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月線,無盡的心靈觸動

2022/08/12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常規下班前兩小時(已請假),拎著背包、踏上Youbike,奔赴火車站欲趕3:30的自強號,雖然遲了點在桃園逗留片刻,仍是搭乘稍晚的列車南下嘉義,每到一站都讓座一回,下車那刻,迎接我的是罕見的南部陣雨,吃碗平庸的雞肉飯、備好糧草,為明天的健行準備,今日一切種種不過是開端。
回想在自強號上,不時眺望窗外景色,穿梭城鎮、駛過山河……「火車」,更確切地說是「鐵路」,串連著陌生的兩地彼此間縮短了距離、充滿了關係,不禁使我感觸良多,而這次的目標更與其息息相關,乃臺灣甚至世界鐵路史上最偉大的工程,阿里山高山鐵路的分支:「眠月線」。
征服它的企圖良久,與三五好友終於是敲定時間,於此時出發,從這週開始到前一夜,都擔心著山上氣象,但事已至此,何來退縮?
5點,陸續起床,6點,搭上客運。兩年內第三次的阿里山,終於得以一訪曾經只甘於瞭望的秘境,難掩興奮有別昨日的傾盆大雨伴隨著晴朗天光秀麗山色,忘卻了塵世的疲累,心裡舒心快意。
熟悉的國家公園大門前,吃了711煎餃後生龍活虎,趕著中午前好天氣,「眠月線」方向前進。
行至沼平車站、姐妹潭,從塔山步道進去,爬了些坡,夢寐以求的鐵軌映入眼前,接下來,就是義無反顧地冒險前行。
沿著鋼軌步步跟隨,環繞在林木群杉之間,好似桃花源般耐人尋味。
漸漸地,重複的景緻有了變化,即是如網路上同樣的隧道,陳列的柱子將映入陽光切得一道道分明,光影交錯,是自然最美的畫作。
年久失修,隧道中段已經崩塌,必須通過一小段斷崖峭壁,只要格外謹慎、注意平衡,此插曲倒是增添不少旅途樂趣。
迎面而來是一系列陰暗的隧道,最長的那條同樣結構坍方,宛如過山車探索礦坑,別有一番滋味。
總算,引頸期盼的鐵道木棧橋炫目登場,它靜靜地駐守在斷層、谷地之間,過去運輸著乘客、如今承載著旅人。
日照慢慢地被雲層侵蝕,依舊盡力灑在橋上,捕捉了短促而珍貴的機會,一睹斑斕風采。
日光餘力不足,本是可惜,未料烏雲天幕罩下,淡藍色點綴,又是另一種氣氛。
木棧橋乍看皆千篇一律,細細體驗則謂形色各異,一座座橋總有吸引你拍照的動機,啟發各式創意、無所顧忌,反正能在跋涉後有珍貴的紀念,一切出糗醜態,過眼雲煙,是青春或不悔,回味起來都甜。
石猴車站是眠月線的終點,必然是咱少年郎的基本目標。
邁入尾聲時,霧氣濃厚繚繞林間,霎時正為那句「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深刻之感,有股身處仙境的美好幻覺。
果然,享受是極其短暫的,濃霧招來水氣,天降甘霖是鋪天蓋地,承受著狠狠的雨滴,朝石猴車站邁進。
雜草叢生,見不著鐵軌蹤跡,稍稍折騰一下,前方是遭關閉封鎖的車站本體,地基塌陷已不堪使用,唯獨鏽黃色的支架還能躲雨,簡易午餐後,打道回府。
回去的路,正是走來時的倒帶,聯想到李滄東《薄荷糖》那樣火車倒退走的情景,沒這麼多感傷,心底卻是埋藏一絲不捨。
雨勢未減,照片數千,我們的速度比去時更快,不過仍為山中的奇、秀給震懾驚嘆。
回到了第一個隧道,小酌一番,準備下山。
這一路上無話不談,放浪形骸,而通體濕透、背包的雨衣亦沾滿水漬,如此狼狽真的太過癮,至少一時半刻的心,留在遠山深處。
行經幾處隧道,腦中泛起阿莫多瓦在《我的母親》中任性又絕妙的配樂〈Tajabone〉,導演憑直覺放了這首歌,身為影迷也隨之影響,扣人心懸的旋律克服了語言的障礙,放大了細膩敏感的情懷。
離開了阿里山,氤氳不散,伸手不見五指,特有靜謐感,下山途中,一抹晚霞夕陽衝破雲際,餘暉相伴,給予這趟行腳,最好的收尾。
今天文章或多或少受余秋雨《新文化苦旅》的啟發,正如《史記》之於他的作用般;這本書伴著此次出遊,對文化的根基、關聯及使命深刻描述,某個層面戳中內心尚未燃起的志向。
遊於山林內,總讓人多若有所思幾次,所謂「行萬里路 讀萬卷書」,對我而言無分輕重,既嚮往自然生態,又對文化充滿執著,二者可兼具並進,因此行囊負荷再重,若非萬不得已,肯定要夾帶本書同行。
客運又開回嘉義火車站,摯友們相互道別、打氣,眼神間已相約未來他日再闖某岳。
至高雄與家人會合,母親提到曾經眠月線能坐火車前往,印象模糊,而現在一步步踏過,不僅體驗更近距離的美,必然不易忘卻,已在心中刻下這篇章。
嚮往那樣抽離舒暢的感覺,期盼不久將來再次親臨與世隔絕;Vamos!對日後的所有機遇這樣說道。
我走了,卻自認從未離去,身已遠、心則近。
以一詩作結
深居重山故長眠,隱世靜養遠人煙。
近天得月褪繁華,秘徑清幽留一線。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赫然隨筆 (Rafa Chang)
赫然隨筆 (Rafa Chang)
自北藝戲劇畢業,為人言茂字繁,樂於品電影、賞文學、好遊歷、習體育,文武兼愛。 無法斷言何時更新,僅能保障字字珠璣。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