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政治光譜進化史之一

2022/11/2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人貴在清醒而不是淪於自願被洗腦,這是我上篇政治文回覆一位年輕人的話。經過前日刷新我三觀的「震撼教育」,忍著不適的胃痛與失眠,我反思著曾經那個年紀的我,是否也是這樣輕賤政治?是否也是對自己的認知深信不疑而放棄尋求真相?是否也以為教訓了執政黨(權力的傲慢)而沾沾自喜?
汗顏的是,那都是曾經的我。

我的政治覺醒之路

如今想來,在政治覺醒的路上,我走得很慢,非常的慢。活到這把年紀來對年輕人指手劃腳,其實也是指著那個曾經自以為是的自己。
汗顏,是真的汗顏。
我的政治光譜:藍→淺藍→(自詡)中壢中立理性選民→淺綠→綠→深綠→?
如果說從1996第一次民選總統算起,台灣的民主三十年還不到,而我的覺醒也不過僅僅十年而已,只是每一次選舉都會把我往綠色光譜推進一步。
身為六年級生,從小就是受著黨國教育長大的,舉凡演講、作文、舞蹈、合唱團……任何你可以想像與思想教育沾上邊的活動,都離不開宣導愛國教育。
完成中華民國復興大業,解救大陸水深火熱的同胞
這種教條式的口號就是會出現在官方舉辦的各種文藝比賽上,套句現在話來講,那時的「愛國」就是一種後天強加諸在己身的DNA。
我們國父,首創革命,革命血如花。推翻了專制,建設了共和,產生了民主中華……國父遺言,不要忘記,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國父紀念歌》
總統蔣公,你是民族的救星,你是世界的偉人;總統蔣公,你是自由的燈塔,你是民主的長城……蔣公蔣公,您不朽的精神,永遠領導我們,反共必勝建國必成,反共必勝,建國必成。——《蔣公紀念歌》
記得小學的音樂課本,除了國歌與國旗歌,一定也會唱這兩首「聖歌」。想來,獨裁國家都喜歡搞「偶像崇拜」這等事,畢竟我也曾無知地問過大人:誰是現在的「蔣總統」?也怪不得我,那時的「蔣總統」就像皇帝一樣是世襲制。
在那種懵懵懂懂、思想正待啟發的年紀,愛國教育就是這麼潛移默化灌輸的,更別說以升學考試為主的教育體系。對我來說,背完「三民主義」比搞懂「三角函數」還來得容易在聯考上取得高分。
如今看來,是不是很像中共1998開始實施的愛國教育?要是那時網路發達,誰都有可能成為「小粉藍」,就像我們今天嘲諷的「小粉紅」一樣。
在那種政治正確氛圍下長大的我卻是出生在深綠家族。就我記憶所及,我的家族從來沒有在任何選舉上投過國民黨一次,一次也沒有。
而我,大概就是那個異類吧。
或許是黨國教育太容易將一個正常人的思考邏輯箝制在「愛國」這麼冠冕堂皇的範疇,教人不加思索照單全收,並樂於終身以此奉為圭臬。否則,我很難相信即使目前在轉型正義的進行式中,還有本土人士會依舊對那個被嫁接的歷史深信不疑。
或許是在升學主義掛帥的教育中,學生只是被教成會考試的機器,不會去質疑歷史真偽,更不會去懷疑統治目的。何況那些歷史真相也不是當時的我們順手可查閱的,遑論在沒有網路的年代。
也或許,我只是苟且地躲在舒適圈裡接受假訊息的餵養而不思進取,這樣活著比較不累,歷史的真相對於我遠不及現實的生計來得迫切。
那時的我也沒想到有一群黨外人士一直為著民主、人權與獨裁政權對抗,這也是現今民主進步黨的前身,而這段歷史當然也不容於我當時的教育裡,會去瞭解都是「民智」已開後的事了。
回到我民智未開的那時期,到底是什麼機緣下會加入中國國民黨的呢?是被那種每個學生都加入的氛圍所感染?還是只是不想辜負師長眼中的殷切?(難道這在當時是有KPI達成率的?😅)
幾年前望著意外搜出的藍色黨證,我不禁失笑,自從領回之後,我就再也沒見過它了,甚至忘了我曾經那麼「熱血」入黨過,罷了,留著當個恥辱的提醒也好,警惕那個曾經多麼無知的自己。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睡了一天一夜後,終於滿血復活(ノ◕ヮ◕)ノ*:・゚✧
所見所聞、所思所想
留言10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