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人物|耍帥有點無聊,被打完拖走才舒爽──專訪《售命》蔡淑臻、傅孟柏談演員的能耐突破雀雀雀雀

釀人物|耍帥有點無聊,被打完拖走才舒爽──專訪《售命》蔡淑臻、傅孟柏談演員的能耐突破

2022-04-26|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傅孟柏主演台劇《無神之地不下雨》才於今年初演完大結局,如今電影新片《售命》又要上映。兩戲都與曾之喬組 CP 、演感情戲,但實則《售命》先拍在前、演《無神》才算是再續前緣。談及此事,傅孟柏愛以「有時候不是過去影響未來,而是未來影響過去」作結。問在​​《售命》中亦有重口味演出的蔡淑臻,若讓現在的她回頭去演《犀利人妻前傳》何如?只見蔡淑臻霸氣回應:「我可以。」
有何不可?演員拍戲原本就不總是順拍,每個演員都曾於未來中演繹過去。蔡淑臻的當真,沒有開玩笑的成分。這位女演員不只狀態極好,台灣觀眾更會在短短一個月內看到她所主演的電視電影、電影與電視劇作品(《我是自願讓他殺了我》、《售命》、《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作品裡的蔡淑臻,部部端出不同風情面貌。
【蔡淑臻色誘傅孟柏做交易?!】
《售命》描述厭世業務員「阿良」在網路上開價標售自己的生命,原本一文不值,卻神展開到引來各路牛馬蛇神搶著爭購!其中蔡淑臻所飾演的生技公司執行長沈晶為了搶標,更不惜色誘阿良,是以在《售命》中可以看見傅孟柏與蔡淑臻激情的床戲橋段。
問兩人如何看待此片中,角色之間以交易建立起來的肉體關係?傅孟柏直言:「男主角阿良的人設是這輩子都沒看過這麼美的女人,所以在他面前色誘他是很容易成功的,而且沈晶又是一個足以把男人所有慾望都勾起來的女性。」
蔡淑臻也侃侃而談:「一個想做生命交易的女人,遇到一個不要錢又不要命的男人是會非常苦惱的,色誘其實是她的最後一招。如果色誘都不行,大概就會把他頭巴下去、拷問他『到底要什麼?』了!」
【機械式愛情動作戲?傅孟柏:還可以一邊滑手機】
雖是拍床戲,蔡淑臻卻透露在拍攝之前完全沒做心理準備:「因為那時兩人之間是沒有精神交流的,不需要培養情感,聽到 action 之後就可以直接上。動作也是偏機械性的動作。」傅孟柏開玩笑地附和:「對,我們是面無表情地做,還可以一邊滑手機!」
《售命》其實還另外拍了一場傅孟柏與蔡淑臻的愛情動作戲,但在定剪時被刪掉了。蔡淑臻為此有點遺憾:「那一場戲我們有更多一點細膩的肢體互動,親密接觸和感情釋放都比較多,和第一場床戲比起來,雖沒那麼風格化,而是處在交易和建立起感情的中間,但我有演出一些比較害怕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東西。」
女演員在職涯上總會遇到尺度與突破程度的課題。為此,蔡淑臻勇敢練習過了。
【拍《售命》躺著賺、越狼狽越有爽感?】
傅孟柏與蔡淑臻的床戲「對峙感」與「戰鬥感」滿檔,妖精打架,相愛相殺到底。躺著賺的程度不止於此,拍《售命》讓傅孟柏把整張「被虐清單」從頭體驗一輪到尾,包括被圍踹,被亂棒打、被拖走⋯⋯各種體感之中,傅孟柏特別喜歡被眾人打完拖走的戲份:「那過程很像是車子進到洗車機,你只要開進去,就能一直被刷臉、被打打打打⋯⋯我不用動就好,後來就會被拖著走、被幹嘛幹嘛,最後還可以昏掉,好爽!」
傅孟柏與蔡淑臻更洩露極致的類型影視題材其實是演員的最愛,就算在片中受苦受累受罪,對演員而言都具療癒效果。傅孟柏笑說:「雖然不好意思說『拍得很舒服』,但拍《售命》真的反而覺得舒暢、好玩、滿爽的。你能在鏡頭面前噴血、打手槍、狂吃肉桂粉⋯⋯而且我演這部戲的動作戲是『一直被打』,也不用耍帥!」名模蔡淑臻有感附議:「耍帥有點無聊。」原來帥哥美女的人生所追求的,是越不堪、越狼狽,越舒壓?
【蔡淑臻、傅孟柏形塑角色靈魂的形狀】
傅孟柏與蔡淑臻都是擁有出色外貌、觀眾記憶度高的演員,被認識記住容易,要讓觀眾相信他們演的是「戲中角色」卻更加困難。如何形塑角色、抽換靈魂,在精神相度上詮釋一個完全不同的人物?對此蔡淑臻也不吝分享創作心法:「有加法也有減法。要把比重、把對比拉大。把角色比喻成是一張照片的話,把眉毛顏色和頭髮變濃、那角色的個性就會是強烈一點,其實就是對比問題。」莫非蔡淑臻有學過 photoshop?
