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07 以主之名,妳的身體只可獻給我

***********************************
╬ 聖女新娘這部小說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
在龍門客棧被讀者網友狄慕森指出這部作品的缺陷,就是開頭幾篇的角色不
 突出……我無話可說,真是評論的一針見血……
 其實我也早有這種感覺,會這樣是因為我一直無法確定"修女們"這角色的定位
 和故事中的地位……
 總之我會繼續努力的!

 最後一件事,其實各位應該都看的出來,這部作品每篇的字數都不在少數,
 絕不像其他作品那樣每篇都只貼個幾百字或幾千字就交差的那種,真的是我
 拼命榨出工作閒餘的時間,加上每天下班後晚上五個小時左右的空閒時間,
 才貼的出
 因此真的希望各位不吝於鼓勵與支持,並給予意見與建議,我才能有更多力
 氣繼續走下去,寫出更多東西給各位,謝謝
***********************************
= 聖女新娘 07 以主之名,妳的身體只可獻給我 = V1.03
有一個孩子,她並沒有姓,只有名,因為沒有人知道她的父母是誰,又為什
麼在下著大雨的夜晚將她拋棄在教堂屋簷下。
或許他們是養不起這個孩子,所以才狠心拋棄她;也或許這根本就不是他們
想要的孩子,所以才決定將她交給主耶穌。
沒有人知道這孩子在雨中待多久,也沒有人知道她在雨中脆弱無助的哭了多
久,唯一知道的只有她因受寒而不住發抖的小小身體開始變白、發紫、即將失去
生命所有溫度。
教堂內,修女們聚集在大廳中,正進行每日最終的晚祈禱,求主的寬恕,求
神的原諒,以洗淨一日的罪惡;忽然間,一名四十歲的微胖修女抬起頭,轉頭看
著半掩窗外,持續飄搖灑落的大雨。
她開口:「好像……有什麼聲音……」並緩慢轉頭側耳尋覓著。
修女們都抬起頭,望著這名修女:「麗麗?」
又經過數十秒的沉默,一個瑩光亮點緩緩飄進來,飄進神的殿堂,飄上主的
十字架上。
那是螢火蟲,正散發著柔和的光芒,溫暖又明亮。
她們看著這亮點,看著這亮點再度飛起,緩緩飄進修女之間,然後再度飄向
窗外。
這一刻,所有人都聽見了……
麗麗修女再度開口:「嬰兒的哭聲?」
修女們立刻從座位上站起來,循著哭聲找去,終於在大門旁半掩窗戶的屋簷
下,看見哭泣、溼透又虛弱無助的孩子。
嬰孩身上依然停著螢火蟲與牠身上的那點光芒,沒有離去,彷彿將永遠守護
著這孩子,以自身光芒溫暖她,守護她直到永遠,直到自己微薄生命之火終於然
盡的那一刻……
牠盡了自己被天父交付的任務,讓另一個生命得以繼續下去,天國的大門必
為牠所開,天所垂憐。
冒著雨,修女們趕緊跑到這名嬰兒身邊,
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
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
憐恤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
修女們得此孩子,相信她是天父降下的孩子,自此,此教堂,此教園,便成
為她的家,成為她唯一的依靠。
修女們讓這孤苦無依的孩子歇息在此,以牛乳哺育她,以愛看護她,以神的
名照耀她,讓她平安成長。
數個夜晚過去,一個修女給予一個名,這個孩子還是沒有定名;某夜,當麗
麗修女抱著她,逗弄她,忽然想起那晚所見的引導光芒,終於予她一個眾人允可
之名:「妳的名字就叫瑩子。希望妳長大後能為無助的世人帶來更多光芒,帶來
更多希望,成為黑暗中的指引。」
於是瑩子在麗麗修女懷中天真無邪的笑了……
