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在菲國工作的台灣荷官見聞分享 博弈不須和詐騙的畫上等號

2022/10/07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前言:

這篇文章已經是一個多月前完成的了,第一次自己邀稿、訪談,原先投書到獨立@天下,但在文章獲接受後的隔天,他們又寄了一封信給我,告知我因為內容、立場問題最後決定不刊登,讓我開始思考這份訪談的內容是不是頗有爭議、不夠客觀,加上研究所開學太忙碌,就一直拖到今天才決定放上方格子。
或許就單一訪談來說,內容完整性、客觀性確實是不足夠的,但我想,無論如何,我的朋友青確實真實待過此產業,他的見聞、感想是不會騙人的,因此這份內容也就一定有它的價值存在。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
前陣子,柬埔寨詐騙擄人、緬甸KK園區喪盡天良的社會新聞排山倒海,倖存者們紛紛發聲,一夕之間,東南亞、柬埔寨、博弈彷彿成了詐騙的代名詞。
博弈,無論線上或線下,在台灣法律上仍屬於違法。歷經這陣子旋風般的國人受騙至柬國詐騙風波,社會間對於博弈的觀感更進一步打折扣。出於好奇心,前幾天約訪了一位舊識,她的身分為台灣女性荷官,目前遠赴菲律賓擔任當地私場荷官,我將與她談話的內容稍作整理,希望能以我朋友親身於東南亞博弈產業工作的見聞、感想,讓大家更了解荷官、博弈產業,並盼能給予這次柬埔寨事件更多討論的面向。

荷官是個什麼樣的工作? 既然台灣不合法為何許多人趨之若鶩?

我的舊識(青),大學休學後做過餐飲、服飾各種行業,因緣際會下受訓成為台灣荷官,青已入行大概3、4年,直到今年三月飛去菲律賓之前,一直待在台灣工作。臺灣目前並無合法的實體賭場,無論在公開場合或網路賭博都會涉犯賭博罪,青直言,荷官想在台灣生存,就得面臨灰色產業的非法性和輿論性。
她告訴我,雖然台灣並不允許檯面上的博弈行為,但私底下的博弈生態仍盛行,畢竟市場有需求就有供給。「就像你常在新聞看到幾個荷官又被抓、警察破獲幾個賭場,其實很多場子警察私底下都知道,看他們要不要抓妳。」台灣的博弈圈和警界其實仍有不少勾結,社會亦正亦邪,黑白界線其實很薄弱的。青表示,她認識的荷官友人,在台灣最高紀錄被抓過9次,仍持續待在這個產業,並且過得很快樂。
談到荷官這份職務,青分享到,荷官的迷人之處就是「能做自己的老闆」。她的工作主要發德州撲克,德州撲克是國際撲克比賽正式項目之一,需要非常多技巧和經驗,因此收入和小費特別高。此外,交際手腕和情商也大大影響荷官的收入,荷官這份「完全能力制的工作」充滿可能性,只要肯努力,所得相當可觀。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
但在台灣,社會大眾對於博弈或荷官的觀感、評價都差強人意。一開始踏入這行,青也接收到一些負面、謾罵之詞,「一開始真的滿難過的,像在美、澳和菲律賓這些博弈發達的國家,社會風氣對荷官不大會有負面印象,台灣會這樣很大一部份可能源自於我們的法律和文化。」她分享,其實荷官是個相當具專業性的工作,玩家們須聽從荷官指揮以維持牌局進行,大部分玩家都很尊重荷官。
但青也坦言,博弈相較於其他產業確實更複雜,博弈圈宛如黑色染缸,接觸黃、賭、毒機率高,「身邊有不少荷官朋友染上賭癮,賭博就和吸毒一樣,這種能快速增加腦內啡幾千倍刺激感的過程,很容易試過就回不去了。」青本身有收荷官訓練生,她常告誡學生們心態的重要性,想從事這行,必須時時刻刻保持初衷,人們若從基本薪資一下子掉入月收20、30萬的生活,在價值觀、生活態度上都很容易自我迷失。

