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西個案閱讀13】上—《再見。玫瑰色的你》
朵莉的阿卡西花園
朵莉的阿卡西花園

【阿卡西個案閱讀13】上—《再見。玫瑰色的你》

2022-04-18|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免費圖片來源: https://www.pexels.com/zh-tw/photo/3344325/

【阿卡西個案閱讀13】上—《再見。玫瑰色的你》

(為保護個案隱私,以下個人資料皆經過化名和修改)
你是我生命中最壯麗的記憶 
我會記得這年代裡你做的事情
你在曾經不僅是你自己
你栽出千萬花的一生,四季中逕自盛放也凋零
你走出千萬人群獨行,往柳暗花明山窮水盡去
(玫瑰色的你/ 詞曲:張懸)
N是一個很特別的人,她散發著一股藝術家的氣息,有著很強的靈覺能力,雖然她還很年輕,但很早就接觸靈性的探討,也許這和她不尋常的成長經驗有關。N在很偶然的情況下得知我的星際背景,她的反應像在茫茫大海中抓到一根浮木,熱切的想知道更多,也毫不猶豫的就決定閱讀她自己的阿卡西紀錄。N寫給我的問題不太一般,她提到有一個對她影響很大的朋友,她想知道這個人對她的意義是什麼,以及困擾她多年的自殺問題。剛開始我沒想那麼多,因為我知道自己只是個管道,只是負責傳遞訊息,只要紀錄讀得到的我都願意協助。但是當我們進入第一個問題之後,我才發現這個個案對我將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她不但困難,而且考驗著我對這個工作的認知。
—————————————————————————————
(以下為現場口述閱讀紀錄對話摘要,因篇幅有限,已省略部分陳述)
我:「你有提到你很想知道你跟一位朋友的關係」
N提到她從小就待在一個很封閉的組織,她對組織有很多困惑和質疑,後來她遇到了那位朋友,他接受了N所有的質疑,因為擁有這些質疑很容易被當成叛道者,但是在他面前N都可以很放心的說出自己的疑問,因為他自己本身也有這些疑問。他們曾經一起討論過很多宇宙的議題,後來他選擇留在組織,而N選擇離開。
(收到關於個案的訊息)
我:「他比你年長,他有一種師長的感覺。他有一個理想,他想要改變,他留在那裡是希望能對這個組織有所改變,他想要在裡面宣揚他所知道的真理。他的形象是一個很知識淵博,立場也很堅定,很有自信的人,然後他在向大眾宣講一些他的理念。關於這個人,你最在意的是什麼?最想知道的是什麼?」
N:「他常常說有很多話想告訴我,可是我常常搞不懂他到底想告訴我什麼」
(收到關於個案的訊息)
我:「我感覺你蠻痛苦的,痛苦的原因是因為你跟他分開,他對你來講是一個很強力的磁鐵,對你來說他的形象很強大,感覺你有點依賴他,這就是你痛苦的來源,因為你相信他知道的比你多很多,你相信他有很多知識。」
我:「我在畫面裡看到他對大眾宣講,我感覺他比較有私心,他選擇留在那裡,其實他是有他的計劃的。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不覺得他是要往一個好的方向去,我比較認同他有他的計劃。他對你的感覺,我感受到的都是他在對你說話,面帶微笑,心裡面在想什麼你不知道」
N:「對,他常常笑而不答。他曾經擔任某個職位,但是後來被拔掉了,我還恭喜他說他可以好好休息了,他告訴我我是唯一真心關心他的人」
(收到關於個案的訊息)
