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曖昧卻不願在一起?

2022/09/0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遲遲不肯確定關係的,通常都是在玩弄人心。
國三的時候,我很喜歡我們班的班長,他也對我很好,有種「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味道。
就連朋友們,都在旁邊起鬨,覺得我們很快就會在一起。
他會在我考差時摸我的頭安慰我,在放學鐘響後等我一起走出校門,甚至在去年情人節送我巧克力和一束乾燥花,卻嘴硬說只是「人情巧克力」。
畢業旅行的前兩天,我跟他一起玩自由落體、雲霄飛車、海盜船等刺激的遊樂設施,讓我分不清心跳加速是因為懼高,還是因為他不經意握住我的手。
「他一定喜歡妳啦!我都看到他把妳設為摯友了!」朋友興奮地說,還預測他今晚會跟我告白。
我也如此相信,當我在營火晚會人潮中找尋他的身影時,他卻已經默默牽起隔壁班校花的手。
他們很快地就在IG發限時動態放閃,全年級都知道我們班的班長和隔壁班的校花,兩個風雲人物就這樣墜入愛河了,非常登對。
而我之前無論是暗戀或明戀的種種表現,也被眾人看在眼裡。
局面從「我跟他互相曖昧」變成了「我單戀有女友的他」。
難堪至極,我恨不得挖個洞躲起來。但畢業旅行終究是全年級的團體活動,我怎樣也躲不過大家的視線。
「太奇怪了,我都沒遇過這種只想曖昧卻不想交往的對象!」
「拍拍,說穿了他就是沒那麼喜歡妳,別太放在心上!」
朋友們不捨地安慰我,但我卻越聽越難過。
因為失戀而被同情,即使出自善意,也像是落井下石。
在大家眼中,我就像是沒人愛的可憐蟲,被人愚弄還不自知,非要等到被現實狠狠打臉。
翌日清晨,我們到河濱公園騎單車,作為三天兩夜畢業旅行的收尾。我加速狂飆,將所有人甩在遠遠的地平線外。
從那天起,我再也沒有回頭,一直到我升上高二,我都沒有和國中同學聯繫。
那段經歷意外地成為了我開啟下段戀情的墊腳石,因為那個男人讓我知道,真正愛我的人會在我開口問之前,就給我明確的答案,一秒都捨不得拖。
所以,遇到曖昧不清的對象,我一律快刀斬亂麻,不浪費一分一秒的青春。
「搞曖昧到人盡皆知,卻遲遲不確定關係的,通常都是在玩弄人。」高三學長聽了我最難堪的故事,有感而發地站在異性的角度分析道。
他即使面臨高三的沉重課業,也會挪出時間陪我準備社團成發;等不到我開始臆測,他就扔出直球向我告白了。
「那是什麼啊?有人送妳的?」他指著我書架角落積滿灰塵的乾燥花問道。
「啊!不重要。」後來我把那束乾燥花放到網路上賣掉了,二手貨只賣了10塊錢。
-
原版故事:那個對你心灰意冷的女孩
改寫:雪桐
上天欠你的好結局,由我來寫。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腦洞特別大的一隻兔子,經常開啟新世界的大門,理性與感性總是在拉扯。想寫啥就寫啥,希望透過各式各樣的鬼點子讓大家耳目一新。
人活著都會有故事,但並非每段故事都有好結局。於是我們搭乘圓夢時光機,飛往文字建構的平行時空,補足所有缺憾。 儘管訴說那些你想被改寫的故事,不限主題。失戀、曖昧未果、遇到渣、朋友背叛、家庭糾葛、考試失常、錯過末班車、吃泡麵沒調味包、莫名其妙被罵、搶不到演唱會票……都交給我改編成Happy ending喔!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