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與阿妮(下)

李英華
發佈於人間有愛 個房間
2022/11/2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圖: 來自pixta )
(七)
自從認識這位年輕帥哥後,阿月開始購買各種保養品和化粧品,常常在餐桌上可看到她的乳液乳霜等產品。
在餐桌上她常常拿著有柄的鏡子照著自己,她變白了,皮膚也變細緻了,看起來比以前年輕了。
她偷溜出去的次數變多了。
不久老太太往生了,她哭得眼睛紅腫,阿月雇主的太太,也就是麗敏的大嫂,說:「別人都說她怎樣,她最愛阿嬤了,她哭得眼睛都腫起來了。」
麗敏原想提議更換外勞,被她大嫂這一說,就不敢再吭聲。她長期旅居國外,父母的事都由兩個哥哥處理,尤其大哥和大嫂扛了大部分的責任,她一向敬重大嫂善待她的父母。
(八)
老太太走後,家裏只剩老先生和阿月。
老先生是個沈默的人,不愛嚼舌根。
阿月獲得更大的自由,因雇主和弟弟每次回去看他們的父親,都會事先通知阿月,這短短幾小時,阿月乖乖待在家。
他們都沒發現阿月的問題。
村裏的人謠傳著阿月晚上出去賣春的消息,說隔壁村有三個老人是阿月賣春的對象,地點就在村里活動中心。
這活動中心因為在墳墓旁邊,村裏的人都不願去那裏活動,可是阿月是異鄉人,不知道旁邊是墳墓山,墳墓山已被樹叢掩蓋。
除了在幾乎廢棄的村里活動中心賣春外,村裏的人也看過她和村裏一個有婦之夫在田裏做愛,那男人的小孩還在讀小學。
阿月白天常常坐在餐桌旁,拿著麥克風大聲高歌,晚上七點左右就穿著低胸露背上衣和短褲,拖著一只皮箱出門。
靠近老先生屋子的馬路上,有轎車或摩托車等著載她。
她不怕老先生,她知道老先生就像啞巴一樣,他不會說給他的孩子聽。
熟識的外勞問她:「你晚上都去做什麼?」
「出去種蒜頭。」
「那麼暗怎麼種?」
阿月指著她自己的頭:「戴頭燈。」
阿月已經學會欺騙,甚至欺騙和她相熟的外勞。
大家都說她變太多了,腼腆老實的阿月已成了拜金女郎。
(九)
後來杏仁嫂的丈夫也成了阿月賣春的對象,原本阿月是拒絕的,但禁不住杏仁嫂丈夫要付兩倍錢的誘惑。
杏仁嫂的丈夫長期外遇,根本不理杏仁嫂的吵鬧。
最後杏仁嫂打電話告訴老先生的大兒子阿月賣春的事。
「阿偉,你們阿月每天晚上出去,早上才回來,你的父親晚上如果身體不舒服,怎麼辦?還有我家老頭子把我的老農津貼拿去給阿月,那是我的買菜錢ㄟ。」杏仁嫂激動地說。
「對不起,杏仁嫂,我會查清楚。」老先生大兒子說。
「全村的人都知道阿月的事,只有你不知道。你如果不處理,我就要去檢舉阿月了。」杏仁嫂氣憤地說。
「對不起,對不起,我會儘快處理,請給我一點時間。」老先生的兒子求著。
阿月知道村裏的婆婆媽媽們都敵視她,加上雇主願意給她一筆錢,她同意離開老先生的家,轉到市區照顧另一個阿嬤。
(十)
新來的外勞阿妮,在房間的桌上,擺著一本有注音的白話文本水滸傳,那是前雇主的女兒送的。
她喜歡書中的圖畫,常翻開來看,也練習拼音。
老先生連續兩天在門口望著桌上的水滸傳,第三天他對阿妮說:「我要讀那本書!」
阿妮把水滸傳拿到餐桌上,老先生坐在桌旁,手指指著字,大聲一字一字唸出來。
阿妮坐在旁邊聽。
老先生唸了兩頁後累了,就要休息。
「好厲害! 你會唸喔! 」阿妮稱讚著。
「這本書有很多圖畫,你會畫圖嗎?」阿妮問。
老先生移動四隻脚的拐杖說:「來看我的畫。」
老先生進房間,從櫃子拿出一本厚厚的書,那本書夾著三張圖畫。
「這是我去年九十一歲畫的,現在我的眼睛不好,沒辦法畫了。」老先生說。
「哇! 好厲害喔! 你會畫畫ㄟ!」阿妮興奮地說。
(十一)
半夜阿妮聽到餐廳有吱吱的聲音,她想餐廳來了老鼠。三天前她在桌上擺了三根香蕉,隔天一早發現有一根被老鼠吃了一半。
她走到餐廳,開了燈,看到老先生一手拿著三個月餅,一手摸著牆壁移動著
「阿公,你要拿四隻脚的拐杖。」阿妮驚叫著。
她趕緊拿拐杖給他,並拿走他手上三個月餅,又到桌上拿了剩下的一個,一共四個,全部拿去放在他的床上。
隔天早上阿妮發現老先生的床上只剩一個月餅。
老先生把剩下的這個月餅拿到桌上。
「這個給你吃啦!」阿妮說。
她知道老先生愛極了甜甜的月餅。
「我不吃了,要給你吃。」老先生堅持著。
阿妮打電話告訴老先生女兒麗敏這事。
麗敏笑起來,問道:「那月餅是甜的嗎?」
阿妮興奮的說:「是啊! 前一天台中的阿伯拿回五個,阿公吃了一個,月餅裏面有鳳梨。不是鳳梨酥喔!」
「他很喜歡吃,吃了四個,留一個給你。你們是朋友了,他把你當朋友了。」麗敏說。
老先生的女兒了解他的父親喜歡阿妮的陪伴了。
阿妮放下心中的一顆石頭,老先生終於把她當朋友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