我:「他是有一點憤世嫉俗的,他覺得他才是那個英雄。你剛講到他的職位被拔掉的時候,他很沮喪,但是他很快就站起來,對著窗外說,『我一定會做給你們看,我可以的』,就是很英雄的那種絕對不放棄。他沒有離開就是他還在裡面追求這些東西,不見得是好的,但是屬於他個人的理想」
N:「可是我不懂的是即使他這麼有理想,為什麼他那麼痛苦?」
我:「為什麼你會覺得他痛苦?」
N:「因為好幾次他跟我說話都是欲言又止,眼眶泛紅,那時候我以為他是被其他人排擠」
我:「沒有,他並不痛苦,我收到的訊息是『你覺得他痛苦』。他在朝他的計劃前進。」
N:「我常常夢到他,所以我很想知道我們前世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收到關於個案的訊息,有兩艘太空船)
我:「我試著說說看,背景比較像是在外太空。他在做一樣的事情,他在跟你說他有不同的理念,你們是類似兄弟同袍之類的關係,他想要去實現他的夢想,他在告訴你這件事情,而你非常的擔心他,你不希望他受到傷害,你不忍心他去做這麼大的突破,造成自己的傷害,你會很傷心,你很希望他平安」
N:「對,我希望他不要老是去做什麼英雄夢」
我:「感覺那一次他好像沒有好的下場」
N:「我曾經夢過一個夢,我們好像在出巡什麼任務,我好像已經結束任務要走了,我告訴他,你出來,我要走了,但是好像因為這個舉動拖延到我的時間,然後我的⋯好像是機器還是船爆炸了」
我:「我看到的是兩個太空船,可能你們是一人一艘,他跟你說他有別的想法,你很擔心他,你不是很希望他去做他想做的事,但是他去了,你擔心他的心情,比你因此而受害的心情還強烈」
N:「好像是。我們在一開始認識的時候,他對我投注的感情就非常深了,幾乎是一見如故。我們今世又相遇是要完成什麼課題嗎?」
(收到關於個案的訊息)
我:「你要尊重他,尊重他有他的理想,這個訊息很強烈,他做了什麼事都不會影響你,請你一定要放手,讓他去,他有很偉大的夢想,不管那個夢想是什麼,請你一定要成全他。至於你自己,你要照顧好你自己,你要告訴你自己沒有任何一個東西會失去,你從來沒有失去任何一個東西,你還是完整的你。你不要害怕,你的靈魂是完整無缺的,成全他就是你這一生很重要的功課,不管他遭遇什麼,你儘管去追求你要的東西,然後尊重其他人的選擇
N:「好。所以我跟他最大的課題就是放手,然後尊重他,對不對?沒有參與協助什麼之類的嗎?」
我:「你不需要協助他,因為不管你做什麼都不會改變他。你就像隔著一個玻璃在看他,他聽不到,你不管跟他做什麼手勢,他都給你微笑,你不會影響他的,只有你自己在對你自己做一些事情」
N:「好,那我知道了,那我大概可以理解他留在組織的原因,那感覺我的存在一直在阻止他,那我的存在何必那麼重要?」
我:「你沒有阻止他,因為你影響不了他,你影響的是你自己而已。所以你想知道你的存在對他的意義是什麼?如果沒有你,他的行動就沒有意義,這是訊息,所以你的存在對他來說非常重要,他需要有一個觀看者」
N:「所以他做這些不是為了我,只是因為我是一個觀看者?」
我:「如果一個人做一件事都沒有人看的話,就沒有意義」
N:「他想要我見證他做什麼事情?」
我:「它未必是見證,你不需要幫他證明任何事情,就是看著他做這件事情,他會知道你在看著。他做的事情對你來說很重要,那個重要是說,你們是互相的,比如說今天如果沒有他,你就不會產生這個情緒,如果沒有你,他做這些事就顯得沒有意義,這就是你們之間的這個關聯。你們是一體的,你們約定好今生要互相體驗,因為在上一次你的情緒殘留太強烈了,你對他的不放心太強烈了,所以到現在你都還會掛念著他對不對?」
N:「因為我以為他在裡面很痛苦」
我:「你都以為他怎麼樣,其實沒有,他在做他想做的那件事的時候他是很天真的」
N:「對,他真的很單純」