每日、每日,修女們總是將瑩子抱在懷裡,以愛看護,帶她到耶和華與主耶
穌殿裡接受行拜禮,聆聽她的天父和主耶穌留下的言語。
「瑩子,不要忘記神的法則;妳心要謹守天父的誡命;因為祂必將長
   久的日子,生命的年數與平安,加給妳。
   不可使慈愛、誠實離開妳,要繫在妳頸項上,刻在妳心版上。這樣
   妳必在神和世人眼前蒙恩寵,有聰明……           」
在黃昏,或晚上,或半夜,或黑暗之中,修女們總是將瑩子抱在懷裡,以愛
看護,輕聲細語,醇醇教誨。
「瑩子,要謹守天父的誡命,常繫在妳心上,挂在妳項裡。妳行走,
   祂必引導妳;妳躺臥,祂必保守妳;妳睡醒,祂必與妳談論。因為
   妳必從主耶和華那裡聽見,必當側耳傾聽,留心聆聽。     」
黑夜過去,日子過去,月朔過去,安息日過去,歲月如雲過去,如流水過去,
如風前的糠過去,瑩子終得獨自站立於地,邁開搖晃腳步,微笑著向母親們高大
溫暖的身影走去。
修女們接抱住她,淚流滿面,喜悅開口。
「瑩子,妳的腳步必被耶和華立定;妳的道路,耶和華也喜愛。妳必
   追隨祂的步履,謹守祂的道,並不偏離。           」
黑夜過去,日子過去,月朔過去,安息日過去,歲月如雲過去,如流水過去,
如風前的糠過去,瑩子終得張口說出第一句話:「媽媽……媽媽……」
她的母親們流出喜悅的淚,抱著她,醇醇教誨:
「妳從天父處得言語,不誇口說驕傲的話,也不要道出狂妄的言語;
   因妳的言語必用以扶助那將要跌倒的人;必又使軟弱的膝穩固。 」
她依然微笑喊著:「媽媽……媽媽……」
「妳的言語要發出心中所存的正直,妳口要說智慧的言語;妳所知
   道的,妳心要想通達的道理,嘴唇要誠實地說出,使妳的民永走
   智慧的道,行正直的路,腳步不致狹窄,也不致跌倒。因為正直
   言語的力量何其大!                    」
「媽媽……媽媽……」
她們終於將瑩子緊抱在懷裡,流著淚喜極而泣……
瑩子一日日長大,純真又美麗,未曾沾染世俗之氣,未曾經歷世俗之惡,好
幾年的時間,瑩子最常望見到的,就是修女媽媽們穿的潔淨修女服。
她目所閱,都是主的話語。
她耳所聞,都是主的話語。
這間教堂與主的話語就是瑩子唯一認識的世界,再無其他。
乖巧的她對外面世界未曾起過任何興趣,只想留在媽媽們身邊,幫助她們,
一心服事主。
甚至當修女媽媽們溫柔問她:「瑩子啊,妳長大後想做什麼?」
瑩子總是以清純的口微笑道出:「我想和媽媽們一樣。」
當教堂舉辦婚禮祝福新人,晚上修女媽媽們微笑問她:「瑩子長大後想不想
成為美麗的新娘子?」
瑩子依然以清純的聲音告知:「我只想和媽媽們一樣溫柔又美麗。」
直到她成長為女人第一次來潮那日,她驚恐的不知自己身體發生了什麼事,
拿著沾染血跡的衣褲哭著跑向母親們。
「天父說過,這是婦人的血源……」她們溫馨微笑看著初長成的女兒,「瑩
子啊,這表示妳已經得以生兒育女,得以為人妻母,有自己的家庭。」
這是唯一一次,瑩子在母親們面前流淚抗拒:「我不要!我要永遠在這裡,
我要跟媽媽一樣成為修女幫助人!我絕不要結婚!」
因此她終於下定決心此生將身心奉獻給天主,成為和媽媽們一樣的修女,更
在主的十字架前立約……
她是純潔的,她相信人心本善,她相信世界單純,她相信世界都是白色,黑
色也可以被完全漂白,甚至對人起誓立約都毫不猶豫懷疑。
能得到到如此清純女孩的身體,就是身為血族的我都會忍不住大喊:「哈利
路亞!讚美天主~~~我們之間如有什麼恩怨,此刻全都扯平了!」
但塔克那傢伙卻在我離開他房間後,中氣十足大喊:「我無能阻止你!不過
天主早晚還是會給你天譴!聽到沒?!你這摧殘堅貞少女的暗夜狂魔!」而吵醒
幾位原本在房內睡的香甜的年輕人,打開門好奇探看情況。
什麼態度啊?
還摧殘堅貞少女咧?
