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遇見的天使(1):巴黎篇走跳芬蘭與歐遊札記走跳芬蘭與歐遊札記

旅途中遇見的天使(1):巴黎篇

2022-06-17|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2018年夏天,我和十年前在澳洲打工度假認識的法國朋友漫步在巴黎,聖母院前方如同往常一樣,大排長龍。心想,下次再來,反正聖母院一直在。誰知道,不久後,聖母院遭遇祝融。
這個「旅途中遇見的天使」系列,記錄我在異鄉旅遊面臨困境時,對我不吝伸出援手的各國陌生人。因為他們的善心,我才能有平安愉快的旅程。
法國首都巴黎是一個世界各地遊客嚮往的地方,對我來說,卻不是這麼一回事,跟歐洲其他城市比起來,巴黎不在前十名。然而,我很幸運地,在十年間三度造訪巴黎。分別在2007, 2011, 2018年。
2007年第一度造訪前,學妹跟我說她很喜歡巴黎,那裡鳥語花香。我抵達巴黎後, 建議她去看耳鼻喉科,嗅覺一定出問題。哪來的鳥語花香?!到處都是二手煙的臭味,每個地鐵電梯、塞納河畔都是尿騷味。對我這麼一個嗅覺靈敏的人來說,簡直是折磨。
那一年,德國好友剛好在里昂工作,他聽到我對巴黎第一印象不好,可以搭飛機回法蘭克福開會的他。特地繞道來巴黎,帶我逛他喜愛的景點。拜他所賜,巴黎救回一點顏面。
巴黎被票選為世界著名旅遊勝地中,最不友善的城市。法國朋友就說他非常痛恨被不禮貌的旅客打擾,比如說:一個美國旅客就在路上突然抓住他的手臂問話,超級無禮。他當下火冒三丈,立馬喝斥對方放手。
巴黎人討厭旅客這點倒是完全沒有礙到我。因為我問路時非常挑人,第一個,我先觀察四下誰看起來有空?第二個,對方是否慈眉善目?第三個,如果前兩項都符合的有數個人選的話,一定挑帥哥美女問路。他們微笑著回答完我的問題後,還會祝我有美好的一天。頓時都輕飄飄了起來,旅途怎麼會不愉快呢?無論到哪個國家跟城市,都可以近距離欣賞各國帥哥美女,為旅途製造美麗的相遇。
初來乍到,對於巴黎地鐵閘門不熟悉。人過了之後,大行李箱被閘門卡在外面,動彈不得。地鐵入口人聲鼎沸,對我們伸出援手的是一位高大的黑人男子。他不費吹灰之力地,舉起行李箱越過閘門送進我們手中。萬分感激。
那天晚上,和朋友回住宿的途中,經過一群交談的黑人,他說:「這一區好像不太安全。」我馬上反問他:「今天在地鐵站時,看到我們騎虎難下的各色人種都有,最後是誰幫我們的?」出走是為了讓自己開闊視野,別讓自己被莫名的偏見所綁架。
2011年秋天,探望在巴黎唸書的好友。下飛機,要購買進市區的車票時,發現購票機不接受外國信用卡,也不接受紙鈔,人工售票站大排長龍。旁邊的法國人發現我的窘況後,提議他幫我刷卡買票,我付現金給他。免去我拖著長途旅程的疲憊,還得耗時間排隊買票。
巴黎的地鐵於1900年開通,許多車站結構都是古董級,根本沒有電梯或是手扶梯這樣的設備,只能扛著行李箱爬樓梯。正當我運氣要把行李箱扛下樓時,前方有一位穿著帥氣長外套的男子背影。他聽到聲響後,突然轉身幫我提行李,一拉我非常沈重的行李箱,他立馬調侃我:「妳把一輩子都裝進這個行李箱了嗎?」我當場笑出聲。這位天使,不只帥氣、和善還非常幽默呢!
2018年,前往德國參加歐盟暑期課程前,我再訪巴黎探望同一位台灣好友跟法國朋友Arnaud(阿諾)。阿諾跟我相識於澳洲雪梨,我們剛好都去那打工度假。闊別十年再見,當初才20幾歲的我們,都已經快40歲。人生的樣貌截然不同。因為他,我終於理解為何世人如此迷戀巴黎。跟第一次造訪巴黎也差不多相距十年,奇妙的是,二手菸減少許多,總算走在戶外有新鮮空氣。
第三度拜訪巴黎,總算有時間去好好看博物館。特別空出一天打算好好在龐畢度看展,中午出來吃飯,被一群詐騙的三名年輕女子纏上。她們圍著我嗆聲,老娘也不是好惹的,頭也不回地往前走,但她們不死心地跟著我。光天化日之下,諒妳們也不敢太造次。經過一間烘培店,身形粗壯的法國大叔穿著白色圍裙正在打理門面,看到我們互槓,他馬上理解怎麼一回事。大聲用法文斥罵她們,幫我解圍。三名女子才摸摸鼻子走掉,我連聲道謝。
三次在巴黎的旅程都遇到善心的陌生人相助,實在非常幸運。因此,只能致謝無法回報的我,常常在旅途中或自己居住的城市裡,對陌生人伸出援手,讓善意可以繼續流轉下去。
離開巴黎的最後一晚,和法國朋友吃完午餐後,坐在廣場等台灣朋友下班。巴黎的建築真的很美。
此系列待續。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017 年離開十幾年劇場生涯,跑到芬蘭留學。由於興趣廣泛與熱愛新知,念了三個全然不同的領域:政大廣告學士,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設計碩士,芬蘭阿爾托大學永續創意碩士。在天下換日線寫專欄「芬蘭不神奇」,正在寫第一本書,同時籌備創業。臉書專頁「Rock My Finnish Life 走跳芬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