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術生活]初練武術-詠春拳


前幾章我已經說過我與北方拳的淵源,那麼怎麼可以不說我是怎麼開始練武的呢?
其實我自小父親就希望我接觸武術,之前曾經提過我父親學習嶺南拳術蔡李佛,嶺南拳術在澳門根深蒂固,尤其是詠春拳以及蔡李佛拳,我父親從不會親自教我武術,他說-為了工作已經很少練武,於是給我推薦不同的武術家。
澳門的警隊裏跆拳道是必修課,再加上在社會知名度高,他有意將我送進跆拳道,因為哥哥姐姐已經練習跆拳道的原因(當然他們都先後因為來到英國而放棄了),那時候詠春還不是那麼熱門,我說的是相對起現在,但那時候因為有校園霸凌的原因,父親認為防身被攻擊更加重要,再加上我自小已經已經滿身傷痛,因此詠春看來比較適合。沒有蔡李佛那樣的複雜動作,也沒有跆拳道的複雜飛腿,步法小,比較斯文,後來當然有因為葉問電影的上映-他選擇了詠春。
明明還是有很多的選擇,我阿姨是一名瑜伽教練,也曾經是澳門的空手道代表運動員,在台灣讀完大學後,表哥也繼承了阿姨的工作,他也曾經是代表澳門的空手道運動員,功夫比我好,阿姨年輕時曾經跟隨不同的武術名師練習武術,包括兩名"南拳王",其中一位好像已經不在了,後來又跟隨了我的師公-李師父習陳式太極拳,李師父曾經在陳家溝把陳式太極拳帶回澳門(也曾經是蔡李佛拳傳人),年紀漸漸長大的我也曾經學習,但也畢竟他的年紀越來越大加上我很少回澳,功夫並沒有留下多少。
在前往英國之前,父親還是希望我防身,他還是算有人脈的,自家也有許多練習詠春拳的,但是經過溝通後他們都說很忙,於是經過打探後,把我送進了他在當警察時的前同事-劉師父處。
劉師傅曾經學習不同武術,當然就包括跆拳道以及北方長拳,現在的他已經比較少出現了,因為他的愛孫,但是他曾經是一個非常嚴格的又十分開明的武術家,他支持我追夢,去武當山(當然由於讀書還沒有實現),還十分鼓勵我跟別派武術家交流,他的功夫並不是上網看到的"花拳繡腿",而是十分之快,橋手又硬的真功夫,所以還是那樣說吧-功夫能不能打還是要看人。
跟澳門大部份的詠春練習者一樣,我們屬於葉問宗師傳何金銘宗師一系,在澳門已有數代人,現在的詠春拳館開始實行搏擊行動,也因為很多小孩子看過葉問後,已經算是在本地落地生根發揚光大了。(相對起我自家的太極拳,我的詠春可能練得更好,始終練習時間更加長,再加上太極是我去到英國後才開始練習的,只是有時候回到澳門才練習一兩個月時間。)
再加上身邊練習詠春拳人數更加多了,我在英國跟隨的少林拳師也曾練習過詠春,他是其中一位最早前往香港佛山等地練習傳統中國功夫的前輩,雖然是一位英國人,但對我十分之好甚至有恩於我。以前英國小人練習詠春拳,相對起洪拳,尤其是劉家良師傅的洪拳派系,在這裏落地生根多時。
應該是葉問三開始才開始受到關注,練習人數大幅提升,但是到底是真的練過還是因為電影?為了利益才教導呢?不管怎麼樣,曾經教導我的恩師有在他的少林拳館內教導詠春,我也幫手但是COVID後,人數大幅減低,於是停辦,直至昨天夜晚,其中一位爸爸跟師父說他想練習一點詠春只是為了健身,因為他的膝蓋曾經有痛,少林經常要滾動、跳躍甚至低馬步,對有傷的人十分困難。
現在由於長大了的原因,要食飯生活的我逐漸小練了武術,但是當年的開始使得我每天都是作為生活練習,希望大家堅持下去,不管是因為家庭原因或是興趣,先想清楚再練-不要"三分鐘"熱度!,開始了做練下去,雖然是苦,但是這是你選擇的道路。
隨着很多少年由於長大了放棄了武術的原因,武術界的前景到底會如何呢?讓我們仔細觀察吧!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一個迷茫之人,乘坐夢想帆船來到了世界的另一旁。從苦茶到甜茶,又過去了多久?漂泊、固定的人生成為了冒險,決定用自己的腳走出一條新路,現為記錄文化生活而寫作中。
一個以自我為中心在不同地方為生活所戰鬥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