說的我好像偷香客,打算來個近水樓臺……
我可是光明正大的紳士,貴公子中的貴公子,要咬也絕對會光明正大咬下。
再說塔克主教能拒絕我要求他保留住教堂的要求嗎?
他當然可以。問題是他終究沒有拒絕我的要求……
他一定認為答應我的要求是唯一的選擇,尤其是我說如果他不答應或作出任
何妨礙我的事,就要把這整個教區玩到雞飛狗跳、人心惶惶後……
是的,他是名有膽子、骨氣與堅定信仰的男人,但絕對也是名懂得好好盤算
利害關係的男人。
雖然我以前從沒到處搞破壞的紀錄,卻很明顯他不敢賭這一把,寧願相信我
會真的幹出種種壞事而答應不動約瑟伯夫教堂,尤其是他知道瑩子為這件事親自
在主前立約起誓,永不可毀壞。
他還是可以不計手段從我手中保住瑩子啦,但更明顯的,此刻他一定覺得這
個教區的平靜比起瑩子更重要,想來個兩害取其輕,才會當下願意犧牲瑩子這名
虔誠的孤兒。
難怪他能越爬越高,畢竟位置坐越大的人,行事得越小心才行。
不過我相信骨子裡終究是名神職人員的他,在這件事上還是會有罪惡感,並
將因此失眠好幾晚……嘿嘿嘿……
當我回到家,已是太陽將升起之時,因此我只能寄望於夜晚的再度臨至,暫
時歇息,相信小可愛會幫我照顧好瑩子。
待至太陽一下山,我趕緊再來到約瑟伯夫教堂,遠遠就看到佈道大廳裡面燈
火通明,但又很安靜的樣子。
怎麼?終於有哪名修女忽然蒙主寵招而正在辦喪禮哀悼嗎?我想也早該發生
了啦……
我打開大門踏進去,沒有看見白蠟燭和棺材之類的東西,而是修女們成圓形
圍在一張桌子前,雙手合握在胸前低頭嚴肅的閉目祈禱。
祈禱就算了,桌上竟還擺著一個蛋糕盒……
真沒人性,同伴死了還買蛋糕,打算慶祝嗎?八成是想到少了一張嘴,每個
人就可以多吃一點吧?
我清算一下戶口,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個小矮人竟然一隻都不少……或者該
說是七個老矮人?
不過……嗯……都沒有被抬去種啊……忽然我的心抽痛一下,該不會是我不
在的這段時間瑩子被那紅眼過客抓去種吧?!
我趕緊探頭,終於發現依然穿著水手服的瑩子還活好好的,小可愛也坐在瑩
子身邊纏著她一起祈禱,只是因為我的視線被一名修女擋著才會沒發現她倆。
那麼八成是塔克主教今天就先我一步通知她們說不拆教堂了,才會買蛋糕想
跟我一起慶祝吧?
這時終於有修女姥姥抬起頭注意到我的存在,趕緊告訴其她修女們,一起從
位置上站起來叫著我的名字,熱情歡迎我的到來。
瑩子滿臉微笑看著我說:「阿爾卡德先生!我們正為了感謝你為我們所作的
一切而為你祈禱中,正在想著希望你能趕快來,沒想到你就真的來了……」
我關上教堂大門,稍微彎腰對她們致上貴族式的行禮:「為我祝福?能得到
瑩子小姐妳的祝福,這可真是榮幸。」
小可愛看到我,也放開瑩子的手,張開雙手高興向我跑來。
我蹲下身讓她抱住:「有沒有乖乖的?」
她抱著我像貓一樣撒嬌:「人家有保護好瑩子姊姊喔~~~而且姊姊的學校
好有趣喔~~~」
瑩子和修女們也微笑向我走來圍著,尤其是瑩子,她站在我面前很高興的叫
著我的名字:「阿爾卡德先生。」
我放開小可愛站起來:「叫我阿爾卡德就好。」
她高興又有點媔腆說著:「是的。」
瑩子本來開口又想說些什麼,我立刻要她安靜,「噓~讓我用超能力,」並
