像中的高,是一段老早就撞到頂的旅程,而被徹底「歸零」,好似過往種種都是自己的妄想,實則一無所有。老實說有一度,我想跟那位朋友說自己離職的事,但我沒有,知道不該打擾她。
或許這樣也好,因為我本身很優柔寡斷,若有人能直接說出「不需要我」,反而可讓事情可以持續有進展,不會永遠停滯。就算......就算之後是暫時不存在希望的未知,也只能提醒自己,務必讓接下來首次體會的無正職的生活-
能短空、長多,並做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然後,真的不要太久。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乘零」源自名字筆誤,台灣彰化人,喜歡ACG、寫作、拍照及鐵道旅行,出國去過日本。自認是走得太慢的人,無論成長或生活步調,因此始終在錯失些什麼。藉照片及文字紀錄與鐵道文化的互動,也隨寫生活,做為抑鬱路途的一段。半付費專題「2022.盛夏.環島」連載ING!
隨興的、瑣碎的,日常想到或感受到什麼就寫什麼,關於【乘零】的生活心情紀錄。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