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田政權將士齊心、千里奔波的「天下圍中」百日佈局謝文生謝文生

岸田政權將士齊心、千里奔波的「天下圍中」百日佈局

2022-05-24|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前言】

1)日前和日本大學國際關係學部教授「松本佐保」以及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副教授「小山直則」,分別接受美國之音(VOA)的採訪,就近日在日本召開的美日高峰會談及QUAD首腦會談提出背景分析,詳細內容請看以下連結:
2)採訪新聞裡只有部份內容;我的分析全文如下:

【QUAD的日本DNA】

就在美國總統拜登展開他上任一年半以來的首次亞洲訪問行程前的5月17日深夜,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他的臉書上發表一則貼文,表示為了迎接5月24日將在日本舉行的日美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特別開設了QUAD官網,網站上詳列QUAD的起源及例年來召開的外相及首腦會議的時間,並附上三次首腦會議的聲明的英文版及日文版內容。
岸田政權為了迎接首次在日本舉辦的QUAD首腦會談而特別設立的官網
日本慶應大學國際政治學教授細谷雄一在2020年12月時曾指出,「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是日本自明治維新以來,首次由日本所提出並廣為國際社會所接受的外交構想;這可說是難得的以日本為主體的外交成就。
而日本資深眾議員長島昭久也在2021年2月時更進一步指出,「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是日本戰後,首次區域的領導者的身份,向世界提出一個區域該如何運作的戰略,並且得到世界主要國家認同的創舉。
而「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的具體實踐,正是通過QUAD來展現。
因此,岸田政權如此鄭重其事的大動作,正是要向日本國民乃至世界各國傳達QUAD戰略系出日本DNA的弦外之音以外,也表明了QUAD成了當前日本全力推展的中心戰略,不僅有對抗中國的需要、也有日本在國際秩序中尋找新地位的需要。