擺出好像正在施展超能力的樣子,將雙手對著瑩子想逗她,「……我看到了……
我看到今天塔克主教跟妳們說……說本教堂不必拆掉了?」
瑩子笑著點頭,高興回應我:「是的!」
我以早知如此的態度與微笑告訴她:「看吧,千萬不要當小信的人。而且看
小姐妳這麼喜悅的樣子,果然聖經寫的沒錯,有好消息從遠方來,就如拿涼水給
口渴的人喝,才能得到小姐妳的祝福。」
瑩子看著我,露出極度感激的笑容,久久無法自己:「我就知道阿爾卡德你
是我們的天使……」然後她就要深深的對我彎腰跟我道謝,被我阻止了。
我展露貴族式笑容把話說的很好聽:「瑩子小姐,請不要這樣,身為紳士怎
麼可以看見美麗少女有難,卻又不伸出援手?」
就在我這樣說完,那七名老修女又開始此起彼落的感謝起我……
我微笑看著她們點頭回禮,實際上心中在幹焦:『我說的美麗少女是瑩子,
妳們這些妖姥在插花爽個什麼勁?晚了五十年吧?』
這時那名胖胖很有福氣的麗麗修女說著:「塔克主教剛過中午就打電話來,
告訴我們他決定不拆除這間教堂,而這一切都是阿爾卡德先生你為我們關說的關
係。」
我回答她們:「因為剛好跟塔克有點交情,而且也想起很久沒拜訪他,才能
這麼順利的幫各位這個忙。」
她們又開始感謝起我,並且麗麗修女說著:「不論如何,我們買了一個奶油
蛋糕,請阿爾卡德先生務必加入我們為您舉辦的這個感謝會與慶祝會!」
「不---」我開口要拒絕她的邀請,只想早點讓瑩子實行她的約定,但因
為修女們一直熱情邀請我,甚至瑩子她也一直跟我說:「請阿爾卡德一定要加入
我們……」
於是,無法破壞這種氣氛與要求的我只好看著正纏著我抱住大腿的小可愛,
微笑嘆口氣:「走吧,吃蛋糕。」
小可愛也在這時撒嬌裝可愛,放開我的大腿跑過去再纏著瑩子抱住她:「姊
姊抱抱~~~」
我看著瑩子也蹲下來抱著小可愛,於是對她說:「瑩子小姐,希望小可愛沒
有帶給妳太多麻煩。」
「完全沒有,她真的好可愛,我們學校的同學和老師們也都很喜歡她呢。」
然後又緊緊抱住她,親密的臉頰貼臉頰,讓小可愛發出開心的笑聲。
這當然,除非妳的同學們也是在教堂長大的心智堅定者,否則凡人有誰抵擋
的住小可愛的魅力?更不用說如果她真的發威的話……
我跟修女們向椅子走去,當然一直聞到瑩子散發出的自然清純的芳香……雖
然是真的很希望能早點咬到她,但又想到反正都忍這個久了,也不用在意再等個
幾小時,還是再耐心等到她真正獨處時再提出要求吧……
沒有多久,大家都圍著桌子坐在椅子上,瑩子更是坐在我旁邊,我們中間夾
著小可愛……當然小可愛一直纏著她。
麗麗修女在我對面的位置上站起來,開始切蛋糕,並將切好的蛋糕裝在具有
天使圖樣的白色圓盤中分發給大家。
因為這段時間都沒有人說話,於是我看著她,發現她總是笑容滿面的樣子,
決定當她是七個老矮人中的『開心果』。
然後看著下一位,最老的那名修女,看她滿臉皺紋還皮膚下垂,甚至也不知
道眼睛到底有沒有張開,就叫她『瞌睡蟲』……只是希望她不要哪天睡一睡就真
的蒙主寵招,一睡不醒。
再下一位,眼鏡戴的超大超花,看起來好像已經在她有限的可悲生命中啃過
不少書的樣子,就叫她……
忽然間被小可愛纏住抱著撒嬌的瑩子叫了我:「阿爾卡德?」
我看著她:「是的?」
瑩子很不好意思的低著頭:「其實……有件事我可能必須跟你道歉……」
我有點訝異的閉上嘴,到底是什麼事啊?好像很嚴重的樣子?
