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劇有感〕在《我們的藍調時光》中看見,與原生家庭的和解之路,最終必須自己走完(下)

2023/01/1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受傷的孩子終於揭開了他的傷疤
劇情的後半,東昔終於得知媽媽罹患癌症,不久即將離開人世的消息,這時候雖然他還是憤怒且嘴硬,但是當他向宣亞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可以看得出來他內心已經動搖了;
只是當那些哥哥姊姊把他拽到小吃店,一群人準備勸(ㄨㄟˊ)說(ㄐㄧㄠˇ)東昔要帶癌末的媽媽完成心願的時候,可以看到東昔再度變回武裝的刺蝟;
在這裡我原本跟那些哥姊一樣,認為東昔應該要趕快改過向善、跟媽媽和解,但是當他被逼迫得受不了、終於說出更多他小時候經歷過的事件之後,我突然跟那些哥姊一樣都閉嘴了…
這個橋段我很認真地意識到,每個人的人生經歷跟感受都是獨一無二的,在真的知道對方發生過什麼事情之前,那句:「你的心情我都懂」其實是一種自以為是,抹殺了對方向我們敞開心胸的可能性。
而東昔表面上對媽媽雖然非常憤怒且不客氣,但內心其實有非常多的疑(質)問,只是他擔心聽到令他更傷心的答案,又或者害怕媽媽仍像過去一樣沉默以對,因此從來不敢真的向玉冬提問;
直到他向宣亞坦露心聲,宣亞不僅沒有像那些哥哥姊姊一樣逼迫他要原諒媽媽,甚至鼓勵他直接向媽媽提問,東昔內在受傷的孩子被真正的看見及接納,終於讓他卸下武裝、有勇氣去跟玉冬接觸。
#過去的傷疤有機會復原嗎?
在前往本島的祭祖之路上,可以看到東昔還是那個彆扭愛生氣的孩子,只是相較過去的爆氣凶狠,可以明顯看到他已經收斂許多,更多的是受不了媽媽某些執著的無奈跳腳;
只是原本我以為終於可以知道玉冬對待東昔如此冷淡無情的原因,甚至會看到玉冬向東昔道歉、迎來雙方大和解的感人溫馨結局,但卻等不到這樣的場面;
後來想想,或許這才更接近真實的人生,面對原生家庭的創傷,很多時候我們都想問:「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但往往我們要不到答案,可能是父母也說不清楚,更或許是父母無法向我們坦承他們曾經的過錯;
而玉冬就是屬於後者,直到東昔再次跟繼兄發生衝突,玉冬內心對於東昔的歉疚才終於藉此爆發出來,替東昔出聲反擊了繼兄的欺凌!
但隨後當母子搭船要回濟州島的時候,東昔又再問了玉冬一次,是否覺得自己對不起他,這時候玉冬又變回之前的狀態,直接否認了XD要身為長輩的父母坦然向孩子承認自己做了傷害孩子的事情,果然很難。
#每個人都可以自我療癒
接著高潮則是在回到濟州島的旅程,在得知原來媽媽對自己非常歉疚之後的東昔,卸下了長期的武裝、整個人軟化了下來,變回那個體貼、照顧人的大男孩,並表示要帶玉冬去欣賞漢拏山的雪景;
母子倆人互相陪伴的走了一段山路,但因為天氣嚴寒,又玉冬病重體弱,最終只能由東昔代替玉冬爬到山頂去捕捉雪景;
看著東昔自己冒著風雪努力爬山,腦中同時回想著過去跟媽媽相處的點點滴滴,我逐漸紅了眼眶,然後突然明白編劇這麼安排的原因:與原生家庭的和解之路,最終都是需要自己一個人走過的!
每個人的內在都藏著一個受傷的內在小孩,為了保護自己,我們可能會變成不讓人輕易靠近的刺蝟;
但是當有人不被我們的尖刺嚇跑,願意伸出手接觸並理解我們內在的脆弱時,我們就能軟化下來,並長出勇氣開啟我們的療傷之旅;
而這趟旅程不管當初傷害我們的人是否有參與,最終我們都需要自己一個人完成,就像最後奮力爬著山的東昔,當我們真的靠著己力爬到山頂,走過自我療癒的旅途,我們將能夠迎接嶄新的自己。
如果你也有不為人道的內在心事,或者想要更深入認識真實的自己,歡迎來預約粉絲專頁的體驗服務,讓我利用一個小時的時間與你好好聊一聊,陪你梳理情緒、整理情境、找到答案,希望最後能夠讓你展露一絲微笑:)
40會員
104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