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狀告馬斯克(三之1):馬斯克的回擊
Chiaheng Seetoo
Chiaheng Seetoo

推特狀告馬斯克(三之1):馬斯克的回擊

2022-09-22|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推特提起訴訟後,馬斯克方面向德拉瓦州Court of Chancery提出的答辯與反訴,內容則更為精彩,提出了許多先前並未向媒體和投資大眾公開的資訊。
馬斯克的答辯,主要的重點圍繞在mDAU (monetizable Daily Active Users)此一數據的重要性。根據推特過去公開揭露的財務報告、年報,以及馬斯克方面簽約以後,為了確認合併協議中相關聲明與保證的正確性,索取資料的過程當中發現的問題,馬斯克主張推特在合併協議中所做的聲明與保證不實、而且阻礙資訊交流,加上這些問題可能已經構成「重大不利影響」,因此要求撤銷與推特簽署的合併協議。
馬斯克放出的,到底是推特的潛能,還是不可說的一盤爛帳?
  • 盡職調查的爭議
馬斯克方面在答辯中的說法是,為了爭取時效,合併協議簽署時,馬斯克大幅簡化了「併購前的盡職調查」工作,而信賴推特當局在合併協議裡所做出的聲明與保證。這些聲明與保證,在交易正式完成(一般通稱「交割」)當時,必須按照現況予以「更新」,業內術語稱為「bring-down」,而馬斯克方面是運用合併協議下的資訊請求權,用以確認推特在合併協議裡的聲明與保證,在交割時仍然正確無重大不實,也不會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 從MAU到mDAU
2018年以前,推特對自己使用者數量的統計,是採用MAU(Monthly Active Users,每月活躍使用者),但從2019年起改為mDAU。推特在自己的2021年度的年報中,關於mDAU的陳述,還包括:(1)推特一旦判定某一帳號為假帳號、垃圾帳號、或是惡意的機器人帳號(malicious automation),就不再將該帳號納入mDAU或其他使用者數量的統計中;(2)推特的廣告營收,取決於mDAU人數的增加、廣告價格或廣告次數,或廣告投放的點擊數;(3)「風險因子」(Risk Factors)的相關討論,反覆提到mDAU的人數成長,對於推特公司的長期財務成長與獲利,具有關鍵的影響力。因此,馬斯克的財務顧問Morgan Stanley在計算收購價格合理性的時候,是基於推特公開揭露的mDAU人數與未來收益成長的關係,得到了每股54.2元的收購價格。
馬斯克方面指出,合併協議簽約後三天,推特就更正了2020年第四季到2021年第四季的平均mDAU人數,減少的幅度約在140萬至190萬之間,因為依據推特的申報,這是更正先前重複計算的帳號數量。而這件資訊,推特在合併協議簽約前,並沒有向馬斯克的併購團隊揭露。馬斯克方面是看到推特在簽約做出的更正申報後,才開始向推特當局索取有關推特平臺使用者數量的資訊。馬斯克方面也否認推特的主張,指出5月6日雙方的會議是既定行程,討論交易後的交接工作、併購融資的協助方式,以及如何核實推特在合併協議裡的聲明與保證。
  • mDAU:從計算到判斷,全都講不清楚
5月6日的會議裡,馬斯克發現,推特當局根本無法回答與mDAU有關的基本問題,也無法回答推特究竟如何確認有多少比率的mDAU構成「可以產生營收」的帳號。推特用以「估計」假帳號/垃圾帳號數量的方式,與推特「移除」假帳號/垃圾帳號的流程並不相同,這也是馬斯克本人非常有疑慮的地方。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司徒嘉恒,美國加州律師,現任創拓國際法律事務所執行董事。曾參與國內多件跨國併購案、第一件日本公司在台灣IPO掛牌案。講話一針噴血的壞脾氣倔老頭子(英文所謂Curmudgeon)。寫作法律普及文的動機,主要是基於業界良心,自我教育,以提升識字率為己任。
本文發佈於
這份電子報的初衷是帶領讀者看懂重大財經新聞背後的法律議題,以北美地區為主,但不局限於一般人愛看的高科技巨頭或新舊獨角獸,以深入(但不一定淺出)的方式,解釋重大交易案中出現的各種縮寫,從SPAC、Going Private到毒藥丸。作者偶爾也會寫一些與企業併購無關,但絕對與商業模式有關的新聞分析。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