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與本源—上帝的性質
程真
程真

上帝與本源—上帝的性質

2022-09-22|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求真答問—得自史學家的哲學啟示》第四章 第二節
年輕人:「上帝的性質?有什麼呢?」
史學家:「其實上帝既然為至高無上,那麼上帝的性質我們當然無法盡知,不過上帝既然可以被菁英正確推理發現,那麼上帝的屬性並非全不可知,又或者說上帝的屬性也可說是上帝的定義。人在有限的生命中而有極限感就是人對上帝的依據,這絕不僅僅是寄託而已,而是對至高完美靈性的探求。而上帝既然在真理之上,所以真理的性質上帝皆有,而且是至高的、全知全能的。」
年輕人:「為什麼會比真理還多了一些特點呢?」
史學家:「因為上帝具有『位格』而真理沒有,上帝是真正主宰一切的最高存在,不被真理束縛。其實準確一點地說,真理的性質即是來自神性,所以與其說上帝是永恆的、絕對的、普遍的、完美的、至高的、至善的、全能的、無限的、唯一的、超越的,那不如說上帝就是永恆、絕對、普遍、完美、至高、至善、全能、無限、唯一、超越的本身。不過一樣和我前面所說的,如果人妄想掌握這些性質的本身,必會導致失誤,因為超越既然是超越,就是因為人無法完全理解。」
年輕人:「你說上帝是唯一的,意思是指多神信仰是錯的囉?」
史學家:「是的,上帝既然是至高無上的存在,當然是唯一的,因為上帝全知全能,不需要有其他神來幫助,所以說『眾神』根本不是神,多神教自然也是錯的,可知信神不等於信上帝。」
年輕人:「如果說上帝這麼厲害,那麼我們在提到上帝的時候,上帝應該也會知道吧?那麼人們豈不是不需要禱告了嗎?」
史學家:「你說得對,上帝全知全能,什麼都知道。那些會禱告的信徒其實只是尋求感情上的慰藉,因為上帝既然全知全能,我們就不需要禱告,可見他們其實不明白自己的禱告的只是在宣洩感情,而既然不知道禱告的真正意涵,那就不該禱告,可見禱告根本是『多此一舉』。上帝既然是造物主,人們只能將其視為知識的對象與服從的對象而不能是感情的對象,因為我們實在無法愛上帝或恨上帝。」
年輕人:「原來如此,不過真是好複雜啊,讓人不禁想問上帝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史學家:「其實單就本質而言,上帝是靈,或說是世界靈魂,而人的靈魂是上帝的『分靈』,也就是靈性或神性。因此許多宗教的終極目的或末日觀皆是『回歸神靈』,也就是『返璞歸真』,就像《舊約》〈傳道書〉所說:『正如塵土都將重歸大地,靈魂也終將返回上帝。』而在現實中的物質現象其實也常如此表現,如『落葉歸根』,所以這樣的認知也常存人心,歸宿感其實是一種靈性體會。」
年輕人:「你說到上帝是靈,那麼我想我明白你前面所說的,上帝具有『位格』的意思,就是指祂也有性格,或說是意志吧?」
史學家:「沒錯,所以說人只以真理標準來看待世事,則容易會有失望、憤怒、厭惡等負面情緒,不會有以蒼生為念的慈悲態度,要有上帝信仰方能正確認識萬事萬物的意義,以及個人使命的體認,能夠在這個不完美的世界中能夠無怨無悔地追求完美。」
年輕人:「嗯,我瞭解了。」
史學家:「不過有一點必須說明,正如我先前所說,我們只能以反向推論上帝,人們能夠有上帝是靈的認知,顯現了人們能察覺到上帝的無形本質,所以正確來說,上帝其實遠不止靈而已,因為靈不是一切。」
年輕人:「好的,我想我大概能明白你在說什麼。不過,上帝是唯一,那麼基督教是正確認知上帝的宗教嗎?」
史學家:「你問得很好,上帝的確是一神教信仰中唯一的神,而世上主要一神教有猶太教、基督教與回教,這些宗教之間有著極深的源淵,而正因為他們彼此間是如此相近,所以爭執也愈是激烈,對於上帝的探討已經到了非常精細的地步。雖然,世上的宗教其實都是錯誤的,只有靠理性的探討、靈性的啟發,才能正確認知上帝,但一神教對上帝的探索畢竟『由來已久』,的確是最值得求道者借鑑之處。」
年輕人:「你可以稍微解釋一下為什麼世上所有宗教都是錯的嗎?這個判別的標準是什麼呢?」
史學家:「超越性。」
年輕人:「超越性?」
史學家:「是的,就是超越性。超越性是判別宗教信仰真假的關鍵問題,它使深思者的思想層次更進一步,也使無知者的無知更為無所遁形。其實人均有自知之明,神既然為神,自然有其超越性,祂不可能僅僅是無法被超越的最高人類,不過人們又無法接受一個如此不親近人的神,所以只能『創造』一個超越性不強的神明代表來讓人們信奉,如耶穌、菩薩等。」