東南亞的博弈與詐騙市場的真實面貌

青透過朋友轉介,在今年4月菲律賓開放入境後,就遠赴馬尼拉的私場擔任荷官。
馬尼拉的黃昏/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
博弈在菲律賓是合法的,菲國政府更創立菲律賓娛樂與遊戲公司(PAGCOR),以監管博弈產業。菲國大型賭場富麗堂皇,青用「紙醉金迷」來形容,大型賭場牌局一晚金流能達到千萬以上,因此博弈產業是菲律賓政府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因就業保障,大型賭場只雇用本地荷官,青工作的私場環境單純許多,辦公室裡擺放上幾張賭桌就能開設牌局。
以詐騙事件而言,菲律賓相較於柬埔寨是相對安全的。青分享自己七年多前曾到訪柬埔寨自助旅遊,她表示當時金邊和西港仍相當偏僻,「完全就是鳥不生蛋的地方,連柏油路都沒有。」
約十年前,中國一帶一路計畫和柬埔寨互通合作,柬埔寨國內唯一深水港西哈努克港,成為國內經濟特區發展重點,投資、就業機會紛紛湧入,加上柬國沒有禁止博弈,許多賭場紛紛進駐,幾年前,柬國政府因擔心該地黃、賭、毒風氣盛行,才開始禁止網上賭博業務,導致西港一帶的博弈蕭條了幾年,許多公司藉此轉型從事詐騙。
青向我說到,她猜測近兩年因疫情的緣故,大大衝擊了柬埔寨和東南亞各國的經濟,因此當地政府可能為此默許詐騙和博弈回流,她談到,博弈和詐騙帶來的金流真的很可觀,確實對於經濟弱勢的東南亞很有幫助。
青在發牌時,常聽中國商人們閒聊,因此獲得許多消息。柬埔寨和緬甸的詐騙手法沒人性是事實,以詐騙業而言,菲律賓比柬埔寨安全,而柬埔寨又比緬甸安全,這是一條巨型生態鏈,她分享到,通常最初受騙者會先進入較有良心的公司,進去後先正常做(詐騙),假如想離開則須付一筆可能50萬台幣的費用,若付不出這筆錢或業績太差,那公司極大可能將你賣至下一間公司,但很多人有所不知,通常被轉賣後的公司素質會更差,於是很多人就從良心公司一路到黑心、沒人性的公司,轉賣最後會到緬甸KK園區,KK園是東南亞詐騙園區的終點站,在黑暗企業生態中最沒用的人通常會淪落到那裡。
青表示,確實也有很多工作能力好的人在詐騙業中賺到多桶金,而詐騙業和各行各業一樣也相當現實,能力差的員工下場令人擔憂,但那些沒人權的處置作法當然不予苟同。

面對片面與誇示的說詞 其實我們不一定要全盤接收

青自己也看了許多柬埔寨的新聞和各種觀點,她說:「我還是覺得人們要有基本的媒體識讀能力,當然賣人與詐騙是真的,可是不是全部的事實,政府說有幾千人被騙來東南亞,但很多人根本是知道自己要來做詐騙的,甚至自願來的。」就像上述提及,因從事詐騙而收入翻倍的案例仍存在,她也直言,到東南亞工作,確實也提供了社會底層的人們一個翻身的機會。
柬埔寨繁華一隅/圖片來源: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20810/2313035.htm 
青苦笑著說,自從柬埔寨新聞鬧大後,她的社群媒體上不時出現關心或謾罵的訊息,「上次有人回覆我社群,問我你還好嗎?有事傳個笑臉,我想說我都來菲律賓那麼久了,有事早就有事了好嗎!新聞出來後一堆人才跑來問我。」青原本規劃不久後想前往柬埔寨賭場換個環境,但因此事正值風頭浪尖,也只能暫且作罷。
此外,據青的圈內消息,有些現身說法、分享親身經歷的倖存者,闡述的受害過程其實頗具爭議。受害者有些誇大或爭議性的說詞,容易在新聞不斷放送下深植人心,而媒體或是大眾都很可能視消息來源為全部的事實,在惶恐、驚訝之際,疏忽了獨立思考、參考多元觀點的能力與重要性。
對於這波國人於東南亞受害事件,除了震驚、警惕外,也考驗社會大眾的識讀能力以及新聞媒體的專業性。面對重大的社會事件,新聞應是扮演補足事件知識、細節以及教育的角色,而人們也應當用更理性的視角、心態去討論事件,如此一來,才能真正讓這些受害者們的經歷、新聞的價值更具體地成為改善、教育社會的功能,而不僅僅只是一個過眼雲煙的新聞焦點。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It's Carol | 觀點 | 評論
It's Carol | 觀點 | 評論
一個熱愛傳播媒體與文字的大四生。 一些時事評議、一些生活雜記。 . NSYSU校園記者🖋/ NYCU 傳科研究生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