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短篇小說】我請客

2022/09/07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好好愛你自己,總會有人在未來愛著這樣的你。
【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叮鈴!叮鈴!」沒隔幾秒,快雪原咖啡店門上的鈴鐺再次響了起來,站在櫃台後方洗滌玻璃杯的潔羽往門口一看,走進來的是一位臉蛋俊俏、身材結實的男生,但潔羽定睛一看發現他臉上的表情不太好看,整個人神情落寞,像是剛被公司炒魷魚的員工,而且明明都走進來了,卻沒有要排隊點餐,直直地往 1 樓座位區走去。
  潔羽幫走在這位男生前面的情侶結帳完後,跟同事交代要準備那些甜點與咖啡,說完後潔羽直接走出櫃檯,往那位男生坐的地方走去,由於時間已經很晚了,接近打烊的時間幾乎沒什麼客人,身為服務生的她決定親自走過去幫他點餐。
「那個不好意思,先生,你有想要點什麼餐點嗎?」
「不用,謝謝。」男生語氣低沉的回答著,之後繼續一臉嚴肅地盯著電腦看。
「真的不用嗎?我們店內最近有新推出優惠價格的抹茶提拉米蘇和香醇義式巧克力咖啡,組合價只要 129 元,如果不嫌棄......」
「我說不用!我只想安安靜靜地坐著!」男生失控地大吼著,連他自己都感覺到情緒沒控制好,隨後站了起來快速地走進廁所。
「我知道了,對不起...打擾您了。」潔羽雖然有被男生的態度嚇到,但還是鎮定地向他道歉,坐在前面幾桌的情侶也被男生突如其來地大吼感到驚恐,不斷地轉過頭看到底發生什麼事。
  那天剛好是年初大寒,窗外不斷飄著綿綿細雨,前天台北的室外溫度還很高,但今天的溫度卻驟降了十幾度,因為受到大陸冷氣團的影響,這幾天台灣各處將壟罩在潮濕酷寒的天氣中。
  即使快雪原咖啡店內有開暖氣機,潔羽在室內依然感到很冷,甚至懷疑一台小型直立式的暖氣機能不能提高坪數算大的咖啡店裡頭的溫度。潔羽被客人責罵後,心情忐忑地回到工作崗位上繼續洗著玻璃杯與碗盤,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她終於看到那位男客人走了出來回到座位上。
  潔羽想說也許等他心情好一點或是肚子餓了,就會想來櫃台點餐,但他沒有,他一直坐在座位上看著電腦打字,臉上的表情仍是相當凝重,打烊前的十分鐘他才離開、走進天寒地凍的城市。
潔羽停下手上的工作,看著他在落地窗外快速離開的模樣,不禁聯想這位男客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想到一半她的思緒突然被同事曉美打斷:「妳很在意他齁~」
  潔羽被曉美調皮的語氣嚇到,急忙說著:「蛤!沒啦沒啦!」曉美將頭靠在雙手撐著放在擰乾桶的拖把尖端上,面對潔羽的反駁,仍繼續調侃說著:「真的嗎?我從剛剛就一直看到妳不斷抬頭注視著他~妳喜歡他喔?」
「哎喲!好啦~我確實有在意他啦~但還沒有到喜歡的程度。」潔羽看著曉美那張愛聽八卦的臉蛋,只好實話實說自己的感情狀態。
「照理來說~一般店員遇到態度不佳的客人,多多少少心裡會不爽或盡量避開那位客人的視線,但妳沒有欸~妳反而一直抬頭看著他,連他出去的時候也看著,這不是說明妳喜歡他嗎哈哈~」
「不是這樣講的吧~這因人而異~有的店員會認為是自己做得不好,才多去為那位客人提供服務~」
「喔喔也是啦~不過妳知道嗎?我剛剛要去掃具間拿拖把和擰乾桶,經過男生廁所時,聽到裡面有哭聲欸......」曉美講著講著開始露出正經的表情。
「蛤!?真假!是那位男客人嗎?」潔羽聽到後猛然轉頭看著曉美。
「嗯嗯,如果我沒聽錯的話,確實是哭聲,而且有點像是聲音很低沉的那種啜泣聲。」曉美一邊拖地一邊講著。
