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對等式
Fornik Tsai
Fornik Tsai

連結對等式

2022-08-01|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為什麼我們會不平等?或者去問我們為什麼要平等?一句話不經意浮現在我的腦海,我看到《國家地理雜誌》時所冒出的一句話。這篇的故事是報導國界的爭議範圍,什麼國界?就是巴基斯坦、印度以及中國之間的地域範圍,尤其是印度與巴基斯坦。我在乎嗎?坦白說,我並不是很關心。所謂的國界,似乎是國家自己說了算,一條河的流域,一座山的兩邊,多座山的邊界,區隔了各地之間的人民範圍,你想要到另一個國家去,爬座山,跨越河流,家常便飯,可是呢?我關心的其實不是國界的「爭議」,而是人與人之間的認知連結。
  這樣想好了!你與你鄰居的爭議範圍是你家門前的一小塊土地,對你而言,這實在「很大」,對對方而言這也很大,兩個人的認知範圍就是兩片各自重複上的土地範圍都看起來很大,尤其是像這種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的國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複雜。好吧!先不談這個「爭端」,就先從這種「小爭議」開始說起,在兩個看起來都很大的範圍內,我們要怎麼樣才能「和平共處」?沒辦法,只能兩方的其中一方要妥協什麼,這很難,零和遊戲就是在於雙方要非零和才能共處,又像這種歹徒的說實話遊戲,如果是鄰居,你多麽希望自己是打贏了,如果是你,你多麽希望自己不要放棄這爭議,戰爭的階段就是如此,我們常常對簿公堂就是這樣每天吵來吵去,沒完沒了。
  現實的情況比這個複雜,你可以主張某些國界為你所有,就像北緯三十八度的那樣明顯,只不過海域就很難說,一片大海中,沒有什麼「清楚」國界說明這一部分是你的海,這部分是我的海,這沒有什麼意義。現實的在生活中,我們這種想要為自己為主,想要某種看起來很平等的時候,似乎是不存在,這又讓我聯想到意義之類的東西。
  還記得「三享生活」吧?當我們提倡這個(別說你看不出來),我們就一心努力想要過好自己的三享世界,而所謂的三享——享有,享受以及享樂,是人生在生活的絕對寫照,生活要更美好,意義要有一個真正的表示性,而不是真正的存在性。而當我們想要去存在,而所謂的真正存在,也不是用一張照片完備就好,而是否有存活在真正的意義性這很重要。我多麽希望我們不是過好三享生活的那樣美好,但無法避免,為什麼我們無法真正去了解這背後的意義目的,我們只有偽意義的了解?
  什麼是偽意義,想必你可能很了解,不了解的話,我可以再解釋一次,偽意義的形成是因為創造的某種,而使某種想要更好,更為正向與美好,而一直去創造出來的那種樣子,跟一撇意義很像。一撇意義是說,一種美好,你把它當成美好而持續上演那樣的美好,是諷刺的行為,而在之後的泛意義的同化是我們把所有的意義基本上都有種意義去存在那個生活中,而持續有像個意義,以為那是個「樣子」。
  那樣的生活很美好嗎?當然,一種能夠讓你生活「忙碌」到不像話,每天都「人生勝利組」,或是很充實,怎麼可能沒有意義,你真的都以為那樣的生活才叫做意義?或者每天生活到很多采多姿才叫「生活」本身?生命的進行式,並不是這樣,或者我們來說,在生命過程中,想要讓怎麼樣自己生活有意義,並不是有意義就可以,而如果那樣就是,你過好你自己的快樂為主,並不需要思索他人的連結,畢竟,你也只想到你自己為優先。
  情感的連結是依靠某種感覺,而感覺在覺知上,我們的了解上,是一種知所其明白的感受,是一種表如觀的感覺(我很難用白話文解釋),知如所其感受,是因為我們在覺察那種明白是了解感覺上,讓我們有怎麼樣的情緒反應,就像我們在生活中所看到,表如那樣的一種特徵,這就是情感之間的一種明白,而當我想到剛剛所說的平等時,放在人之間,就像情感的兩種不對等一樣,是一種我們怎麼樣都顯得很怪異的部分,說真的,我們感覺上的那些所有,是不是只是感覺上一種「心裡去」(套用一種很抽象的說法)。那就只是如此,你並沒有真的想過?
  思考的某些,是內心的某種,並不是我們真正想過的所有是很奇妙的。為什麼我們會不平等?是因為我們不是想要去平等,而是平等之間,在性別之間,很難真正兩全上的平等,即使你說這是平等。性別上的男女,在社會上依舊存有,男生的角色相互女生的的角色是一種對等上的思考,在這種思考並沒有放在人之間去了解,如果沒有性別,或是男女,或許人之間還比較好思考,但基本上又不可能,因為男生在社會角色上無形被定位,女生也是如此,當我們思考女強人,當我們思考娘娘腔,當我們了解男人婆,當我們去在無形中給性別冠上什麼稱號,是不是無形在性別上也會增加什麼?好讓我們明白這不是什麼,又是什麼?行為上的兩種,我們真能只是表面上看到,「解釋」起來?
