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43 文案同理練習:打人的威爾史密斯

2022/06/05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文案是一群人的武林,寫作技巧是武功招式,同理心則決定內力深淺,不想只是花拳繡腿,一定要開始練習同理觀點。
同理心包含傾聽回應,兩個部分,而蒐集資訊階段實際上就是在傾聽,傾聽的越充足,才有機會回應的越適當。
同理心對文案人來說應該是基礎功,但是實際運用時,還是有很多經驗可以分享,今天,就來聊聊:為什麼有些人覺得同理心很難?
  1. 習慣性主觀:本能習慣只關注自己的事情
  2. 下意識排斥:保持著某種恐懼。
你想過為什麼會下意識排斥嗎?
因為你勉強自己認同某些事情,或勉強嚥下某些不想要的情緒。
我的經驗裡,換位思考不是強迫自己認同某些事情,而是要透過傾聽,了解一個人的遭遇及感受。否則,我寫了超過七年的醫美文案,那麼多手術我不可能做過,甚至有男性專用手術,那我該怎麼寫?就是傾聽這些手術背後的故事、去捕捉其中的情緒反應。
若能正確的使用同理心,不僅不會讓自己感覺被強迫,實際上還有很多好處:
  1. 變聰明:事件全面思考,很容易被認為很聰明
  2. 變好聊:了解怎麼傾聽,很知道什麼時候該講話,什麼時候該安靜,或對方需要聽到什麼內容。
  3. 寫更好:這是當然的,掌握了TA的物質與情緒需求,自然文案撰寫上會讓受眾更感動。
因為是商業機密,我不可能分析客戶的詳細TA給你們知道,所以想了想,我打算用時事議題來作範例,今天這一篇,透過近期懲處剛出爐的:威爾史密斯奧斯卡典禮上的巴掌事件。
實際演練該如何用文案寫作裡,同理心角度讀取事件資訊。

第一步.TA第一手資料

請務必蒐集第一手資料,例如我如果是在寫醫美手術,我會去了解當事人的狀況。
以本次為例
直播影片
至少先上網看看第一手資料,直播現場的真實情況,畢竟打人還包括,他到底是怎麼打,是嘻皮笑臉打、還是憤怒的打?他的前後脈絡到底發生什麼態度變化,如果都沒看過,到底該怎麼判斷?
後續報導
1.十年內不得再參加奧斯卡
2.演員的形象受挫,市場對他更是唯恐避之不及

第二步.TA本身的想法

簡單來說,就是受眾本身觀點,像我寫醫美手術時,一定先蒐集受眾本人對於手術的想法,術前的苦惱等等。
以本次的事件來說,就是去聽威爾史密斯的聲明稿:
「我傷害到的人太多了,包括克里斯、他的家人、我的許多親朋好友、所有出席典禮的來賓、全世界在家觀看典禮的觀眾。我辜負了學院的信賴,我剝奪了其他入圍者與得獎人慶祝與被恭賀的機會。我非常難過。」
可見他知道自己是錯的,當然也可能是西方輿論讓他認錯,總之當下他真的無法控制他自己,雖然他解釋為:愛會讓人做瘋狂的事,但是我卻認為其實是恐懼讓他做瘋狂的事,為什麼是恐懼,最後來談。

第三步.TA背景

就是觀察TA的身分、過去生活經驗,例如:大多是學生還是家庭主婦?
以本次的事件來說,去找威爾自傳或報導
曾有目睹家暴經驗,是否影響到他的行為?尤其他童年常看到母親被打到全身是血,會有影響嗎?
在諮商現場這樣的複製行為模式也是有很多先例,常常是情緒反應的複製,當事人當下很容易投射到暴力當下的心情。因此按耐不住揍人,他可能當下有投射到過去經驗,造成的情緒誤判。

第四步.蒐集其他觀點

蒐集其他觀點的用意,在於要明白輿論對TA影響,例如有一些平胸手術,就有來自家人反對的壓力,還有社會觀感的壓力,這個資訊會影響,未來在同理心使用上的「回應」內容。
以本次的事件來說:
立場1. 想揍人才符合人性
原因:試著將心比心,如果是自己重要的人因為外表被冒犯,而那個人又表現出苦惱,你是不是會很難受,只是你不一定會去揍人,但是心裡會湧起怒氣,那個怒氣的出口,有各式不同的形式,而揍人就是其中的一種方式而已,這樣想,是不是更能同理史密斯揍人的衝動。
立場2.暴力就是錯誤
原因:
  1. 很明顯有許多其他做法可以選擇。
  2. 這件事情的急迫性,並沒有到非用暴力解決不可的前提
  3. 公眾人物有典範意義,並非兩個人的問題,要顧及觀眾及其他在場者權益等等
很多人譴責史密斯,這個理由應該不難理解,畢竟我們也不歡迎把自己上新聞的版面搶走的人。