我:「他像個小孩子一樣天真,他很純粹,他覺得說就是想這麼做,然後我就去做了,就這麼單純」
感覺到N對這一段訊息還在適應中。
我:「你可以繼續釐清這個情緒,直到你覺得這件事你可以結束了,我們再往下進行」
N:「你講前世的時候,我很有共鳴,因為我有夢過類似的夢,他還待在原地,我好像知道自己待會就要離開了,所以我拉著他出來」
我:「我看到的畫面就是你們好像一人爬著一個梯子,他在跟你講話,然後你很擔心他。下一個畫面就是,你看著他,他已經遠去了,他一個人,他好像要去做什麼」
N:「所以我今世的課題就是要學習放手,尊重他想做的事?」
我:「對。你可以之後再去感受一下這樣的感覺是不是貼近你的心,因為有時候在接收訊息的當下你未必能夠消化它,你需要一點點時間去感受一下」
N:「對,因為我那個不放心的情緒還一直在,我很驚訝的是,以前我可能未必有意識到是這樣的情緒,可是剛剛不知道什麼東西被勾出來,然後就很多情緒出來」
(收到關於個案的訊息)
我:「對,你一定要,把它拿出來放手,因為它對你沒有任何的幫助,這個東西它本來就不屬於你,是你把它放在你的心裡面,從頭到尾他就是他,你就是你,可是你給自己加了不屬於你的東西,就是『不放心』。請你把你的『不放心』從你的心裡面拿出來,它不屬於你,它只會干擾你。你想像你自己帶著微笑看著他、祝福他,讓他去做他想做的事,他不會有事的,他的靈魂不會受傷,也許他的生命會有損失,但是他會很快樂,因為他在做著一件他真的想做的事,而他得到你的祝福,這就是你對他的意義。請你祝福他,讓他走他想走的路,你的那個不放心,就會離開了,你的祝福會讓他更義無反顧地去實現他的夢想,不管他會成功或是失敗,但至少他滿足了,因為你的祝福對他來說非常重要。肉體也許會損傷,但是你們的靈魂從來不會,你們是約定好互相體驗的,他需要你的幫忙,只有祝福他能夠圓滿你們之間
N:「好,我可能需要一點時間,因為我現在的表情還是一臉不放心」
我:「好,沒關係,我們先沉澱一下」
N:「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我曾經問他說如果明天是你的最後一天你會怎麼做?他說,離開,跟著你,手牽手走向毁滅。但那時候我不是很懂他的意思,我很疑惑,你最後一天怎麼會想跟著我?」
我:「所以你對他來說很重要啊,你是他心靈的支持,他在心裡面已經感受到你的重要性了,他不是真的要你陪他去毀滅,他是希望你的心是跟著他的,你認同他的心,你祝福他的心,只有這樣子你們的心才會在一起,如果你堅持相信你覺得他會有危險,你的心就沒有辦法貼近他,這就不是他想要的」
N:「明白了,我對他好像有很多困惑,好像一層一層的解鎖了」
我:「等你準備好了,我們再繼續下一個問題,或是你要繼續這個問題也可以,直到你釐清為止」
N:「我覺得他的部分我已經說出來了,是我自己這個部分還能不能消化而已」
我:「請求聖靈將無條件的光與愛賜予N,請將她心裡的疑惑帶走,還原她自己,讓她知道她可以成為她自己,她不需要為其他人擔心,因為那個人將會好好的,在另外一個世界你們將重新會合,牽手,你們會慶祝你們完成了一次非常美好的體驗,請她自己在這個狀態去感受一下,去想像一下這個畫面,『你已經釋放,並且接納他,願意接納他所做的任何一個決定,當你願意結束的時候,你就告訴自己,我願意釋放了,結束』」
N:「我願意釋放了,結束。我覺得我剛剛有接收到一些畫面,我發現前世的我總是望著他,總是看著他,他的眼睛很清澈,總是看著別處,充滿著希望,你在說牽手慶祝的時候,我讓自己這麼做,他轉頭看著我的時候我說,我接受了,祝福你。好神奇喔,這些感受我不曾⋯我以為我對他的感受是⋯我沒有想過我們的連結有這麼深。」