但醞釀形塑一個角色,絕對不會是變魔術般憑空生出,傅孟柏解釋:「不是這麼真的要變成另一個人就可以直接變成另一個人的。像是連連看,找到自己與角色相似或相異的地方,連結整理好。剖析的方式也可能是把一塊東西切分成為好幾份,看這個角色我可以用自己的哪幾塊?那個角色又會用到哪些?」聽起來像是分類、解構於重建的積木遊戲。
以理性組織出一個角色之後,常常感性的成分也會不請自來:「有些時候是你以為這塊東西是這角色用不到的,但它卻自己跑來。你不想面對,但它就是你的一部分。有一些特質你很想拋開,但它卻硬生生地呈現在大家的面前,這個也是有。」傅孟柏如是說。
【《無神》CP 再續前緣、觀眾是演員心之所念】
《售命》是傅孟柏和曾之喬首度合作一起拍戲,其中一場抱著曾之喬跑到醫院的戲,拍攝當時,傅孟柏雖向曾之喬掛保證:「放心,我不會讓妳受傷的!」但卻還是發生抱著女生撞到攝影機的糗事。妙的是,後來兩人再度合作拍《無神之地不下雨》,因戲需求之故,傅孟柏不但揹了曾之喬走了長長的一段路,兩人並再度到了同一個醫院場地拍戲,但演出的是完全不同的兩個角色。命運就是這麼神奇。
事實上,傅孟柏和蔡淑臻今年所帶給觀眾的作品都很類型、也很商業。除了顯示出台灣影劇朝向的趨勢,也能看出世界影視潮流中,類型戲劇也能登上獎項殿堂,像《魷魚遊戲》也能入圍與得到金球獎的肯定。傅孟柏和蔡淑臻都是得過金鐘獎的演員了,早已被專業評審肯定過,問兩人如何看待「觀眾喜歡」與「評審喜歡」這兩件事?
傅孟柏持平常心:「評審也是觀眾,我覺得是同一件事。只是評審看戲時多了一個任務在身上而已。若你硬要將他們分成兩群,那我還是會希望演員要讓觀眾喜歡為優先。那才是我們演戲時真正想要訴說的對象。」蔡淑臻亦有同感:「如果只是服務很少的人,把評審導向放在觀眾前面做思考也很奇怪,表演者會期望觀眾越多越好,要多一點人看見,我們想傳達的故事才會被更多人知道。」演員可以服務觀眾、給觀眾看見觀眾想要看到的樣子;演員也能追求自己所想達到的表演境界,而評審總是懂得欣賞演員所想呈現出來的樣子。若能兼得,就是雙贏。
【《售命》戲裡戲外展現演員/角色求生慾】
高顏值、身材太好的演員,常常面臨到太美太帥,演戲甩不掉美好形象偶包的挑戰。而動作片《售命》便是正正符合演員追求突破與證明自己能耐的作品。《售命》帶有《魷魚遊戲》的大塊色調風格,兩位演員一紅一綠的穿衣色彩,在電影中是很醒目的存在。
台灣類型電影和世界的距離有多遠?其實不遠。《售命》的男主角阿良就像是《殭屍校園》的班長。但傅孟柏偏偏要歪樓、自比為劉仁秀飾演的尹奎男一角:「拍完變胖,因為一直喝血漿。」原來是《殭屍校園》奎男每場戲都在牙齒上塗假血漿,就這樣吃了整部拍戲期間的血漿糖漿,於是胖 10 公斤。這話聽得蔡淑臻笑歪!
蔡淑臻為了拍攝《售命》還跟導演主動提議要把頭髮剪短,呈現出俐落幹練的樣子,她笑說:「不然我會被忘記,有演跟沒演一樣、脫了也是白脱,大家還是不記得!」自告奮勇剪頭髮可以說是演員求生慾的展現。
台片《售命》穩穩地呈現出類型電影該有的品質水準,是台灣演員得以自我實踐的小園地。當一部影視作品有了偶像魅力與演技實力兼具的演員、風格一致的美學氣息,以及論述完整的故事,就等於有了一個好開始。若台灣電影能夠穩定量產像是《售命》這樣的作品,那就代表距離國際平台不遠了。
採訪、撰稿:雀雀
攝影:ioauue
0
作者介紹
雀雀
雀雀
雀雀,本名簡盈柔,台南人,台灣交通大學建築所畢。 影評修行者,曾任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北影部落客評審、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專欄文章暨聲影散見於台灣各媒體平台,基地在雀雀看電影網站。
本文發佈於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