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故事|製片組紀錄|環島勘景冒險:在中央山脈上搶修

2022/12/26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準備進入酷暑的季節早上居然還有些涼意,鳥鳴環繞在整個山谷間,空氣聞起來濕漉漉並且帶著植物樹葉芬芳的味道。早上六點多房間外走廊已經有許多老人家起床出門經過的聲音,老人家精神奕奕地準備吃完早餐就要開始出去玩耍,AB兩人被門外的聲音吵得沒辦法再繼續睡了。
這是他們第一次在高山上過夜,昨晚因為農場販賣部沒有提供菸酒,所以買不到菸也沒有酒喝早早就睡了,今天還不到七點兩人被門外奶奶聲響吵醒也無法再睡,於是決定吃完早餐退房後先去農場園區逛逛。
「這裡超無聊的⋯」這是A對武陵農場的第一句評語。
「全部都是樹你就沒興趣了吧⋯⋯」B說。
「不然呢!你覺得這裡非常有意思嗎?」A因為沒有抽菸有些不高興的說。
旁邊一群年紀大的老先生在吆喝奶奶們過去身邊看花,「啊!好漂亮的花啊⋯⋯」奶奶們笑得很燦爛,「我告訴妳們,這個叫做**繡球花,**每年夏天才會有的⋯」
「我們知道啦,冬天還有銀杏、楓葉、落羽松,導覽手冊上面都有說了啦⋯⋯」奶奶們不耐煩的回應老先生。
「你去那繡球花旁邊我幫你拍兩張」A說,「旁邊那幾束你站過去⋯⋯」,「還有水池那邊」,「很好喔,都很好看喔」
他們在農場裡硬是胡亂逛拍了兩個多小時後,老闆終於在十一點準時來到武陵農場的停車場「昨天睡得很舒服吧?」老闆熱情的關心他們昨晚的情況。
「就是一般的睡覺為什麼會這樣問?」A不解的反問老闆。
「你們平地很熱耶,昨晚的溫度都不用開冷氣,而且在山裡醒來的感覺應該跟市區不一樣吧?現在是繡球花的季節,你們起床沒有去走一走嗎?」老闆說。
A整晚只想著沒有菸酒完全沒有感受到老闆說的事情「老闆,請問山上有商店可以買菸嗎?」,離修車場不遠有家在地的雜貨店,老闆帶著AB在那裡補了中斷一整晚的菸,A終於覺得心情好多了。
「車到底是什麼問題呢?」B問老闆。
「你水溫飆高啦,車太舊了,冷排作動有問題所以溫度上去讓車沒有力。」老闆說明,「我給你換了一個風扇,暫時解決問題,下山之後還是要進保養廠去檢查比較保險。」
到了保修廠看到車,發動試開看起來一切都正常,「這樣總共多少錢呢?」B問。
「含拖吊費還有加班的部份,總共算你:12,000⋯⋯」老闆臉不紅氣不喘的講了一個驚人的數字。
「老闆,我們身上沒有麼多錢,可不可以算便宜一點?」B說。
一陣討價還價後B直接拿了8,000出來表示只夠負擔這些,「好啦!那就8,000啦」老闆說。
成交——
手機勘景照:九棚沙漠、蘭嶼
離開天價保修廠後他們繼續往上走,一小時後他們開到合歡山,這天風光明媚,晴空萬里氣溫涼爽,景觀公路上的人潮不算多,但是散落在馬路上散步,感覺很愜意,這是他們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地方。
「哇~我從來沒有來過這麼高的地方⋯⋯」A興奮的說著。
「我也從來不知道原來有這種地方可以來⋯」B回應,「現在好像又沒力了⋯⋯」
兩人把車停靠在路邊,下車看著喜美五代,「把引擎蓋打開看看吧。」A說。
打開後其實看不出什麼結果,只有感覺有個蓋子裡好像微微冒煙出來,「把那個蓋子打開看看⋯」A說。
B慢慢的把手伸過去試探性摸一下會不會太燙⋯「幹!很燙。」B甩著手邊說。
「那就是這裡了,之前老闆說水溫升高所以才會沒力,要給它降溫散熱,我們打開吧。」A做出最後結論。
B拿出一塊布來隔熱小心翼翼的慢慢把蓋子轉開,一圈、兩圈、三圈,在第三圈快要轉開的時候突然蓋子裡面的液體因為壓力擠壓關係直接爆噴衝出來,對著B的臉顏射滿面。
那是一瞬間的事情,A在一旁來不及反應只能本能的往後退開,看著B被喜美五代顏射,幸好的是山上氣溫比較低,爆噴出來的液體很快就降溫沒有傷到B。
車又暫時不能動了,B拿出他的鐵盒開始做今天第一根手捲菸「來吧!反正現在也動不了,邊抽邊看風景也好。」,B點燃那根菸深深吸了兩口後傳給A。
山谷急振的微風一陣接著一陣吹打在他們臉上,視覺也越來越朦朧,十分鐘後⋯⋯
A開始幫B拍照,從站在山谷的景色前開始拍到站在路邊垃圾桶旁邊。最後總共拍了五十幾張照片,大部份都是站在垃圾桶旁邊或者站在山谷路邊拿著昨天喝完的飲料空罐指著天的擺拍。
一小時過去他們決定幫水箱補加水試著繼續上路,發動了引擎,正常,試踩油門,正常,換進倒車擋,正常,這次換A開車。A緩緩將車後退至路上,準備換到D擋出發。輕踩油門,正常,慢慢加速,正常,小小飆車一下感受速度跟油門力量,正常。
「好像⋯恢復正常了?」A說。
「我們就慢慢順順開就好,不要隨便重踩油門⋯」B擬定出新的開車準則。