「蛤......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潔羽看著碗盤上的泡沫,面露擔心地說著,會是職場工作失意嗎?還是剛和女朋友分手?或是最親密的家人突然驟世?想到一半,她發現自己又停下手上的工作,陷入到聯想的迴圈裡,隨即意識過來,轉過頭正好看到曉美對她露出微笑的表情並說著:「妳果然很在意他哈哈~」
「哎喲~沒啦~」潔羽面紅耳赤地繼續說著:「畢竟我沒有要到他的聯絡方式,他也只是一位客人,下次什麼時候會來光顧這家店我也不知道~」
曉美聽到後覺得同意:「說得也是啦~這是他自己的事情,妳就別放在心上~」
「嗯...」潔羽雖然表面上這麼說,但還是會不禁期待那位男客人能夠再次光顧快雪原咖啡店,潔羽想著如果他真的來了,到時候一定要好好地了解他、招待他。

  那位男客人的本名叫陳志浩,是一位任職於某出版社的專欄文章編輯員,在他大學畢業後,他就應徵上了這家出版社的職務,一開始任職的前幾年,他的文章不管是評論時事、影評、書評心得或是日常知識性的雜文都受到總編輯、責任編輯的賞識,在網站上獲得許多讀者的好評與青睞,讓他從一般作家升為專欄作家。
  不僅事業順利,在感情方面桃花更是開得旺,他交到了一位同一職場上美麗的女性作家,看似一帆風順的人生,沒想到卻從女朋友和他提分手後開始變得諸事不順,在情場受傷的他沒有心情撰寫文章,稿子一拖再拖、遲遲不寫,即使超過截止日仍舊沒寫完,就算勉勉強強寫出來幾篇文章,也大不如從前讀者喜愛閱讀的,總編輯將他降級為一般的校稿員,至於他的前女友則在職場上交到一位剛進來的男性作家朋友,她的新任男朋友可厲害的了,除了精通評論的技巧,還具備從無到有的創作天賦,能夠滿足廣大、不同類型讀者的需求。
  每當志浩看到前女友時不時地就會在走廊和她男友曬恩愛,他就會感到忌妒又自卑,覺得自己到底還有什麼理由繼續待著,於是決定辭職離開那家出版社,他後來找到了一份在家接遊戲文案編輯人員的工作,從原本月薪兩三萬掉到論件計酬幾千塊,他退租了原本坪數大的高級住宅租屋,改住在空間不大但租金便宜的雅房,沒想到住進去之後才發現隔壁房住著一對生活習慣差勁,穿著露骨、邋里邋遢的太保太妹情侶,客廳、浴室髒亂就算了,不論白天或黑夜都聽得到吵鬧聲和叫床聲,志浩對他們好言相勸也沒用,這讓需要長時間安靜撰寫文案的他一度忍受不了,只好一大早就到圖書館進行撰寫,寫完文案他才肯回租屋處。
  有一天,他文案還沒寫完,但圖書館要結束營業了,他只好隨便到外面找一家有繼續營業的星巴克,沒想到才剛走上 2 樓的座位區,就看到前女友和新歡坐在靠窗的吧檯那邊卿卿我我,這畫面喚醒了他與前女友的回憶,一時之間讓他感到相當不舒服,眼眶泛淚地再度走入被寒冷包圍的城市,四處尋找還有營業的店家,這一路上他看到許多從他身邊經過的情侶,每一對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表情。
  「明明自己當初的條件也不比新來的差,為什麼我最後卻沒得到幸福?是我哪裡還不夠好嗎?」志浩在心裡鼻酸地問著自己。之後,他走上了白色水泥階梯,看到了還在營業的快雪原咖啡店,於是決定跟著前面的一對情侶走進去店家。

「欸欸潔羽妳看,是上次那位男客人欸!」曉美快速地走到潔羽身旁,低聲地在她耳邊說。潔羽停下洗碗盤的雙手,抬頭往座位區一看,果真是上次那位男客人,沒想到以為不會再來光顧本店的他,隔了一個禮拜居然再次上門。
「真的欸~」潔羽露出微笑開心地說著,但她發現那位男客人臉上的表情就和上禮拜是一樣的,沒有點餐就直直地朝著座位區走去,一屁股坐下後就硬生生地埋首於電腦前,整個人毫無生氣、臉色黯淡的模樣讓潔羽看了相當心疼,同時也好奇這位男客人到底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妳快點過去稍微和他說說話,這裡的碗盤就交給我吧~」曉美很有情義地幫忙潔羽助攻。
「嗯嗯好!」
