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上(2)M.A.D

2022/06/29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相互保證毀滅
對於「可幹性常態可視化」,gay和女性的期望差異甚大,這還是跟普遍的女性比較。基女是另一層級。
基進女性主義的前提是:反色情,反插入式的性行為,因為,認定這是男性羞辱女性的,基本與低成本方式---這種理論,並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類似原理的確在人類的社會一直運作,然而,這等於對所有被插入者,都宣告了「你們是被羞辱者」。
說句政治不正確的話,這種宣告基本覆蓋超過一半的gay,而這群gay,偏偏潛意識是渴望過被強大的男人羞辱的,幾乎只有gay會高頻率地說,渴望當個sub或肉便器,為什麼?因為,「不刻意去找,基本不會發生」,那種微妙的被虐感是安全可控的,或是在異性戀中心社會很難成立的,男人與男人之間,道德與人身安全風險,是比男女之間均等很多。
異性戀女人為什麼對性,很閉俗,很不談,本質是她們跟異性戀男人無法「相互保證毀滅」,gay之間是你被出櫃污名,我也被出櫃污名,你打我,我有能力回敬,所以,雙方反而都有不敢去真正毀滅對方的理由,也就容易接受開放式的關係,或是真正談論性需求。
異性戀女性,的確會被單方面毀滅的,大部分的情感誘騙、人口販運,都針對她們,如果談論性需求,等於終極核武器被破解摸透了,開放式關係,等於對方無法承諾不優先使用毀滅性武器
所以,一個學了半套女性主義性解放的gay,去質疑為什麼「異性戀不願意同理我們的特殊狀況」,他的愚昧之處,就是沒有想到,異女是不可能解放的,異女必須用保守這種前提,來跟異男相互保證毀滅。而且,異女的危險比較寫實,拳拳到肉,所以她們得先考慮危險。反過來,女性也不應該迅速論斷「啊你們gay就是管不住老二,怪別人不諒解囉」,要知道,根本不是女性沒有性需求,而是女性擔心權力的崩解喪失啊。
基進女性主義對於羞辱的假定,又比普通定義更寬廣,說直接一點,她們是認為「所有被插入者,都算被當肉便器」,這種寬廣的前提之下,當然不靠武力,就不太容易說服多數潛在盟友去同理。她們的這種主張,其實跟網路男權哥布林是相生相隨的:畢竟哥布林也認為所有被插入者都是肉便器才合格嘛。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顛茄長在於此。 心態像個愛德華時代的單身漢,性傾向與經濟來源很可疑的那種。 間歇性地成為作者,然後自我嘲笑: 所有不工作的畢業生,都自以為是作家。 數年風雨,在為人送死與養生之間掙扎,作者的身分一再被拋棄,而歲月是不為我等待的。 所以留下隻字片語,為我的存在。
顛茄長在於此。 心態像個愛德華時代的單身漢,性傾向與經濟來源很可疑的那種。 間歇性地成為作者,然後自我嘲笑: 所有不工作的畢業生,都自以為是作家。 數年風雨,在為人送死與養生之間掙扎,作者的身分一再被拋棄,而歲月是不為我等待的。 所以留下隻字片語,為我的存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