  平等也意味著財富很難均化,因為平等上的兩種,是基本上的不平等,就拿前面的國界來說,我們到底在乎這座山的面積有多大,還是在乎這種河流有多長,或是有多寬,作為某種國界?土地面積,人口容積的比例怎麼拿捏?全世界人口擠在南北極兩地?說不定還綽綽有餘(我可能是錯的)。
  因此,思考不平等,看來至關重要,不過,越是要平等,越是要對等,就像哥吉拉與金剛的兩種不同物種,或是當我們看男女,看財富,看貧窮與富有,你才真正覺得,我們不是要在乎多少金錢,或是多少比例拿捏,而是角度思考的問題。但這種角度思考有問題時,就像香蕉與蘋果的不同形狀時,我們就有可能有兩派別,也或者比較上,不是誰好誰壞,而是對等往往是一種相互思考的對等關係,卻從來不是對等,只是某相對。
  這樣是很好嗎?人生在這樣的某種,是意義讓世界讓我們想要這樣不同的意義,也或者意義到頭來都相同?只是取捨角度不同?當我們遊歷到處人生時,宛如流浪者之歌的那樣,是否真的想要的境界,證明我們沒有白活,可以安然死去,真正告別?
  人生要有意義,是真正的有,而不是無故去創造的有。我思考的兩種連結,一種人之間,與事情之間的那種,或是創造出來的那種,是我們想要追尋的那種,是會讓我們精疲力盡,想要更好而追尋更好,只不過人生連結路途上,不平等向來看起來只是我們在平等追求的一種對等,看起來更平順而已。真正希望我們在更好的路上,可以平衡徹底。不過看來永遠都有新的敵人,而才是真正的敵人,才是真正的朋友,是我們沒有在思考路途上想到一種深層連結,或許你多年才會想到,也或許只是計較付出多少,但「只想到你自己」意味著不應該只是你自己的斷層去連結,好讓生活為你而更好,你想要人生勝利,過得自得其樂,你一個人就行,那交友這件事,你不需要去「妥協」,你自然沒「朋友」,而這朋友來得快去得也快,你「自然」不會珍惜。你只想到你自己生活多快樂,多充實,多自在,因此,你的斷層是以你自己的三享為依據,好讓你存在在那邊,而讓你更好,所以你就是活在母體之外的一種,你只是創造好的那種,而那種就是「偽」出來的母體。
  連結是人之間,社會之間,國家之間,與世界之間。你真正可以更好,是想到人與社會、世界,甚至整個宏觀宇宙的某種細觀連結好讓你存在,你應該去感謝「現在」,好讓你活著,心跳與呼吸都在,只是意義可有可無,活得可累,可好,意義從來不說,你只是在某一對等去看到,所以連結對你而言才是那樣的單向,而非雙向。
  自私嗎?喔,這不是自私,這是「愛自己」,「多一點」而已。而這一點就改變個體之間的連結的相對,改變了不對等與對等的某一路徑,讓愛自己有利可圖,有意義可循,無不有道理,不是嗎?
就像香蕉與蘋果的不同形狀時,我們就有可能有兩派別,也或者比較上,不是誰好誰壞,而是對等往往是一種相互思考的對等關係,卻從來不是對等,只是某相對。
  看看每一個人,比你好,或是比你差?你真正想過多者之間嗎?我們之間的那樣?連結應該是某種對等,不過連結之間,或者你的忙碌之間,你只是為忙而忙,而不是真正在思考忙本身,因此,什麼才是對自己更好,想要讓自己更好的生活,並不是「人生勝利」可以表示其真正的意義,而充其量,只是偽出來的表面意義而已。
  連結既然脆弱,你又不思索,所以你只是在過你的三享意義,好讓意義更加完整,你更加快樂,你更有感覺,但你不思考這感覺的「空心」,如果有空心地球的話。意義最下層是我們很難碰觸的禁忌,當我們每天想要這樣更好,有意義,偽意義只是趁虛而入,讓意義表示看起來很有可看性。回過頭來,多看幾眼,喔!那不是那樣子,只是投其在上面的表示,你只是插在上面的一朵花,點綴一下,表示你有多出眾而已。
  這也是為什麼我看別人在美麗佈景前拍照看不膩的原因。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喜歡寫作,寫出人生的意義,這整個世界的平衡規範與了解,洞悉我們之間,深入未知的世界,讓世界更有一個真正的美好。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