潔羽緊張地走到男客人坐的桌位前,本來以為他會多看她幾眼,但他太專注在電腦上完全沒注意到,潔羽只好有些結巴地開口:「那個先生......不好意思~」
「我沒有要點餐。」志浩聽到後快速地說,連頭都沒有抬起來,他就能確定是服務生在和他說話。潔羽看到男客人一副不在意的模樣,這才語氣堅定地表明自己的意思:「我不是要來問你點什麼餐,我只是想問你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志浩聽到這段話突然停下快速打字的雙手,抬頭看了看眼前貌美如花的服務員並問了聲:「你說什麼?」
「我說我想問你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潔羽再次堅定地說明。
「痾...我們之前有認識嗎?我為何要告訴妳我的狀況?」
「因為我看你臉色不太好,而且進來也沒有要點餐就直接坐在座位上...」
「所以妳的意思是說一定要點餐才能坐下嗎?如果真是那樣,那不好意思我現在馬上走人。」志浩領會後立馬打斷服務生的話,隨即站了起來。
「欸欸欸!我不是那個意思啦!我只是...」
「如果沒有那種規定,那我就繼續坐著,妳們店家營業到十一點嘛~我得趕快打完文案,沒時間和妳解釋。」志浩說完又坐了下來打著鍵盤。
潔羽聽到這段話隨即轉頭看著曉美,彷彿臉上的表情寫著:「該怎麼辦?」
曉美看到後,於是揮了揮手指叫她先回到櫃台後方。
  距離打烊時間還剩下十分鐘,志浩看了看電腦螢幕上未打完的文案感到一陣焦急與擔心,只好繼續賣力地想著文案的內容,潔羽和曉美則是看到店長走出門口後,才敢將抹茶提拉米蘇和香醇義式巧克力咖啡端到那位男客人面前的桌子上。
志浩看到後覺得傻眼,抬頭疑惑地問著兩位店員:「我沒有說要點餐啊?」
「沒關係~我請客!如果被發現,薪水要扣就扣我的!」潔羽一邊說著一邊坐在男客人身旁,微笑地看著他。曉美看到這幅畫面決定先退到櫃檯前滑著手機,盡量不去干擾潔羽和男客人談話,同時不斷盯著門口外看,很怕店長會突然回來。
  志浩看著桌上擺得宛如供奉神仙的美食不禁有些心動,長時間看著電腦螢幕的雙眼都變得乾澀,久坐的身體也感到疲憊,確實該休息一會兒,何況端上來的還是免費的,不吃白不吃啊~但志浩想到一半,隨即又慌張地想從後背包的夾層內拿出錢包並說著:「這...這怎麼行?我還是要付一下錢啦~」
「欸沒關係啦!我請客!你趕快吃一吃提振精神,等你打完文案後我們才關店休息!」潔羽眼神發亮地說著。
「可...可是,這真的好嗎?」志浩有些擔心地說著。
「沒事沒事~反正出事也是我和同事要負起責任,你就放輕鬆一點,而且你應該很餓了吧~趕緊吃一點東西~」潔羽很有擔當地說著。
「喔喔...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志浩說完拿著鏟子造型的塑膠湯匙舀向提拉米蘇的尖端,之後一口接著一口地吃著,覺得很乾很塞的話就在喝幾口溫熱的巧克力咖啡,咖啡順著食道直達體腔內,志浩頓時覺得胸口暖活了起來,漸漸地瓦解掉身上許多疲憊,而抹茶口味的提拉米蘇更是將剛剛瘋狂趕工的焦躁情緒鎮定了下來。
  志浩還是頭一次在外受到陌生人的暖心善舉,沒想到一開始將他逼到死角的現實社會,在他困苦艱難時給了他援助,看來在這各人自掃門前雪的城市某處角落仍有互不相識卻懂得幫助對方的人們,受到這樣窩心的幫助還怕什麼窗外的風風雨雨呢?志浩一想到這裡,眼眶不禁泛紅。
潔羽看到他突然停下吃東西的手,疑惑地問著他:「嗯?你怎麼了嗎?是不合你胃口嗎?」
  志浩聽到這句話後,心底的情緒終於忍不住潰堤了,斗大的淚珠不斷順著臉頰落下,志浩趕緊用右手摀著自己的雙眼,只露出微微張著、不斷抽泣的嘴巴,潔羽看到後連忙抽出放在旁邊桌子上的衛生紙,並且不斷安撫他:「沒事沒事~就哭出來吧~我們會等你。」
志浩聽到潔羽溫柔的嗓音後,哭得更大聲了,像是要把這幾年累積下來的情緒一次宣洩出來。