這時那七隻老矮人也停下動作,很好奇瑩子到底會有什麼需要對我這大恩人
道歉的事而瞪著她看。
「昨天你不是要我遵守條件,不能跟媽媽們說你要幫我們的忙嗎?」
我回答她:「是的?」
那名麗麗修女這才像是鬆一口氣的露出微笑,然後繼續一邊切蛋糕一邊跟我
說:「其實是瑩子這孩子不會說謊啦,又是我們姊妹一手帶大的,心中想些什麼
一看就知道,所以昨天晚上你留下小可愛回去後,我們就問過她,也很快就猜到
答案,她根本就不必告訴我們。」
瑩子再跟我道歉:「對不起……」
我迅速就情況作一番沙盤推演,確定應該是不會有問題,要是有問題的話她
們也不會這麼客氣,就友善回答她:「沒關係啦,反正這間教堂保住了,不是皆
大歡喜嗎?」
瑩子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以毫無掩飾的真誠微笑看著我:「謝謝。」
於是我接過麗麗修女端過來的蛋糕,低頭問小可愛:「想吃嗎?」
「想~~~!」
我再問她:「要吃嗎?」
小可愛口水都快流出來:「要~~~!」
於是我拿起銀叉,弄起一塊蛋糕伸到小可愛面前,她也馬上張開嘴很滿足的
就要咬下去,但我故意捉弄她的趕緊移開叉子,讓她咬個空。
就這樣經過幾次,小可愛發現我只想抓弄她,終於淚眼汪汪的看著我,就像
水藍雙瞳旁的眼淚就要滾下來一樣:「~~~~~~!!!!!!!」
修女們全笑了出來,當然不忘疼惜的說:「真是可憐又可愛的孩子~~~」
於是瑩子用自己的叉子挖起蛋糕:「好可憐,被欺負了,吃姊姊的吧。」
當然小可愛一口就咬下,然後露出高興又幸福的表情,當然我也不再整她的
餵她吃蛋糕,一塊塊的餵她……
忽然麗麗修女開口:「說真的,我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中午的電話裡,
塔克主教他先是說他認為我們希望保留住這間教堂是對的,但最後又沒由的忽然
說不論發生什麼事,都要我們自己承受?說這是我們為了留住教堂必須付出的代
價?」
瞌睡蟲修女張開乾扁的雙唇,好像很懂的樣子說著:「我不是說過了,可能
是怕梵蒂岡教廷知道計劃臨時改變,怪罪下來吧?」
我在心中吐嘈她:妳確定妳很清醒,不是在說夢話嗎?地區性的改建與否關
教廷什麼事啊?虧妳當了一輩子的修女……
果然還是戴眼鏡的智慧修女以冷靜的語氣說出有道理的話:「但這樣也不對
啊,這本來就不該歸教廷那邊管轄……」
於是這七隻老矮人們圍著我就討論起來。
不過我猜她們的目的一定是希望我能忽然插嘴告訴她們答案吧,畢竟我都做
這麼多了她們也不好意思問我;只是很可惜的,我一點都不想告訴她們我跟塔克
的交談內容,只是繼續餵著小可愛。
至少我也因此發現:原來如此,塔克也算是正式放棄這間被我盯上的教堂了
啊……要這群修女自己承受代價,就是要她們自己面對我這吸血族貴公子吧?可
能他也認為反正這群老修女沒啥前途也活不久……
這樣說起來,其實那傢伙還頂狠的,該壯士斷腕時還真一點都不猶豫……有
前途,這頭牛一定有前途,有魄力又有頭腦與決心,看來再過個十來年,教宗就
得換他當了。
想著想著,我又餵了小可愛一塊蛋糕,並且她還跪在我腳邊,雙手搭在我膝
蓋上抬頭,露出櫻桃小嘴邊沾到的奶油,很滿足的微笑:「好好吃喔~~~」
我也露出微笑。
瑩子見到也笑著抽過一張衛生紙伸過來,很溫柔跟她說:「嘴巴旁沾到了,
姊姊幫妳擦乾淨。」
修女們也看著瑩子幫小可愛擦奶油的樣子,並露出溫馨的微笑,我注意到,
她們好像看到未來瑩子在幫自己孩子擦嘴的樣子……
我想她們應該多少還是不希望瑩子也踏上修女這條艱辛又孤獨的不歸路,而
能有一個幸福的人生與家庭吧?