年輕人:「這意思是說,宗教徒大部分都無法正確認知超越性是什麼對吧?」
史學家:「是啊,耶穌神性的塑造,一方面顯示了教徒對超越性的肯定,但又顯示了對超越性的誤解與人性的脆弱,畢竟超越性即是因其不可跨越與無法聯繫,怎麼可能會有耶穌存在的餘地。可以說,宗教的成立與發展都有其違背超越性的成分,而既然違背了超越性,則正確的上帝信仰就無法被正確認知,可見宗教的成立就注定了它的失敗。」
年輕人:「但若說宗教都是錯誤的,那麼人們該如何信奉上帝呢?」
史學家:「上帝既然全知全能,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那又何需人們的信奉?正如我先前所說,上帝不可能是感情的對象,人們實在無法恨上帝或是愛上帝。其實正確來說,人們只要誠心求道,篤行自己的使命,那就是信奉上帝了。」
年輕人:「我明白了。現在我又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不管是耶穌也好,或是許多藝術作品也都將神刻劃成人的形象,這是不是也代表人們無法瞭解神的超越性而不得不如此創作的原因呢?」
史學家:「可以這麼說,其實上帝具有無限性,這使上帝的形象沒有定型,人們之所以將神描繪成人的形象,一方面是因為人沒有能力形容上帝的性質,另一方面就是人所能認知的最高神聖形象莫過於人自己,所以《聖經》中說上帝以其形象造人其實並非人對神的褻瀆,而是不得不為的解說。而現代神學家因為科學發現嚴重衝擊宗教經典所描繪的人性化上帝形象,轉而改用不具人格的代稱,如『無限終極』、『超越者』等,然而這其實並無必要,因為上帝全知全能,祂可為有形亦可為無形,所以表現成人又未嘗不可?執意將上帝無形化比之將上帝具象化者也只是百步與五十步的差別,因為這都有損對上帝的崇高性。」
年輕人:「對了,你說上帝全知全能,這難道沒有自相矛盾嗎?我有點不知該怎麼形容我的問題。」
史學家:「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因為這是許多人都會聯想到的問題,最有名的就是『上帝能否創造一顆自己抬不起的巨石?』這個問題。」
年輕人:「沒錯,就是像這樣的問題,好像就是說要判斷一個人說的話對不對,最基本的就是要看他的話有沒有自相矛盾。我覺得上帝既然全知全能,應該很容易違背這樣的情況吧?」
史學家:「是的,你說的就是『邏輯自洽』原則,不過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前面和你說過的話,那就是邏輯、理性雖然是人們求上進與打破迷思的最強武器,但這畢竟只適用於人間,上帝既然自高無上,那麼便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束縛祂。不過必須說明,上帝所為雖然可能『不邏輯』,但絕不『反邏輯』,而是『超邏輯』。人既有神性,則上帝其實『有跡可循』,只是以人間邏輯原則不能發現,否則上帝就不是上帝了。」
年輕人:「你這個概念前面的確說過,我想我隱約也能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我還是想知道,你剛才舉的這個巨石問題,該怎麼回答呢?」
史學家:「上帝既然全知全能,那麼當然能創造一顆祂抬不起的巨石。」
年輕人:「可是這就不是違背了祂全能這件事了嗎?上帝這麼厲害,怎麼可能抬不起一顆石頭?」
史學家:「上帝當然能抬不起一顆巨石,但祂當然也能抬起那顆巨石,總之上帝什麼都能,因為凡人都『能』抬不起一顆巨石,上帝怎麼可能不如凡人,而『不能』抬不起一顆巨石呢?或許你會說這是上帝假裝不能抬起,但假裝其實也是全能之一能。總之,這種問題其實都是白問了,因為問者在問這個問題時已經先假設上帝存在且為全知全能,所以後面舉的這個問題其實是邏輯上的矛盾,或是態度上的戲謔,實在是『不誠無物』。」
年輕人:「我瞭解了。」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程真
程真
一名致力於推廣人文史哲的商科畢業工程師。這裡將會陸續發表我幾年前寫完的一本書《求真答問—得自史學家的哲學啟示》,也會分享許多可能關於哲學、歷史、影評、日常雜談等文章。
本文發佈於
這是一個以史學家與年輕人的對話錄形式呈現真理的作品,內容將談及愛情、藝術、知識、道德、正義、真理等超越的或形上的主題,也會論及政治、法律、經濟、社會等現實問題。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