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從一幀照片說起!

2022/12/3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This is a long story, about my mom’s whole life.
這張放在台鐵月台的1個菜籃及2箱物品的照片,大家一定摸不著頭緒,它訴說的是我媽的一生…
我媽,此生致力於插花藝術,終生以花供佛為職志。她的一生於2022年4月謝幕。
偶然機緣,媽媽認識 證嚴法師,認同且追隨 上人在花東蓋醫院救貧救苦的理念,她最熟悉的事情就是插花,所以她想著要如何發揮她的才藝來護持 上人的理念。
媽媽年輕時跟著日籍老師學習「池坊」花道,且任何可以表現花的美的花藝,她都學習,所以小原流、西洋花…都難不倒她。即便她已經是教授級的程度,在花藝的路上,她仍是持續精進直到離世前。
早年花蓮慈院設立之初,為了讓到花蓮支援的醫護人員有休閒活動、且希望以花藝來舒緩病人焦慮的心情,所以每週二凌晨4點多媽媽會到台北花市採買花材,再趕火車到花蓮,白天插花妝點醫院空間,讓醫院由死白變彩色,晚上則授課讓醫護們有休閒活動,這樣的行程持續30年,從最早沒有直達花蓮的火車坐到現在有北迴線,且能2小時又10分鐘就抵達花蓮,颱風來襲、只要火車沒有停駛,她都會去!這是讓人相當佩服的毅力。
媽媽以她擅長的事做「她認為對人有幫助的事」,為何這樣說?因為「有幫助」是見仁見智的,有人感謝她,有人不認同,雖然有時候她會因為別人的誤解而傷心,但都沒有影響她堅持的道路,所以也有一群跟她有相同理念的人一起以花供佛。記得有一次她由花蓮返回台北的火車上,因為太累,跨坐2個座位在睡覺,鄰座的人上車後,媽媽還請他去別的座位坐(因為非假日且是離峰期間,車上有很多空位),她這樣的態度讓鄰坐的人很不高興,將此事上傳到網路變成新聞。若我是那位鄰坐的人,我也一定極不高興,所以我媽被我們這些她的孩子撻伐,要她要更注意一言一行,而她很內疚,覺得因為自己破壞了慈濟的名聲。我們都沒想到的是,她老了,已經80歲,且高壓工作了2天,疲累到無法做出正確判斷只想睡覺。我很慚愧,覺得自己不夠體諒也沒有了解媽媽的真實狀況。
今年3月底媽媽突然全身泛黃,我強力要求她去檢查,發現得到胰臟癌!醫生電話問我是否要直接告訴她病況?媽媽80歲、爸爸90歲,兩老獨自在花蓮就醫,醫生不敢貿然跟他們說。感謝醫生的細心,感謝老闆讓我請假,陪爸爸媽媽一起聽醫生說明,沒有文字可以形容我當時有多害怕及不知所措,還要裝堅強…。最後悔的是,媽媽要我請假照顧她半年(她的認知胰臟癌最多只能再活半年)被我非常直接的拒絕了,因為我擔心的是她的醫療費,我必須要工作。妹妹是藝術工作者,她不受上班工時的約束,且她想要照顧陪伴媽媽,解開她與媽媽多年的心結,只是沒想到媽媽37天就離開人世,在武斷拒絕她1週後,她就陷入昏迷,不到2週就撒手人寰,會不會她只記得我的武斷而不知道我的心意?
早年,採買花材、搬運花材,爸爸都會協助媽媽,但雙親已年邁,也沒有體力,所以我跟著到火車站幫忙搬花材上車後再上班,因此留下這幀照片,只能以此追憶媽媽。
妹妹承諾媽媽會好好創作作品,所以將以展覽來追憶媽媽,將展覽訊息發佈如下,希望有興趣的人蒞臨鑑賞:
若對課程有興趣的人,請參考 www.itokake.com
N
N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