N接著想探索為什麼她總是想自殺,甚至最近的念頭是,自殺肉體沒有辦法解決這一切的感受或存在,直到近期是想要結束意識,她一直在尋找這個方法。
(收到關於個案的訊息)
我:「這個問題非常困擾你。你在描述的時候,我看到了你是抱著頭、低著頭很痛苦的,你想自殺,我接收到的訊息是『你否定你自己』。你對於來到這一世其實有點抗拒」
N:「抗拒?我以為輪迴轉世都是自己去選擇的」
我:「是沒有錯,在做靈魂選擇的時候,另一邊的我們都會說同意,可是來到這裡就後悔了。當初你決定來的時候,你都同意了,你覺得對你來說這會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你必須來,把你還沒有清理掉的東西清理掉,這會是一個很大的關卡。結束生命這件事感覺它曾經有機會發生,但是你並沒有真的選擇去做,因為每次很強烈的念頭來的時候,你又會告訴自己放下,再想辦法往下走走看」
N:「對,我有點欺哄自己。我從12歲就非常強烈的告訴自己我要離開了,但是另外一個聲音告訴我說,你怎麼知道十年後會發生什麼事情?不如你等到20歲的時候再來想這件事情吧,但是我現在已經20幾歲了,我有時候會想會不會那個時候我離開就好了?」
(收到關於個案的訊息)
我:「你會遇到有人幫助你。你想要突破限制,你這一生來你想要做的事就是突破限制,你會面臨到很多的限制,你會告訴自己你要突破它,你有時候會有想自殺的念頭是因為你覺得很累,你為什麼要一直突破這些限制,你做得好累」
N:「我真的很累」
我:「嗯,限制太多了,但你的未來是寬廣的喔!你突破了這個關卡之後,是海闊天空的喔!你就是要去感受這個反差,你如果沒有曾經這麼限制過,你沒有辦法感受到未來那種開闊的美好,你會非常開心的,你會微笑著迎接那個光明,你的限制已經突破的差不多了」
N:「真的嗎?好開心喔!那為什麼我還是會有那種偶爾的想自殺的慾望?而且都很強烈,我以前可能每天都覺得很憂鬱,但是不會那麼強烈的抗拒活著,最近頻率比較少,但是每一次都非常強烈,強烈到我承受不了。」
(收到關於個案的訊息)
我:「你的心是空的,你覺得自己沒有價值,你看不到自己的價值,你的心是空的,你要填滿它,用喜悅的心將它填滿,喜悅要從哪裡來呢?你要走出去,擁抱你身邊的所有的事情,去感受它,感受到每一個東西都是為你存在的,因為你,他們的存在才有意義,你會看到你的價值,你賦予你周遭的這些東西意義,這就是你的價值。你收到了嗎?你收到你身邊所有的東西給你的肯定了嗎?告訴你自己『我收到了,我收到了來自我身邊所有的事情給我的回饋』,因為你才有他們,他們在告訴你,你的存在對他們很重要,你要把這些對你的重視、對你的肯定收集起來,放在你的心裡面,你的心就會被填滿了
N:「好。其實我常常被外界肯定,但唯一不肯定的就是我自己。我想自殺是因為我不想再有『感受』這件事情。為什麼會有『感受』?因為這就是存在的目的,宇宙的源頭分散了這麼多靈魂去體驗去感受,但這就是我不要的」
(收到關於個案的訊息)
我:「你很敏感,你對比較強烈的東西你會不舒服。請你讓你的靈魂安定下來,請你去站在鏡子前面好好看看你自己,你擁有這個肉身是你夢寐以求的,因為沒有這個肉身,你就沒有辦法感受到這個肉身裡面的東西。當你的靈魂回到宇宙的時候,它將會和萬事萬物融為一體,只有當你回到這個肉身的時候,你才會感覺到你自己,如果沒有你自己,這個宇宙的存在就沒有意義。你一定要看進你的心裡面那個很強的渴求,是因為你的渴望創造了這個肉身,你不想要總是和別人一體那種沒有分別的感覺,你想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範圍,這個範圍才有機會讓你看清楚原來你和別人是可以有分別的,而且你可以透過這個角度去欣賞每一個東西、每一個人、每一個事物,這種欣賞的感覺是你必須要透過這種方式才能體驗。