【將士用命、千里奔波的岸田政權】

事實上,為了這場盛會,岸田政權自今年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事尹始,即不遺餘力地在全球佈局QUAD的戰略實踐。
這場由俄羅斯企圖片面用武力改變現狀所發動的戰爭,自然是引發全球爭議;但同時卻讓距離8000公里之遙的台海安全問題,同時受到世人的矚目!也對身處中國、台灣兩當事國鄰居的日本造成相當的震撼,對於台海戰事的危機意識感,日本比起中台兩當事國更為不安。
為了避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事,引發中國在台海的效法戰意,岸田政權自戰事起,即不遺餘力地在全球佈局QUAD的「天下圍中」戰略實踐。
3月3日晚上,俄烏戰爭發生不到10天的時間,召開了岸田總理上任半年以來,首次舉行的QUAD首腦視訊會議;其目的在關切俄烏戰爭是否會引發台海危機效應,不言可喻。
從3月起一直到5月上旬的岸田政權,不僅岸田首相本人、包括外相林芳正、防衛相岸信夫乃至國安局長秋葉剛男,幾乎全員出動;藉著反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為事由,跑遍了亞洲及歐美主要國家,用「反對任何國家片面以武力改變現狀」的訴求,實則進行「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裡「包圍中國戰略」。
就岸田首相的部份,他在3月除了跟今年G20主辦國的印尼總統佐科威通電話;11日抛開日韓這些年的不和、跟韓國新任總統當選人尹錫悅通電話。3月19日到21日利用日本三連休的假期,出訪印度跟柬埔寨;跟印度總理莫廸的會談,表面上是要印度不要太支持俄羅斯,實質上是在確認印度的態度是否仍在QUAD的圍中聯盟當中。而跟柬埔寨的洪森會談,是因為柬埔寨是今年東協的輪值主席,雙方也達成不接受在世界任何地方以武力改變現狀的任何企圖的共識。24日岸田首相又飛到布魯塞爾出席G7首腦會議,並和歐盟主席馮德萊恩及歐盟總統密歇爾及NATO的事務總長會談。
4月8日,岸田首相接見了到日本參加2+2會議的菲律賓外交及國防部長;18日接見了來日本訪問的瑞士總統卡西斯;20日跟馬來西亞首相沙比利進行電話會談;21日跟訪日的紐西蘭首相阿德恩進行會談;23日又跟到日本熊本市參加亞太水高峰會議的柬埔寨洪森首相再度會談;也跟南太平洋的吐魯瓦及帛琉總統會談;28日跟訪日的德國首相蕭茲進行會談。
岸田文雄首相跟越南國家主席阮春福及芬蘭首相馬琳會談
4月底5月初開始的日本黃金週長假,岸田首相一樣展開強行軍出訪,亞洲部分他拜訪了印尼總統佐科威、越南國家主席阮春福外,並跟泰國簽署了『防衛裝備品暨技術轉移協定』;然後飛到義大利跟立場反中的德拉吉首相及梵蒂岡的方濟各教宗會談,再飛到英國跟強森首相簽署了俗稱凖軍事同盟的相互准入協定(RAA)。
返國後的岸田首相又在5月11日跟訪日的芬蘭首相馬琳進行會談;12日則是跟來訪的歐盟主席馮德萊恩及歐盟總統密歇爾再度會談。
小計一下這三個月內,岸田首相從亞洲一路延伸到歐洲:飛往東南亞及歐洲各兩次,並且拜訪了8個國家外加NATO及G7;以及在國內外至少跟25位國家領袖進行會談,
光從岸田首相的一連串外交首腦會談,就可以看到岸田政權的佈局粗況。再加上外相林芳正的行程,更是一目了然。林芳正在4月28日到5月2日的期間,跑去中亞的哈薩克跟烏茲別克,然後去蒙古,也就是去拜訪了中國的後門;然後6日到8日飛去南太平洋的斐濟及帛琉訪問;9日再去韓國作為岸田首相的特使出席尹錫悅總統的就職及進行會談;然後再飛去歐洲參加G7的外相會議;18日跟中國外交王毅進行電話會談,抗議中國海警船入侵領海及關切台灣安全問題。
日本外相林芳正跑去中國後院的哈薩克斯坦及蒙古進行會談
5月初的日本黃金周假期間,日本的防衛大臣岸信夫跟國安局長秋葉剛男以及經濟大臣萩生田光一也都飛到華盛頓。岸信夫主要是跟美國防部長奧斯汀就兩國今年要各自修訂的防衛戰略內容的修正進行蹉商並就日本下一代戰機將改由日英共同開發取得美國的理解;而秋葉剛男則是跟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及國務卿布林肯進行會談,主要是就拜登訪日及QUAD首腦會談的內容進行蹉商;萩生田光一則是跟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交涉能源與半導體事宜。

【半兵衛觀點:豫則立以備萬全】

這一連串岸田政權高層忙碌的行動綜合起來,唯一能解釋得通的目標,就是在全力佈置防制中國在台海爆衝的羅網。至於跟歐洲諸首腦的會談,能否斷言跟圍堵中國有關?
我們可以引用日本外相林芳正在俄烏戰爭前被記者問到,若是戰爭爆發需要對俄制裁,日本會配合G7決議的理由時講到:『考慮到將來若發生在亞洲;我們今日若沒能配合,將來也沒立場要讓G7國家比照辦理。』從這個回應就可以很清楚看到日本全力配合制裁俄國及全球到處跑的背後,正是項莊舞劍、志在『圍中』!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與美國總統拜登
也因為岸田政權的全力作為,所以在拜登亞洲行前夕,華府透露出來拜登此行的重點,除了會端出『亞太經濟架構』(IPEF)外,也將宣示『台海安全』及美國對於『日本在美國核武保護傘下的立場』之堅定也是毫無疑問;而來亞洲發表IPEF及用QUAD作為亞洲行的結尾,正是在回應美國對於QUAD的原始目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的存在,作為劍指中國這點,不僅沒有因為俄烏戰爭而受到影響,相反的會更形強大;這正是美國及日本要向中國傳達的警告:別以為有機可趁!自由世界國家不僅會持續關注、還會結成更大的區域及國際壓制力量!
(本文結束)
(如您覺得這篇文章值得給予作者鼓勵,
請按下方心形的讚,感謝!)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謝文生
謝文生
從秋風蕭瑟的戒嚴時代,穿越百花爭鳴的解嚴風華,來到如今的眾聲喧嘩。/ 後先不與時花競;自吐霜中一段香。
本文發佈於
介紹令和時代的日本政治現況走向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