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反共復國」呢?

2022/04/0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高二那年,台灣解嚴了。
那時候的我並沒有意識到「解嚴」我們日後的影響會有多大。對當時還是高中生的我們來說,解嚴最具體的好處就是我們不用再留清湯掛麵的頭髮了,那陣子幾乎所有的同學都剪了頭髮以新造型見人;另一個感受是街頭運動變多了,大學聯考之前一個多月,有一天幾位同學都嚴重遲到,理由是因為有大規模的農民街頭遊行。
大一那年,發生了「六四天安門事件」,為了聲援對岸被坦克車壓制的大學生,我人生中第一挽起袖子捐血,但等腦熱過去,我也知道自己捐的血根本送不到對岸去。接著我還跟著寢室學姐去中正紀念堂參加抗議中共暴行活動,那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到中正紀念堂靜坐,後來就一回生二回熟了。
大四那年(1991年),政府宣佈「動員戡亂時期」結束,不再視中共為叛亂團體,承認中共政權統治中國大陸的事實。好像一個時代結束了,但對我們這些從小學到大學一直接受反共復國教育洗腦,對,就是被洗腦的學生,居然有種不知是如釋重負還是茫然失措的感覺…
從小到大,無論是學校環境的布置:反共標語、海報、文化走廊;我們所受的教育,包括:教科書、學校的朝會、動員月會、慶典活動…乃至於話劇比賽、作文、演講、書法比賽、詩歌朗誦、愛國歌曲比賽…大致的套路就是一定要表現出祖國的偉大、領袖的英明、共匪的醜惡、我們要莊敬自強,然後,結尾一定要有「我們要早日反攻大陸、解救大陸苦難同胞」、「消滅萬惡共匪,拯救大陸同胞」、「讓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光芒照耀全中國」、「復興中華文化,堅守民主陣容,消滅萬惡共匪,拯救大陸同胞」或是「把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插滿神州的每一個角落」…等反共八股。
以前所信仰的、以前所努力的、以前所堅持的目標,忽然之間隨著動員勘亂時期的結束煙消雲散了!而且衝擊我信念的不僅止於此。
我念研究所的時候,一本《一九九五閏八月》的書居然造成台灣一股恐懼中共犯台的旋風,那時還出版不少中共犯台的逃生手冊之類的書籍,有人計畫移民來避難,元宵節有人搶購紅湯圓來吃,據說可化解閏八月之災。我真納悶:為什麼政府幾十年來全面實施反共復國教育的結果卻造成恐共的現象?
這讓我想起自己國中時,曾經神情慎重又嚴肅的告訴自己當時最好的朋友:「如果共匪打來,台灣淪陷了,我一定會自殺。」那時大概是擔心課本裡讀到的共匪暴行、看到的共匪可怕猙獰的嘴臉,一想到從此要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我就覺得艱難恐懼。總之,那個年代的的教育,沒有培養出我勇敢愛國的熱情,事後回想,除了覺得自己蠢,沒什麼批判思考能力之外,我還知道:

我.被.嚇.壞.了!

我就是被從小到大的所灌輸的教育內容嚇壞了。我們從小就被當成反共復國的工具,我們的用處就是要去打倒對岸可怕的共匪;台灣只是暫時的家,所以我們沒被教育要保護自己所在的土地。一旦現實衡量之下覺得我們打不過了,有能力的就逃,當年國中還算弱小的我,只能想到自殺。
我是怎麼被嚇壞的?現在再看看當時教科書裡插圖中共匪的形象和大陸人民的生活,就夠嚇壞小學生了。更不要說課本或老師的講述中還有更誇張恐怖的描寫。
看看最近的烏俄戰爭,想想那些誓死保衛自己家園的烏克蘭人。對照一下國中時擔心共匪打來想自殺的自己;「一九九五閏八月」台海危機時想落跑的台灣人;還有當年那個傾全國之力教育我們要消滅萬惡共匪、打回大陸去,現在卻老是要我們謹言慎行,不要刺激挑釁中國的那個政黨,我真想問一下:說好的「反共復國」呢?
這些大概是從1958-1978年的國小(校)國語或常識課本中的共匪和匪區形象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iamsisphe
iamsisphe
我只是想找個地方隨心所欲寫點東西,希望不要被所有的熟人發現。萬一你發現了,懷疑是我,也不要找我對號入座。有事請聯絡[email protected]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