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_漫步西螺老街

圖片引用自西螺福興宮
西螺太平媽, 坐落在寧靜而祥和的小鎮一隅, 縱使繁華落去, 在宮廟的眉宇雕樑之間, 仍可感受到那曾經一抹的嫣紅.

廟町前, 年輕的教練帶著一群小屁孩溜著直排輪. 柑仔店的老阿伯與他腳旁的黑狗, 懶洋洋的坐臥在藤椅搧著風乘涼. 架上滿是五顏六色, 想必充滿各類不健康色素的童趣小食, 艷紅的鱈魚片, 翠綠的芒果乾, 七彩的軟糖涼粉...... 構築了我那個年代的美好記憶.
買了兩條迷你牙膏狀附上一根小吸管給兒子帶回家吹泡泡. 他迫不及待的打開包裝, 卻不知從何玩起. 想想, 我們父子倆的生活經驗差距又豈止是一個世代而已.

在兒子看到各類平板, 電腦, 電視螢幕, 就下意識舉起小肥手, 覺得"萬物皆可滑"的年紀. 老父親我卻還在基隆廟口的小攤販跟同學們集資買ㄤ仔標, 夜光紙人偶.
任天堂的紅白機還得再等上四五年後才引進到我的面前. 傳說中的蘋果橫躺的大電腦主機, 則是在更多年以後, 全家搬來台北天龍國. 才有幸親眼目睹的神物.

物價的差異, 則可從兒子愛玩的大富翁的紙鈔上立見. 動輒幾十萬的面額, 相對於當年最大的五千元紙鈔. 彷彿大富翁製造公司也共同經歷了一場國共內戰貨幣崩盤的歷史記憶.

車子緩緩地駛離市區, 刻意繞向老西螺大橋, 紅色的鋼構橋拱在眼前重複的播放著, 窗外是寂靜而廣闊的農村, 帶著一股忽淡忽濃的豬屎味. 偶而疾駛而過的, 是載滿著高麗菜, 番茄的大貨車, 疾駛向不遠處的口湖蔬果批發市場.
堆成山的菜籃經過躍手們一輪吶喊兼嘶吼的神秘儀式後, 被販仔瓜分殆盡, 接力趕著在天光魚肚白前送往各縣市的中小盤, 超市, 傳統菜販, 最後到你我的餐桌上.

再度駛上高速公路往返家的方向時, 兒子早已在後座昏沉的睡去. BMW穩定而低沉的引擎聲早已將剛剛那些童年美好的想像, 以時速百公里將之遺落在身後.
滴答, 滴滴答, 轟隆隆的雨聲. 提醒著我, 台北近了, 一會該搖醒熟睡中的兒子回家睡覺去.
-撰文於2013.5.19台北
---------------------------------------------------------------------------
持續輸出不易,若您喜歡我的文章,請不吝點擊愛心,留言,分享。若能打賞贊助創作的咖啡錢,那是對我莫大的精神鼓勵,感謝您。
以下特別感謝11月份打賞贊助讀者:胖子K*2/ Eric Chen / Saul Goodman/LYKK/Haidee(依照打賞時間順序),讓人類學徒能在寫作之餘,買杯咖啡醒醒神繼續爬格子耕出有趣的金融科普文給各位。(叩首一鞠躬)
----------------------------------------------------------------------------
歡迎來到重新復活的臉書粉絲頁與金融人類學徒互動交流: 迷惑的金融人類學徒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大半工作時光都在中環當銀行家的人類學徒, 曾在美系與瑞士私人銀行圈擔任執行董事多年. 從繁華的東方明珠看盡紙醉金迷, 目前隱居在南半球遠的要命王國牧羊.
飲食滋潤生命。漂泊是我的宿命。閱讀帶我穿越時空。這裡是人類學徒的吃。喝。漂。讀的小天地。
留言8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