雖然我不是人類,但這一百年來還是在人類的世界中看了不少,知道世間不
會有多少父母願意看到自己的兒女在漫長的時間裡孤寂而終,都能有個可以互相
照護的伴侶,一起渡過這一生,讓父母知道如果身為長輩的他們都離開了,孩子
們還是能過的很好……
這就是人類的多愁善感……
也或許可以說是壽命短促人類的悲哀……
說到這,我看著正乖乖讓瑩子擦嘴的小可愛,一百年來她一直維持這種外表
與天真的心性,完全脫離人類的生死,沒有絲毫成長,這樣對她公平嗎?又對她
是好事嗎?
雖然我從沒有虧待與虐待過她,總是聽任她有求必應,但我這樣就真的算是
一名好主人嗎?
就算她極有可能無法活到成年,我還是從人類之中帶她離開,完全剝奪她成
長的權利,剝奪她像平凡人類一樣擁有自己家庭的幸福,剝奪她在子孫環繞中斷
氣而終的可能命運……這樣我是好主人嗎?
我從沒跟家鄉的父母談過這問題,因為當時的我還沒有奴隸,只認為爸媽他
們擁有各自的奴隸是很天經地義的事,接受他們的服侍,從不過問……現在,當
我擁有自己的奴隸,終於深深瞭解"半死人"這句話背後深藏的意思,有時我看著
小可愛真的會不由自主的想起這問題。
不過呢,現在我可不是跟她們一起多愁善感的時候,我是為了瑩子而來的,
看這溫馨的情況實在是覺得如果我不主動出擊的話,可能今天又咬不到她,於是
又思考了好一會,把前因後果在心中整個好好的沙盤一次,決定現在就開口向瑩
子要求她欠我的。
我看著她:「那麼,瑩子小姐。」
她轉頭看著我:「是的?」
我以嚴肅的表情跟她說:「該是時候請妳履行誓約了。」
我才剛說完,修女們的聲音此起彼落的說著:「不論阿爾卡德先生有什麼樣
的要求,我們都一定辦到!」
我很客氣的謝絕:「謝謝各位修女的好意,可惜這件誓約只有瑩子才幫的上
忙。」
廢話,不然我要妳們作啥?喝陳年排骨湯順便啃骨頭?我可不想冒胃穿孔的
風險……
瑩子以柔順的動作將手貼在自己胸口,嚴肅開口問我:「那麼阿爾卡德要求
我辦到的誓約是……?」
「這個啊,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能到隔壁房間或其他地方私下跟瑩子
小姐妳說。」
瑩子依然天真不解的看著我:「為什麼?」
「其實這是私人的請求,不太方便公諸於世……」
聽我這樣說,瑩子很明顯的陷入猶豫中,但那七隻老矮人果然薑是老的辣,
比較難纏,可能是怕我真的會提出什麼刁難瑩子的要求,或是塔克主教在電話中
的談話讓她們察覺到什麼……
因此想必她們也希望在必要時可以幫瑩子解套,就趕緊跟我說:「請阿爾卡
德先生放心,我們除了立誓服事主,也立誓會保守所有請求我們協助的人的個
人秘密。」
我非常為難的說:「但這個私人秘密真的有點……」
她們又非常熱心的開口:「您幫我們這麼多,請務必也讓我們回報你吧。畢
竟我們不能也不該成為主耶穌口中無義又無信的人,平白承受您的恩惠。」
並且說完後這七隻老矮人又互相看著對方說:「是吧?」「沒錯!」「主基
督必與我們同在!」……好像她們看我保住教堂後,就也認為沒有事是她們辦不
到的。
「好吧,各位修女是真的想聽嗎?雖然妳們終究一點忙都幫不上,也無能為
力就是。」而且就是妳們聽完要求後打算用武力反抗,也不會是我的對手。
但她們依然認為世間沒有她們應付不來的問題,加上八成認為我說不會提出
犯罪的要求,就以為我的問題再怎麼大也不會有什麼大不了的陸續點頭。
我瞪著眼前這七隻老矮人,先是微笑,然後揚揚眉頭:算了,反正是妳們堅
持想聽的,到時心臟受不了打擊而出事我可不負責收屍。
於是我乾脆的回頭繼續看著瑩子,相信長痛不如短痛:「也好,我就在這裡
向瑩子小姐妳提出要求吧。」
瑩子回應我的話:「是的。」
「瑩子小姐,我要妳完全清純乾淨的處女身體,立約過的妳不能說不。」
忽然間,原本熱鬧並期待我說出請求的佈道大廳內一片安靜,彷彿連呼吸聲
都聽的到。
經過近十秒,瑩子才保持笑容的眨眨眼,然後才納悶的又問我,好像是希望
自己聽錯:「……對不起?你說……」
於是我更露骨直接再說一次:「我要妳今晚開始就將自己的處女身體獻給我
一個人,不可獻給其他人,尤其是男人,任誰都不能再碰妳……這就是我要妳完
全遵守的誓約內容。」
對吧?這不是要妳犯法傷人作壞事的要求,只要妳獻出自己的身體給我,多
簡單啊?