第五步,驗證自身觀點

這個部分要確定,自己對TA的了解,到底哪一個版本是正確的?例如說,當我在寫設計公司的文案時,因為對象是針對創業者,我也必須去研究創業者的心態,確認自己是不是真的了解對方?
以本次的事件來說:
我要驗證的觀點是:到底威爾史密斯知不知道會有這個後果?
《少年法庭》第二集裡說的:「欲取敵營首級,必須先斷一臂。」明知道做的方式有爭議,仍決定去做,甘願犧牲在所不惜。
威爾史密斯獲獎時透露,丹佐華盛頓跟他說:「當你在最高巔峰時要小心,那正是魔鬼來找你的時候。」他表示就是因為這句話而冷靜下來,可見他確實是因為心魔而引發的行為。

第六步.思考其他涉入者

這個部分,是為了理解其他涉入事件者的影響力,例如過去我在寫狐臭手術時,就必須參考同儕對於異味的霸凌狀況,以及對本人的影響力,究竟是同儕壓力比較大,還是自己給自己的壓力比較大?我必須先知道,才能適切詮釋我的TA。
本次事件來說,有兩位涉入者:
關於克里斯的攻擊型幽默
  1. 攻擊型幽默,台下大家都有心理準備承受一輪砲擊,就像Will說過的,做為藝人常常會受到批評和嘲諷,
  2. 另外因為《魔鬼女大兵》的主角其實長得蠻美的,這樣比喻應該不構成汙辱?
  3. 是我太過分,還是你玻璃心
所以這又回到了另一個問題:你覺得是汙辱,但我覺得不算,因為沒有很明顯的汙辱語彙,所以直接給予私刑(打人)也不恰當。
潔達準備好被開玩笑了嗎?
自卑的事被輕鬆看待討論,反而不需要再自卑,因為把脫髮症當作一種正常人生病的情況,沒有甚麼不能說,不能問,放鬆一點看待,反而彼此心裡都少了負擔,但是這必須對方有準備好才會有效,所以潔達並沒有準備好?不知道耶,畢竟潔達也只是翻了白眼,那個白眼可以認為是不悅,也可以被解讀為節目效果。
以上,可以推論這次事件,是主角本身內在給自己的壓力,超過外在的壓力。

對於史密斯威爾的行為解讀

綜合以上觀察,威爾史密斯是衝動行事,他對情勢誤判:
  1. 過分擴大惡意(笑話)
  2. 過分忽視風險(明星應該都會知道這個風險很大)
  3. 內在情緒沒有被照顧導致情緒遮眼
史密斯事件我看到了一種人性,縱使已經是熟齡男子,那一個打巴掌的剎那裡,我看到他的不安焦躁與惶恐,引發暴力行為,他害怕自己的妻子受辱,重蹈以前母親受家暴的那一幕,他無能為力的痛苦,驅使他做出行動,眼前事件只是引爆點,引爆他過去的情緒地雷,等他恢復時為時已晚,清醒時他知道過去與現在是不同的,他知道這是錯誤的,他也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應該做,但是那一瞬間他並不知道,他只是想保護家人。
以上,有發現嗎?同理其實是很冷靜客觀的蒐集TA各種行為情報,進行分析與推理,裡面包含現實面與情緒面,加上自身經驗加以解讀,而非一味的認為對方是對的。
唐鳳說過:「同理,是從自己的經驗出發,並不是指單純的同情心,而是傾斜(自己)去聽對方的心聲後,又能回到自己經驗去理解。」
今天聊這麼多,我想談的是所謂的換位思考不只是情緒的共感,而是在共感前,要用非常多的時間去傾聽與思考,眼前這個對象的的諸多資訊。

同理心之運用就寫文案來說

我常跟學生說
1.同理心是一種坐在身邊對話的態度。
2.俯瞰的角度理解後,才有餘裕能用「坐在TA身邊的角度」給予回應
回到一開始的主題,「換位思考的下意識排斥,源自於怕失去自己。」實際上,這是因為你捨棄了自己的情緒,硬要接納他人的情緒,這是粗暴的,真正應該做的是,先看清楚事情的全貌,掌握資訊,掌握對方的感覺,先了解眼前看到的,原來這是一種人性。
就像一個懸掛在懸崖等待救援的人,你要做的不是跟他一起掉下去,掛在懸崖邊哭,這樣一點幫助也沒有!要做的是趕快到懸崖邊,告訴他不要擔心,我來拉你上來,這才是對方期待的,也是我們文案人寫作的目的。

同理心運用就生活方面

所有的爭論不是非得二元對立,雖然這樣比較精彩,比較戲劇化,但是如果我們一直只站在對立面,而不能理解對立的另外一面,這樣會失去很多世界的廣度,有時候不能理解並非真的不能,而非不願,因為理解就是輸了,但是實際上理解後做出選擇,會是更成熟的做法
所以我認為同理心事實上不是用來決定對錯,而是決定價值前的必做的功課:
我理解打人的心情,理解開玩笑地人的心情,理解反對打人者的心情,也理解反對笑話的心情,理解後我們才有足夠的資訊去選擇,選擇我們要哪一種觀點,因為那決定了我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人生。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左手寫盡貪嗔癡,右手寫遍真善美,目前為知名醫美品牌指定文案,蝦皮大學專欄作家,創辦文案像你一起工作室,主持 Podcast 節目:文案人篸酒,目前有線上文案課:寫出高效好感文案,早鳥倒數中!
大部分是講文案,有時候是講人生,但保證都是人篸。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