曉美看到那位男客人痛哭流涕的模樣,不知為何雙眼也冒出淚光。
  那一晚,窗外的城市仍寒冷著,天空下著宛如淚水的綿綿細雨,然而,咖啡店內卻成了城市裡最溫暖、最有凝聚力的角落,或許渺小的人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們願意放低身段去關心身旁無助的人,不管對方有沒有血緣關係、有沒有互相熟識。

  潔羽後來聽了志浩一五一十地說出自己的苦衷和過往的來龍去脈,決定幫助他脫離目前的困境,她告訴志浩如果需要休息、提振精神的地方就來快雪原咖啡店,她一律出錢請客,不開心的話就和她聊聊天,之後甚至邀請志浩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住在她年邁父母的老家,那裡的空間既安靜又舒適,而且父母也都同意不會吵到他,絕對適合像他這種要長時間創作的人,至於生活開銷如果不足的話,潔羽也都拿著自己賺的錢貼補給他。
  漸漸地,志浩從原本有好感到愛上了她,他發現潔羽有許多特質是前女友身上找不到的,志浩由衷的感謝上天讓他遇到對工作勤奮執著、對愛人包容、專一的女孩,他發誓他一定會在工作上加倍努力,還給潔羽當初給他的莫大幸福。
  幾年後,志浩成為了知名出版社的總編輯,他的努力換來了比當初進入職場還高的成就,當有人問他為何會如此成功,他總是會從快雪原咖啡店開始說起,那天要不是潔羽簡簡單單的一句我請客,他也不會攀升到高位階的職務,他和潔羽就不會得到現在輕鬆享受的生活、從彼此身上得到完整的幸福。
Restaurant
  這是我第二篇在方格子平台發表的原創小說,在構思發想的時候其實花了我蠻多時間,再加上作者其實最近比較忙,對於草稿一拖再拖、沒能如期發表想先說聲很抱歉,但我終究還是利用了前天和昨天的時間硬是寫了出來,整篇故事的內容也還算滿意,希望大家會喜歡。
  內容主要的意涵是想透過城市裡互不相識的潔羽、志浩兩人去表達出向人伸出援手的可貴。在許多交通繁忙、人來人往的城市,各行各業都是在為了自己的生活、為了自己的目標打拼著,期間多少折磨、多少苦痛只有自己知道,如果這時有人能聆聽到自己內心的聲音,真的是處於困境當中再好不過的事了,然而,大部分的人也都忘了要學會放慢腳步,找個人訴說苦衷,調整步伐後再繼續前進,就好像故事裡的男主角志浩一樣。
  本篇算是成長包裝的愛情小說,畢竟潔羽會想要幫助志浩,也是因為很喜歡他,很想了解他的一切,不願看到他憔悴的模樣才會想要先以請客的方式去向志浩示好,潔羽的貼心行為正好給了對生活感到焦慮的志浩莫大的勇氣與自信,讓志浩一路跌跌撞撞到成為了總編輯,除了很愛她以外,也相當感激她當年拉起了自己的手前進著。主要也是想藉由潔羽去向讀者表達如果遇到喜歡的人,別輕易錯過,要好好把握時機。
  至於志浩被前女友甩了後卻再次遇到真愛的情節是想告訴讀者別因為和舊情人分手過後就長時間處於低潮,影響生活作息,甚至想傷害對方或自己的身體,其實每段分手未必都是自己不夠好、自己要再去做改變,因為畢竟提分手的也不是當初那個原來的他,所以別因為別人就改變自己,應該要愛著你本來好好的模樣,並且相信在未來能再遇到愛著你本來模樣的人。
【謝謝各位作家與讀者的閱讀,如果喜歡這篇小說的話,幫我按個愛心和讚賞,你的支持是我寫作持續進步的動力,如果文句需修改,也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7會員
56內容數
Hello~各位讀者,我是新手作家燭火餘暉,這是我的第一本生活雜文詩集,類別偏向現代詩,會有比較多的白話文,內容取材自生活中遇過的大小事和自己的親身經歷和生活經驗,期望透過寫現代詩抒發心情,挖掘自己的內心世界並赤裸裸地呈現出來。希望各位讀者會喜歡~也歡迎各位讀者和我一起討論、交流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