但她的笑容與表情完全僵住,只是看著我眨眼。
她身後那群修女媽媽們也一樣。
甚至年紀最老的那隻瞌睡蟲矮人,就像是抓不住手中的蛋糕叉子,清脆一聲
鐺的讓叉子躺回盤子上,並微張乾裂的嘴望著我:「…………」
我相信,我提出的這要求,一定遠遠在她們的料想之外吧?
我沒有看她們,只是低頭再餵小可愛一塊蛋糕,並露出微笑。
反正這是妳們自找的,希望妳們不會心臟麻痺……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個人生活紀錄,網誌,隨筆,幹話,亂掰,自創小說,隨心所意發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95
美術館變身超療癒雞舍!丹麥方舟現代博物館可愛又吸睛的互動展覽藝術品不是每個都是「禁止觸摸」,來看這件有趣的藝術作品,一秒把美術館變成養雞場(?)
Thumbnail
「方舟」推理小說-電車難題的題中題《方舟》是一本引人入勝的推理小說,情節扣人心絃,閱讀完後讓人回味無窮。本文分享了《方舟》的閱讀心得,以及對故事情節和人物設定的評價。
Thumbnail
方舟 – 只有自己可以救贖自己方舟 – 只有自己可以救贖自己 By 夕木春央 譯者:鍾雨璇 獨步文化出版   用了搭高鐵回家的一個半小時 剛剛好看完 因為最精彩的是結局 所以盡量不提到太多 否則不像以往談的書 可能真的會“大大”影響閱讀的驚喜
Thumbnail
發佈在
書宅
2024-04-27
1
《方舟》:誰該犧牲性命拯救別人因為被《方舟》的故事設定吸引,所以一直心急想看這本小說,結局確實有被衝擊到,可惜中段不夠緊湊,說不上是頂級的推理小說,不過讀後卻一直被纏繞心神,讓人思考了很多,後勁強勁。 《方舟》是很本格的推理小說,暴風雨山莊式的推理小說就是一群人被困在同一個地方無法離開,被困者一個一個被殺,而倖存者則努力找出兇
Thumbnail
2024-04-11
5
好棒,三點了!像派大星一樣當機立斷|《論生命之短暫》書評(方舟出版)很榮幸這次與方舟出版合作,發表關於斯多葛主義哲學家塞內卡的文章《論生命之短暫》。本篇先介紹同一本著作於兩家出版社的主要差異,再簡述方舟提供的試讀版《論生命之短暫》心得,提供各位讀者做參考。
Thumbnail
2023-09-06
3
方舟投資(ARK)2021 Q3 持股變化,多數持股皆是負報酬在 2020 年,以旗下 ARKK ETF 創下 148% 報酬率的方舟投資(ARK Invest),在 Q3 (7/1 - 9/30)表現為 -14.42%(S&P 500 同期表現為 -0.29%) 這篇來看看 ARK 在 Q3 的持股變化
Thumbnail
2021-12-26
4
【明日方舟】角色職業定位介紹-先鋒篇《前言》   這類型算是塔防的一切基礎吧,套用到別的塔防可能會是水晶、陽光、錢等,能夠產出資源的大概就算這類,到了方舟就成了先鋒,功能基本相同,增加部屬費用,屬於戰鬥的開場用的幹員,到戰鬥的中後期會漸漸更換成其他定位,但其他定位可以替換改變,唯獨先鋒無可取代,畢竟只有他會生產部屬費用。
【明日方舟】角色職業定位介紹-近衛篇《前言》   昨天那篇重裝篇沒想到有人看,真讓我驚訝,重裝篇打完了,接下來該來個重頭戲,近衛篇,方舟最強分類,明日方舟別稱「近衛方舟」,可以幾乎只靠近衛囊括所有功能,可對空,對大量敵人,對強大敵人,通通都有,感覺就是路上的戰鬥幹員都被歸類到這邊,有種懶得分更多分類的感覺。
【明日方舟】角色職業定位介紹-重裝篇《前言》   這是我在本站的第一篇文章,其實閒來無事,想說分享一些自己所認知的事物,但我常接觸的只有自己常玩的遊戲而已,所以我就只好從我有玩的遊戲中最有分享價值的角色定位來當作第一篇文章,但以下內容純屬我個人觀點,不代表絕對正確,每個人對每個定位都有自己的想法,這篇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95
美術館變身超療癒雞舍!丹麥方舟現代博物館可愛又吸睛的互動展覽藝術品不是每個都是「禁止觸摸」,來看這件有趣的藝術作品,一秒把美術館變成養雞場(?)