危機算是暫時解除,AB兩人沿著合歡山景觀公路一路前行,今天他們的目的是拜訪高山茶園,預計要轉「台8線」往谷關方向前進,沒想到上週的颱風破壞讓道路坍方,從山上往谷關的唯一道路被封閉,助理B拿出地圖仔細研究,翻了好幾頁之後宣布「現在只能走台14線下山了,下去後會經過埔里,那裡可能會有些茶園可以看看⋯⋯」
A按照B的指示路線走,越接近西半部颱風破壞的痕跡就越明顯,台14線可算是免強開通的路段,有時候經過剛剛坍方的地方後再回頭看,路面下方的地基很明顯也在鬆動,不久後前方的車輛慢下來等待搶修人員的指揮一輛一輛慢速通過。
「幹!前面那裡的路面左邊不見了⋯⋯」A說
「哪裏?我被車擋住看不到前面。」B被前面的貨車擋住視線。
「前面一段路面坍方了,靠外側山谷那面的路面已經掉下去了,所以現在大家都在排隊輪流從內側過去,但是也很恐怖,旁邊山壁上面一直有水往下流。」A說。
「嗶、嗶、嗶」搶修人員不斷吹哨指示車輛,路面非常脆弱,怪手機具在一旁持續搶修作業,免強撐起暫時的固定支架讓車輛得以繼續通行,在等待通行前的心理感覺就像是雲霄飛車最一開始的那段上坡一樣緊張,深怕自己就是萬中選一的那台車跟著山壁的流水一起滾落山谷。
「終於到我們了。」A說。
「拍下來吧,雖然可能也不會有什麼事發生。」B隨即拿出公司的DV攝影機開始錄影。
「我們現在準備要通過一半已經坍方的路段,從畫面上可以看到旁邊的搶修人員還在持續的工作,現在只是暫時固定住路面讓大家可以輪流通過,在坍方的邊坡上還一直有水流往下沖刷,使得搶修工作更難以進行。」A對著攝影機說。
「現在我們準備要開進坍方路段,路面左側外側車道整段都已經被流水沖刷下山了,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山壁水流在推方向盤的感覺。」A說。
「自從921之後好像每次颱風都會看到中央山脈這裡的山區發生土石流的新聞?」B說。
「我也不確定,但的確好像從那時候開始這種新聞就變多了。」A回。
接下來的路段還是持續遇到大大小小各種不同的土石流坍方路段,但都還能順利通過,最後AB下到平地時的位置在台中縣,於是決定前往劍湖山遊樂園勘景後就先回台北,本來一次要完成台東部落跟高山茶園的的拜訪,但是途中被迫改道影響了計畫。
這一次的案子雖然只是廣告影片,但是總共分了五、六次拍攝才全部完成,在部落時因前置作業的準備上山伐木,過程中部落鄉民其中一人被蜜蜂蜇咬後失去意識送醫搶救,最後成為植物人。
另外某次在西門町的拍攝那天非常炎熱,現在的知名攝影師是當年公司的培養中的攝影師,因為年輕氣盛脾氣躁鬱,這天拍攝過程不斷咆哮斥責助理的不對,最後與現在已故的美術指導在現場起了衝突互相叫罵,眼看攝影師就要衝上前去揮拳時助理A即時上前抱住攝影師向後退暫時遠離現場。
如今已是A哥的助理A點燃一根菸跟旁邊的助理C、D、E、F、G講起這段往事,助理們個個面露不耐但又不得不聽的表情。
「你們現在是最好玩的時候啦,大家都差不多年紀,一起苦中作樂,一起被罵,出錯還有主管會幫忙扛,久而久之就會有一種兄弟情誼。」A說。
「但是這種日子也不會太久,慢慢的就會有人開始升職開始學習帶新人,然後就會像是有新的堂口出現,你們各自都是老大下面各有常用的挺你的助理,可能你們下面的助理會互相討厭,但是你們卻是好朋友,有沒有像《艋舺》?」A繼續說。
「每個階段的需求很喜好都不一樣,我知道有些人會很想一直待在同樣的狀態裡,但那是不可能的,環境會比著你做出改變。就像我一直都很懷念剛開始抽《手捲煙》的頭幾年,每次都可以跟朋友笑的抱著肚子在地上打滾,但是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了,所以我變成運動的時候抽一點或者做家事的時候抽一點,反而是另外一種新的感覺,但這個階段也是會過的,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感覺也很好,你們很難懂吧⋯⋯」
助理們個個露出面對一個無聊老傢伙的眼神表示憐憫。
【這是我絞盡腦汁寫出來的個人故事,每篇故事的當時都喝了一大堆啤酒抽了一大堆煙跟手捲菸草才能在今天被寫下來,既然看完了至少按個「讚」吧,但最好能捐點小錢讓我有可以不用工作每天都來寫文章啦,先謝啦。】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04會員
96內容數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台北人,在這座城市生活了43年,同時也是一名18年資歷的電影幕後工作者,經歷過網路崛起,也見識過電音狂潮,這裡同時記錄我的電影幕後以及我的台北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