當你和所有的東西合一的時候,你們所有的感受都是一樣的,都在一起,你覺得大家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大家的,為什麼我這麼容易就知道別人的想法?你不想要這麼容易,所以你想讓自己在一個肉身裡面,這個肉身會讓你感受到各種限制。你想像一個容器,包著一個很活躍的東西,他在向外伸展,他一直在撞擊著你的身體,他一直在提醒你,提醒你這個就是你要的,每一次你的自殺念頭來的時候,都是在提醒你。你會一直有這樣的念頭,直到你終於看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你有感覺到自殺是在提醒你嗎?每一次那個念頭來的時候,你都放下了」
N:「我以為自殺是督促我快點回家、回去,原來是來督促我,我擁有這個肉身是我真正渴求的。不過蠻像我的個性,我從小跟兄弟姐妹一起長大,吃什麼、用什麼、穿什麼、空間、房間⋯全部都要共用。所以我對一個東西是全新的,而且是專屬於我的,或是我自己擁有的,我會特別感到興奮和滿足。」
我:「就是這樣的感覺,然後你就會感受到那個反差,當你必須和別人共享一個東西的時候,你就會覺得原來共享的感覺是這樣。當你回到一個人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原來一個人的感覺是這樣,很有趣」
N:「所以自殺的強烈念頭其實是在⋯就像你剛剛描述的,有一個活躍的東西、靈魂在一個限定的容器裡面撞擊,是我在體驗那個侷限的感覺。我覺得這很像我的個性會做的事,我不想要什麼東西都跟大家一起,我想要有自己的東西。所以下次如果我又有自殺的念頭,我要做的是,肯定自己,然後不要忘記我當初選擇來地球的目的對不對?」
我:「對啊!你想想看,你現在好不容易突破了一個好大的限制,回到你自由的生活,你還有什麼理由自殺呢?你好棒耶!你居然願意離開那個地方,是你自願的,你給自己一條很棒的活路,你超肯定你自己的,你要不是肯定你自己你怎麼做得出這件事情,不是嗎?」
N:「看來是」
我:「你要對自己很有信心,因為你真的很棒」
N:「對⋯我竟然願意來地球耶!」
我:「在我們讀的很多書裡面都在告訴我們,為什麼我們要來地球?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體驗,你在其他的次元裡面都不見得有這樣的感受,因為在其他的次元可能連時間都沒有,沒有時間,沒有距離,什麼東西通通都在一起,你隨手可得,即想即得,你要什麼就來了。但是在地球我們用時間創造了空間,所以來地球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你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體驗,你有時間、你有空間、你有距離,這些東西讓你有機會慢慢品嚐。」
——現場口述閱讀結束,以下為書寫閱讀——
(書寫閱讀是現場口述閱讀後,再另外針對個案較難解或未解的問題,給出更明確的指引)
0
你好,我是朵莉,歡迎來到「朵莉的阿卡西花園」。「朵莉」這個名字是來自我很喜歡的催眠師Dolores Cannon(朵洛莉絲.侃南),我稱這個閱讀天地為「阿卡西花園」,我會在這裡分享我透過阿卡西紀錄所閱讀到的宇宙智慧。預約閱讀請來信[email protected],目前皆為義務服務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