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籠、三輪車、蝴蝶、青蛙~那一年埔里的夏天

2022/04/0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那應該是我記憶中最快樂也絕無僅有的夏天了!
那一年,阿媽帶我和妹妹們回到她的娘家埔里。這並不是我第一次隨阿媽到埔里,可是之前年紀太小,完全沒記憶,所以這次才算是我真正知道去到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情。
三歲那年我隨阿媽和伯父、伯母從花蓮搬到台北後,我能記得的生活經驗就是住到台北後的一切了。所以我出門走的是柏油路,搭的是公車,住在公寓房子裡,終日也只在方圓50公尺內的住家巷弄內穿梭,和鄰居小朋友玩的是跳橡皮筋、跳房子,平日也就是個規規矩矩、乾乾淨淨的女孩子。
但是一到埔里,我眼中的世界完全換了全新場景圖。阿祖家是水泥磚造平房, 相連著一間有點破爛的土角厝,裡面不住人,養的是牛。廁所是在屋外另一間看起來搖搖欲墜更破爛的小房子,廁所旁就種了一棵高大的龍眼樹(現在我才想起來,龍眼樹長得那麼好,該不會是有廁所就地施肥的關係吧?),姨婆的兒子會爬到樹上採一大籮筐的龍眼給我們吃,我們就坐在樹下的大石頭上悠哉悠哉吃龍眼。洗衣服要走一小段路到一個湧泉池(現在好像也變成一個觀光景點了),那裡真是小孩子玩水的好所在。
阿祖陪我們在龍眼樹下吃龍眼,沒拍到龍眼樹,只拍到破爛廁所
那個適合玩水的湧泉洗衣池
有時候洗完衣服,阿媽會帶我們去附近的溪裡搭流籠,這簡直是超級刺激好玩的遊樂設施,而且還免費。多年後我依然懷念那種坐在流籠上清涼暢快又有點恐怖刺激的感覺。
實在是太好玩的搭流籠
當時,埔里戶外到處都是美麗的蝴蝶,我在台北從沒看過那麼多、那麼美的蝴蝶,我和妹妹們人手一支捕蝶網,很輕易就抓了一大袋蝴蝶,我開心的想著要把蝴蝶帶回台北給其他夥伴看,誰知道第二天醒來,死去的蝴蝶就散發出可怕的惡臭,那麼美的蝴蝶,那麼臭的味道!阿媽立刻要我全部丟掉,受到惡臭攻擊的我,也沒興趣再抓一次蝴蝶了。後來回到埔里,再也沒有見過當年那種蝴蝶滿天飛舞的奇觀。
幸好下午我又抓到了一隻青蛙,稍稍安慰我扔掉蝴蝶的遺憾。晚上睡覺時,我還特地用棉線綁住牠的後腿再繫在飯桌的桌腳。一整個晚上,不知道是玩到興奮過度,還是老房子牆上的壁虎ㄍㄧㄚ~ㄍㄧㄚ~ㄍㄧㄚ的叫聲擾人,我遭遇人生中的第一次失眠。第二天天還沒亮,我就跳下床去看我的青蛙。

牠.不.見.了……

我不死心的又看了四周一遍,什麼都沒有。
直到如今,我還是不知道那隻青蛙是被老鼠咬走還是自己逃掉?扔掉死蝴蝶又不見了青蛙的雙重打擊讓我悶悶不樂,阿媽終於看不下去她本來乾乾淨的孫女,如今每天像個野孩子似的東奔西跑,還抓蝴蝶、玩青蛙到處虐待動物,於是帶著我們,從崎下搭三輪車到埔里街上唯一的一家書店。
我買了一本深綠色書皮的希臘羅馬神話故事,書裡的故事至今唯一記得的是潘朵拉打開盒子,跑出一堆壞東西,只留下「希望」的故事。害我那陣子打開盒子都有心裡陰影。
我不和道那次到底在埔里住了幾天,但那年夏天對我影響應該是很深遠吧!我後來大學畢業後,選擇到埔里工作,一直工作了七年,直到九二一地震後又過了一年才離開那個我始終很喜歡的地方。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iamsisphe
iamsisphe
我只是想找個地方隨心所欲寫點東西,希望不要被所有的熟人發現。萬一你發現了,懷疑是我,也不要找我對號入座。有事請聯絡[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