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 無名的跳蚤市場

非洲人的跳蚤市場整整齊齊
在巴勒摩的傳統市場吃了一頓早午餐後離去。慢慢走著,我沿著佈滿垃圾的路面,看著沿路擺起了跳蚤市集,陳列的物件不像在巴黎的跳蚤市集,充滿攤主的個人品味,而只是用不到的東西罷了。
燈泡、板手、瓦斯桶的氣閥、整捲砂紙、帶把手的糊牆壁的板子(我不知道這個的專有名詞),這攤主是開五金行的嗎?
這裡,堆積如山像是剛從舊衣回收箱掏出來的舊衣、有人在半報廢的車子上陳列從牙刷到內衣褲等全副家當、有人的攤位前全是修車工具、有人陳列小孩的玩具(小孩就在一旁玩耍),同時旁邊的綠色垃圾收集箱內(那箱子裡就是一半的垃圾,綠色的垃圾箱已經是世界共通的符號了)不斷有兩三個人在其中「淘寶」,那景象,讓我想到打烊的夜市排水孔蓋前的蟑螂。
我還以為義大利甘苦人沒那麼多。
就算在收入應該更低的克羅埃西亞,我也從未見到這樣的景象。
抱著揮之不去的憐憫和疑問,走到了這個「垃圾市集」的盡頭,在一個教堂前的廣場,陳列著品質和整理程度都好得多的舊衣、球鞋及皮帶,這是一群穿著伊斯蘭服飾的西非及北非移民。
非洲穆斯林的(微型)跳蚤市場
我沒想到身為一個在台灣屬於後40%收入水平未抱有任何資產的的貧窮者,到先進國家還可能會有懷抱著罪惡的優越感?
但是義大利,某方面來說,也跟紐約一樣是個容許各種罪惡存在的天堂。穆斯林黑人婦女與他們處於青春期身材完美的黑人兒子,正百無聊賴的顧著他們的攤位,跟剛剛走過在扮演著不夠體面階層的義大利人的破爛攤位不同,非洲穆斯林移民似乎珍惜著不屬於他們的上帝的垂憐。而在幾條街外,又有著屬於「美麗人生(Dolce Vita)」的義大利人在享受著春光明媚的日子。這是個尋常的一天,義大利的平凡人、穆斯林黑人移民、義大利低收入者、觀光客都在自己的位置上。
我們很難擺脫各自的軌道,只是觀光客常會有擺脫的幻想。能夠有能力維持著可以脫離軌道的幻想,可能就是旅行所帶來的優越感。而對移民而言優越感有時不是罪惡,移民有時需要由此而來的同情救急。上帝的悲憫下,辛勤之人的存在讓人覺知自己的幸福,而非洲來的移民們並非不幸,能來到這裡已是他們英雄之旅的終點。他們終於夠幸福到有餘裕覺知自己的不幸。
聖本尼迪克特的悲憫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寫作類型為科幻、奇幻、旅遊。另著有旅行文學《行旅,在深邃亞細亞》。
在疫情開始之後的兩年半之後,去了義大利一趟。我曾以為義大利只是充滿了我歌伴唱帶中的浪漫背景跟達美樂的起源之地,但其實這兩種看法都污辱了義大利的美。污辱的原因在於:去過義大利之後,我不覺得你我的那些刻板印象是錯的,而是這些刻板印象都還不夠誇張。義大利總是可以比你我所想的更大、更多、更美。這也是為何我總想要寫些什麼的原因。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