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識 (6) 同病相憐 小說

2022/09/25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晚上到巷子口日本料理店吃鰻魚飯,臨走前才發現皮夾裡的現金不夠。哈,剛好有個理由找邱浩幫忙。好幾天沒看到他了。
收到我的求救訊息,不到十分鐘,他便穿著運動服出現在店門口。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我突然發現,你是住得離我最近的朋友。」
「在這種時候,你能想到我,是我的榮幸。」
他一臉笑意,十分開心的樣子。本想邀他坐下,吃點東西,但他說,他剛吃過晚餐。
「那到我家喝茶吧 !我也可以還你錢。」
「好啊。」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邀男性友人到我的住處。突然又有點後悔,雖然我是一個愛整潔的人,家裡隨時都可有訪客,但若能提前準備,肯定可以收拾得更體面一些。
走回我家的路上,他說,他這星期都在台中工廠,下午才回到台北。似乎在解釋,為甚麼早上我們沒有巧遇,我沒有便車可搭。
他坐在沙發上,等我張羅茶具,眼睛盯著牆上媽媽的照片許久。
「你們母女長得還挺像得。都很秀氣漂亮。」
這是在誇我嗎? 雖然認識以來,我知道他對我有好感,但這樣直接稱讚,我還是有點受寵若驚。
「你呢? 像爸爸還是媽媽?」
「 像爸爸多些吧,親友都這麼說。」
「那你爸肯定是個大帥哥。」
發現我在拐彎誇他,邱浩露出一個苦笑,然後幽幽地說:
「那是小時候的事。父親過世前幾年,我都沒見到他。也沒見到最後一面。」
「你父親是怎麼走的?」
「心肌梗塞,猝死。他是個工作狂,平常也不運動,不節制飲食。」
語氣雖然平穩,但仍可感覺他心中的憾恨。
「你為甚麼都沒回國?」
剛說完,我就馬上後悔。雖然這個問題在我腦海中盤旋許久,但我們已經夠熟了嗎?
「我父母感情不和睦。從小,家中的空氣常在冰點。母親患有憂鬱症,發病時,對我不理不睬。我從懂事,就計畫離家出走。父親知道我的心思,便安排讓我出國念書。」
「十八歲那年,母親因吃藥恍惚,墜樓身亡。我回國奔喪,聽到一些流言,對父親非常的不諒解,私下發誓,再也不回來了。」
「年過三十後,逐漸領悟到母親的死就是一個悲劇。那是命運的作弄,人生的無奈,慢慢也能了解父親的難處。」
「總想,哪一天一定要和父親和解。每一年都想,明年就回去。」他突然哽咽了起來。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他沒有機會和雙親言和,沒有機會和父母親道別,這不只是失去雙親的痛,這是永生的遺憾。
這是個『悲劇』兩字也還不足以形容的悲傷故事。同樣雙親俱失,他的遭遇要比我慘烈許多。一股悲傷的情緒,突然湧上心頭。我的眼淚,好像打開的水龍頭,傾瀉而出。母親過世時,我把持得很好,幾乎沒有大哭。但此時的我,似乎要把這幾年強隱忍下來的淚水,一併倒出。我不自主的抽搐起來,鼻涕也跟著流下來。
邱浩被我嚇到了,滿臉驚慌,像是沒看過女生這樣悲淒的哭過,張口又不知要說甚麼。然後,從沙發的一角,移到我身邊坐下。他遞給我桌上的衛生紙。
我看他失措的樣子,突然傷心的情緒轉移,眼淚也停了。只覺得這大叔,一定沒有哄過女生。我醒了鼻涕,擦乾眼淚,不好意思地說 :
「對不起,這麼悲傷的故事讓我想到自己的傷心事,失態了。」
他看我不哭了,似乎鬆了一口氣。我覺得有必要為這樣嚇人的舉動作點解釋。
「我母親被宣布罹癌末期,是我最難過的時候。我的閨蜜小莉一直陪著我。但我總覺得,她是同情我,但不能真正體會我的心情。為了怕母親和她擔心,我都裝得很堅強,幾乎從不在他們面前掉淚。也許是壓抑太久了。」
我開始有點語無倫次。
邱浩望著我,張口說 :
「丁小姐,我曾讀過一些報導,醫學上有證據證明,壓抑情緒容易罹癌。你能釋放壓抑的情緒是好事。你我遭遇相似,都經歷過椎心之痛,我可以感同身受。」
這話說的誠懇又窩心,我覺得我們的距離又拉近了一些。
「你可以叫我小文。」
「我就是覺得我們兩個同病相憐,沒了心防,才能如此崩潰,見笑了。」
「我很了解這種感受。過去十幾年,我從來未對任何人提過我家的事。但是那個悲涼的感覺不曾離開,慢慢累積在心胸的某處,每回想起,還是會心痛。」
他摸著自己的胸口,眼神有點模糊。我很想給他一個擁抱。
「我們來組一個情緒支援隊,當相互的心理大夫吧。你把你的情緒垃圾倒給我,我把我的倒給你,好嗎?」
我樂觀的個性又回來了,哭哭啼啼地解決不了問題的。
他露出笑容,俏皮的說,
「你這樣欽點,我能拒絕嗎?」
他又說 :「不過我的垃圾很多,可能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倒完。」
他這樣毫不遲疑地答應和我分享祕密,我想他真的有喜歡我。
「我的垃圾不多,最多大概就是寂寞吧! 媽媽生病時,我常希望有個哥哥或姐姐,能分攤強顏歡笑的時刻,也能共同承擔痛苦的決定。」
邱浩點頭如搗蒜說:
「弟弟妹妹也行。」
「媽媽走後,孤單的感覺就更嚴重。生病或遇到困難的時候,就會覺得自己特別可憐。」
雖然嘴上說得極淒涼,但我心底是輕鬆的。有個人可以說這些話,不用裝堅強,已經很好了。
「小文,既然我們要在情緒上相互支援,如果你不嫌棄,我願意當你的親人。你遇到任何困難,讓我知道,我都會在你身旁支持你。」
這人怎麼了,這麼容易就賭下自己。
「是喔,你是說,我有需要時,你都會馬上出現,義不容辭的兩肋插刀?」
我心中浮現古代小說裡,兄弟結盟,生死與共的情節。
「我會啊,像今晚。」
我兩大笑了起來。先前的悲戚一下子煙消雲散了。
送他走時,已經快半夜了。經過一晚的交流,又哭又笑的。我看著他的背影,心裏想,我們現在不只是朋友了,至少是兄弟。
2021-11-19方格子
2022-9-19修訂
未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職場打滾多年,目睹身歷許多事,令人感動,讚歎,泫泣或驚駭,我用小說形式記錄下來。
中篇小說,一個橫跨兩代的現代愛情故事。
留言9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