Thumbnail
「方舟」推理小說-電車難題的題中題《方舟》是一本引人入勝的推理小說,情節扣人心絃,閱讀完後讓人回味無窮。本文分享了《方舟》的閱讀心得,以及對故事情節和人物設定的評價。
Thumbnail
方舟 – 只有自己可以救贖自己方舟 – 只有自己可以救贖自己 By 夕木春央 譯者:鍾雨璇 獨步文化出版   用了搭高鐵回家的一個半小時 剛剛好看完 因為最精彩的是結局 所以盡量不提到太多 否則不像以往談的書 可能真的會“大大”影響閱讀的驚喜
Thumbnail
發佈在
書宅
2024-04-27
1
《方舟》:誰該犧牲性命拯救別人因為被《方舟》的故事設定吸引,所以一直心急想看這本小說,結局確實有被衝擊到,可惜中段不夠緊湊,說不上是頂級的推理小說,不過讀後卻一直被纏繞心神,讓人思考了很多,後勁強勁。 《方舟》是很本格的推理小說,暴風雨山莊式的推理小說就是一群人被困在同一個地方無法離開,被困者一個一個被殺,而倖存者則努力找出兇
Thumbnail
2024-04-11
5
好棒,三點了!像派大星一樣當機立斷|《論生命之短暫》書評(方舟出版)很榮幸這次與方舟出版合作,發表關於斯多葛主義哲學家塞內卡的文章《論生命之短暫》。本篇先介紹同一本著作於兩家出版社的主要差異,再簡述方舟提供的試讀版《論生命之短暫》心得,提供各位讀者做參考。
Thumbnail
2023-09-06
3
方舟投資(ARK)2021 Q3 持股變化,多數持股皆是負報酬在 2020 年,以旗下 ARKK ETF 創下 148% 報酬率的方舟投資(ARK Invest),在 Q3 (7/1 - 9/30)表現為 -14.42%(S&P 500 同期表現為 -0.29%) 這篇來看看 ARK 在 Q3 的持股變化
Thumbnail
2021-12-26
4
【明日方舟】角色職業定位介紹-先鋒篇《前言》   這類型算是塔防的一切基礎吧,套用到別的塔防可能會是水晶、陽光、錢等,能夠產出資源的大概就算這類,到了方舟就成了先鋒,功能基本相同,增加部屬費用,屬於戰鬥的開場用的幹員,到戰鬥的中後期會漸漸更換成其他定位,但其他定位可以替換改變,唯獨先鋒無可取代,畢竟只有他會生產部屬費用。
【明日方舟】角色職業定位介紹-近衛篇《前言》   昨天那篇重裝篇沒想到有人看,真讓我驚訝,重裝篇打完了,接下來該來個重頭戲,近衛篇,方舟最強分類,明日方舟別稱「近衛方舟」,可以幾乎只靠近衛囊括所有功能,可對空,對大量敵人,對強大敵人,通通都有,感覺就是路上的戰鬥幹員都被歸類到這邊,有種懶得分更多分類的感覺。
【明日方舟】角色職業定位介紹-重裝篇《前言》   這是我在本站的第一篇文章,其實閒來無事,想說分享一些自己所認知的事物,但我常接觸的只有自己常玩的遊戲而已,所以我就只好從我有玩的遊戲中最有分享價值的角色定位來當作第一篇文章,但以下內容純屬我個人觀點,不代表絕對正確,每個人對每個定位都有自己的想法,這篇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