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幽蘭 17 槍戰惡魘血靈惡魘血靈

空谷幽蘭 17 槍戰

惡魘血靈
2022-05-26|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我們都退遠了。
孟辛丟了一個手榴彈,把入口徹底炸塌了。
不過這只能擋住要從門口進來的人。
整個禮堂已經被圍住,沒有其他出口。
但是能聽到子彈打到牆面的聲音。
四面八方都是敵人,根本不知道哪裡最多。
顧卓冷冷地說:“孟辛,準備衝擊波撞開一處缺口,殺出去。”
“等下,”我急著打斷顧卓,“你要從哪邊出去?”
“按道理來說,”顧卓迅速解釋,“唯一的入口斜對面角落外的敵人,應該是最少的。對方也大有可能這麼想,所以攻擊一側直接闖出去是比較合適的做法。”
“我可以利用幻影,不僅讓他們看不到牆倒了,還會讓他們覺得子彈都會彈回他們自己的方向。”
“可是你的幻影,不是對所有人的攻擊麼?”
我點點頭,又繼續說:“所以我們必須克服恐懼。再者我在遠處放一把火,我們就向著火跑。記著,我會用純紅色的火,看起來更可怕但是不會跟真實的火混淆。”
顧卓點點頭,讓保鏢們把我們一層層圍起來,直接沖出去。
孟辛和孟秦在我們身前開路,孟茹和孟荼在身後防衛。
不過保鏢先是為孟辛讓開一條路。
孟辛手心出現一團渾濁的光芒,像纏繞在一起的蠶絲,越來越大。
最後整團光芒噴湧而出,撞開一側牆。
我開啟幻覺的同時,前方的保鏢又聚集起來。
眼前,我們看不到什麼人,只有一團黑色的如迷霧一般的氣體。
遙遠的前方有一簇紅。
前方倒了幾個保鏢。
但是更多的倒地聲,從外側傳來。
我們急速向前狂奔,只有在看到柱體才會讓開一條道。
還有幾個保鏢因為急速奔跑裝上教堂內部的支持柱,撞痛了胳膊。
更多的保鏢倒地,我們踏著屍體跑過去。
眼前出現第二面牆。
顧卓高喊:“讓!”
前方的保鏢再次讓開一條路,孟辛手心等待已久的衝擊波第二次打了出去。
我們跑出了教堂,腳下是室外的磚路。
倒下的保鏢越來越多,身後幾乎被打出個空洞來。
所以他們聚得更攏。
周圍出現民眾的尖叫聲。
我一邊喊“不要傷害市民”,一邊撤了幻影。
不過已經有幾個市民倒地。
可對方還像是不在乎傷及無辜般,追了上來。
孟辛繞到後側,又是一次衝擊波。
對方倒了一撥人。
再從教堂缺口出來的,距離太遠。
我們搶了路邊一輛麵包車。
只剩下了二十幾個人。
“顧先生,現在怎麼辦?”孟辛喘著粗氣問。
顧卓拉著我的手,急促的呼吸依然沒慢下來:“是我大意了,沒想到對方跟出國來。現在要儘快回去。不過當街槍戰,正規途徑走不了。孟荼,聯繫當地黑幫,我要私船。錢不是問題。不過要小海灘,大碼頭現在一定不安全。”
孟荼迅速去處理,又很快回來:“顧先生,入夜就可以走。”
顧卓點點頭。又側過身,抱著我說對不起。
其實對方更可能是沖我來的,那麼到底是誰對不起誰呢?
我輕輕地回抱他:“為什麼要說對不起?不是說好無論發生什麼,都要共進退的麼?”
我們半路又換了輛車。
不同的是,第二輛車的司機,我們打暈丟在不那麼明顯的地方。
前前後後這樣換了四五輛車。
趕在約定時間前到了孟荼說的小海灘。
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不安心。
教堂的一幕又出現在眼前。
那麼來送船的人,真的值得放心麼?
在陌生的地方被盯上一次,就可能會有第二次。
最終決定由孟辛和孟荼偽裝成我和顧卓,帶了十幾個人,先去和對方交涉。
我們躲在海灘週邊的桃樹林中。
但是我跑得真的有些太累了。顧卓找了個矮樹墩,讓我坐一會。
自己站在我身前,戒備地向海灘的方向看。
孟茹站在我身側,孟秦也跟著顧卓向遠處看去。
過了會,空氣中傳來一些若有若無的煙塵。
到我們面前,散成一些靈光。
我聽到幾個聲音。
其中一個,是當初在我的公寓房門前,詢問樓上女孩的,另一個員警。
我驚恐地拉住顧卓:“有問題,快走。”
我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腳下的泥土伸出一隻手,拉住我的腳。
瞬間半個小腿入了土。
我驚慌失措著喊顧卓。他和孟秦一起看回來,卻根本來不及。
我的小腿陷得更深。
孟茹不知道哪裡找來一根長樹枝,狠狠向下麵刺去。
隨著她晃動她的另一隻手,我的腿被不知名的力量拉扯著遠離樹枝,甚至從土裡拔出來。
我和顧卓對視一眼,跑向彼此。
下一秒,顧卓半隻腳入了土。
他用力推開我,大喊著讓保鏢們帶我走。
不過土裡那股力量,也沒能把顧卓拉得更深,就固定在那裡僵持不下。
孟茹拉起我,向海灘的反方向跑。
顧卓繼續喊,其他保鏢也向我圍過來。
除了孟秦,站在顧卓身後一動不動。
顧卓甚至向後伸手去拉他。
孟秦微微側身,沒被顧卓抓到。
我耳邊傳來一個可怕的聲音,和顧卓昏迷那夜聽到的一模一樣:“谷幽蘭,我送你的新婚禮物你還沒看呢。”
馬虔文還沒死?
顧卓身後的孟秦——應該是馬虔文,身體表面的皮膚開始潰爛脫落,變成一個血肉模糊的人形。
他的左手,跟皮膚一起離開身體。
血肉模糊的右手上長出長長的指甲,對著顧卓抓下去。
我用力掙脫開孟茹,從其他保鏢中間穿了過去。
再跑快一點,一點就好了。
我不能眼睜睜看著顧卓死。
哪怕是我自己死,都沒有關係。顧卓要活著。
馬虔文的指甲深深劃過我的脖頸,他的驚喜溢於言表。我突然懷疑,我是不是忘了什麼。
下一瞬,他向我脖頸前的空氣抓著什麼。
什麼都沒有抓到,他疑惑地看向我的脖頸。
一顆子彈打中他的頭。
我聽到孟茹喊:“顧先生!”
我轉身,顧卓已經倒了下來,腿也被拉扯得更深。
孟茹殺死了土地下的魔鬼,卻沒辦法讓顧卓再站起來。
他倒在我懷裡,脖頸噴著血,觸目驚心。
我哭喊著捂住顧卓脖頸的傷口。
怎麼都擋不住噴湧而出的血。
孟辛和孟荼只帶了三個人回來。
而這個時候,顧卓連最後一絲氣息都沒有了。
所有的人都像失去希望一樣跪坐在地上。
只有孟辛,拿起槍,對準我的頭。
(連載中)
惡魘血靈 作
(如需轉載,請標明作者和平臺出處)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夜露沉重醉意濃~~~這杯酒,願與君同酌
本文發佈於
這世界那些陽光照不到的角落,可以理解為沒眼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