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和死神擁抱時,生命卻對我微笑點頭-[污名化]

2022/08/29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當我們看到一名殘疾人士,我們會說:「辛苦了,你努力了」。
但我們遇到一名精神病患我們卻會說:「免死金牌,不知足,想太多,誰都可以隨便裝出病」。
我們不因該否認台灣即便開放很多,但對於憂鬱症的污名化能沒消失,當大眾常批評憂鬱症患者活該、叫他們去死時,但誰又會知道憂鬱症又稱(單極性情感症),它就是一種生理疾病,它就是大腦出現問題,而引響情緒、認知及身體,什麼叫做「活該、可悲」,如果我們不懂一個疾病就不要隨便亂發言,它就跟癌症、感冒一樣你們每個人一生也都有可能罹患。
在社會和網路上一堆人說憂鬱症難搞又自私,我們因該思考的是到底有多少故事是真的,又有多少人口中的朋友是真的有憂鬱症,而不是假冒不想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當你們說他們對你情勒、自私時,怎麼不是去思考一堆口中所謂「正常」的人,在行為上一樣是情勒、任性又不負責,因為這和憂鬱症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這就是個人的行為偏差和個性問題!明明一堆正常人也都會情勒、甩態,只不過你身邊的人剛好有憂鬱症,你就打翻一整條船,污名所有患者,當你帶上有色的眼鏡去看,自然就有先入為主的想法,這只會展現你的無知。
   常有許多的人跟我說和憂鬱症患者想處很累?不斷關心他很煩、很累?但我們有去思考和理解就能知道他們並不是永遠都在哭,他們也會笑,也很快樂跟感動,他們也能夠維持正常的生活,並不是我們想像中那樣只會哭、只會散播負能量或者是很煩,當你今天未了解一個族群,就隨意貼上標籤,散播信息,這不是歧視和傷害是什麼?
   我們有想過更多時候患者要的只是單獨,而不是我們口中虛偽的同情,同情和關心本身就是一種上對下的態度,而不是站在對方的立場著想,所以不要再一直說我很同情患者、關心患者的幹話,因為對憂鬱症患者而言要的只是陪伴和休息。
如果你沒體會過那種痛苦,那你至少不要出口傷害他人,每一個憂鬱症患者都不是自願的,他們每一分每一秒都試圖活下去,都在與自己奮鬥者,但他們連呼吸都是痛苦的,當我們享受匿名打出這些文字時,有沒有想過你我都成了加害者,社會上有多少的患者就是因為這些污名而不敢就醫,不敢尋求幫忙,有多少的人就是因為這些偏見而自殺,如果我們不能放下偏見,至少不要出言傷害他人。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黃裘
黃裘
我是一個喜歡分享各類作品的作家,我最大的興趣是創作有關不同社會議題的文章藉由不斷的思考,讓我們以另一個視角重新去討論有關哲學,心理,社會等議題吧。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