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半調子的選擇與告解

2022/07/29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我是個半調子。
在巨量資訊的時代,患有知識焦慮,已經是一種,在體感上比感冒還要流行,在同一世代年輕人身上的病毒。
先說說我自己,大學本科是心理學,後來因故輾轉到了樂器工程相關科系。在這裡接觸的,比起樂器工程本身,更多的是音樂相關的資源與課程。在轉進來的兩年間,我自己去修了商業設計、機械實操、錄音工程、影片製作,再加上我輔系回了心理系,與本科樂器工程的課程。自學的部分再加上了更深度的影片後製知識與拍攝技術、平面設計、音效設計、arduino開發版、3D建模與遊戲設計。喔,還有音像互動裝置的程式設計,雖然對各個領域都有花下心力學習基礎,但很難將其組織起來,硬生生把自己斜槓成了不知道該如何自稱的樣子。
我到哪都是個半調子。
我沒有將一件事情學習到極致,也有部分是因為對未來的不安全感。這個好像是趨勢,這個好像不會不行,如果只會這個會不會被淘汰。會像這樣展開,其實背後同等重要的因素,是因為自己喜歡,自己的興趣。想要知道很多不同的事情,想要拓展自己玩樂的領域,同時,也好奇領域中的各種精妙之處,所以花心去探究。但這些,最終還是得收束,而最後決定要自己定下來的關鍵,還是回到現實層面,也就是我現在的經濟來源:影片拍攝與後製接案。
我現在能做的,也只有先讓自己活下來,再去思考對人生的加分項。這一點大大影響了我對於自我成長的方向,我想這也是在有限資源與注意力下,所逐漸要面對的無奈。也是必要的選擇吧。
我不知道未來能不能成為真正"專業"的影像工作者,但現在的我正在往這個方向前進,也是我目前興趣與生產力最契合的一個方向吧。
成長與改正從自我告解開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給自己的事記,可能包含生活、自學歷程或者是為什麼倉鼠這麼可愛等等奇怪的內容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