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上(1)關於fuckability(可X性)這件事

2022/06/29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基女和gay就只能打一架。
最近,推特圈流行的爭議,就是(類)基進女性主義那一派憤怒女子,「彷彿意外的」發現gay居然會攻擊她們「對性工作者沒有想像力」,居然「還是佔據男性的特權」,並且惡意肉搜網暴她們。於是她們攻擊推特一大圈的gay都是同等級的壞人,導致一票gay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忍不住要嘴回去,結果,你燒我,我燒他,火燒連環船。
唉。可是要我說:基女本來就不應該期待gay適合對話,反向亦然。甚至應該說:如果談對話,女性從來不該假設gay更了解自己,也要知道自己為什麼難以(被)了解,反向亦然,gay也得知道,自己為什麼可能傷害女性,並且對女性而言,自己也很難(被)了解。
基進女性主義,跟gay的交集是小到不行,因為,女性與gay天生有個最難互相同理的障礙:女性是一直過份被評價「可幹性」,而gay的寂寞感反而來自於「被無視可幹性」,這是異性戀與"男慾望女"作為default設置的結果。同一個性感階層來比對,gay對於「可幹性的可視化」,那種飢餓感,通常遠勝女性,因為,異性戀女性已經厭倦了男性的眼光。這也是為什麼gay會極高比例,有一種想開肉帳的願望(無論有沒有辦法營利)。
所以就這點而言,基進女性主義根本不應該假設gay可理解自己,甚至,這兩方唯一能有的交集就是打一架。對話?就前置劇情而言,根本無法對話的。
基女最後很容易無法主張任何可行措施,網路世代生出來的混亂邪惡哥布林男權,與現今的網路基進女性主義,是互為性轉。這兩票人拿掉性別,反而才交集最多,結果,哥布林都互相召喚了,那還要談什麼人間可行措施呢?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顛茄長在於此。 心態像個愛德華時代的單身漢,性傾向與經濟來源很可疑的那種。 間歇性地成為作者,然後自我嘲笑: 所有不工作的畢業生,都自以為是作家。 數年風雨,在為人送死與養生之間掙扎,作者的身分一再被拋棄,而歲月是不為我等待的。 所以留下隻字片語,為我的存在。
顛茄長在於此。 心態像個愛德華時代的單身漢,性傾向與經濟來源很可疑的那種。 間歇性地成為作者,然後自我嘲笑: 所有不工作的畢業生,都自以為是作家。 數年風雨,在為人送死與養生之間掙扎,作者的身分一再被拋棄,而歲月是不為我等待的。 所以留下隻字片語,為我的存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