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回台記事:圍繞著中產階級自救會的幾個話題

2023/01/22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前陣子剛回了一趟台灣,結果家人住院說有個東西要家屬簽名,又緊急彈丸回了一趟4天三夜,途中雖然沒有像上次一樣的緊湊行程,卻是一趟意外的相遇與重逢之旅。過程很瑣碎,就一件件跟大家聊聊吧。

國籍

這次除了探病以外,我自己也順便回去看了醫生,透過介紹去台北市某醫院填寫初診單時,我邊填邊問。到了國籍那一欄,我就問「寫台灣可以嗎?」櫃檯志工阿姨馬上笑著說「台灣不是國家喔!我們不要自貶身價,我們國家是有名字的。」聽完愣了一下馬上了解她的意思,於是寫下了中華民國四字。
要是以前某個時期我可能會對這件事有些意見,但了解了政府組織、政策導致自身台灣價值混亂的現在,我還真沒什麼話想說,千言萬語就用“中華民國”四字來訴說吧!華獨台獨對滿身是病急著開刀的我來說還真不是最重要的事。

四天的時間很快,轉眼人就在日本了

台灣

這次回去見了一些老朋友跟新朋友,話題除了個人近況更新以外,都同時繞著台海危機跟之後的發展聊。台灣的民主一直在試著用廣告、公關、議題的方式帶動大家情緒然後勾起大家投票的衝動。有時候我們為了不要讓某方上而投給另一方、有時候我們為了不要太傾中去投票、有時候我們可能又為了阻止貪腐去投票,投票的理由千百種,但多數人投票前做的功課都不夠。
另一方面朝野兩黨每次拋出的議題總是帶有各種情緒,最後沒辦法聚焦在政策跟組織改革,直接升級到價值觀對決,長期下來就有了現在的台灣。
看透的人早就在海外留好後路,最近我遇到律師、地政士都說最近海外置產跟簽證問題諮詢再度來到新高峰。我小時候身邊有一股移民潮,大概國小,1980~90年代,身邊的親戚、長輩的朋友、同學們有些都移民去了外國。那時候我還小,不知道大家是為了尋求發展、避險還是什麼理由離開,只覺得台灣這塊寶島那麼繁榮,移去海外真是可惜了。
30幾年過去,當我真正親眼看到了台灣政府怎麼用錢、組織怎麼運作、對外交涉是什麼態度以後,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大家心中會有移民這個選項。我想在30年前這些人早就看過我現在看到的東西,只是講出來太逆風向,所以沒有廣泛流傳。
常看到網路上拿台灣的現況去跟美、日、中這三個大國相比,以前眼界沒開,看了都覺得很有道理,現在再讓我看同樣的東西,我只能說台灣國際關係、地理位置、天然資源、產業發展、經濟規模以及國土規模跟這些國家差得遠,參考別人政策跟施政我非常認同,但直接丟了一個「所以XXX就是好,XXX就是不好」的結論,我就覺得太武斷了。
台灣政府跟民間的組織發展跟改革,在富裕時期早該做,但一天拖過一天,在組織改革跟建設上,我們沒有看到紅利,反而是某些有錢人跟地主們個人資產以不合理的級數增長,弊案金額一個比一個誇張,那些金額早就已經遠遠超過常識範圍,但大家久了似乎也麻痺,我們到底能怎樣呢?
這趟見到的朋友,有律師、醫生、編劇,大家在最近有人懷了小孩,有人在台北買了房子,也有人兩個都有。這些已經決定要跟台灣共存亡的人,談到這些事大家都憂心忡忡但是不知道有什麼方案,所以我說要有中產階級自救會...但現在腳步可能要加快了。
回到東京在車站裡找了家比較沒人的店,用完餐後就要準備要赴下一個約

那些假「再見」之名的永別

這次回台灣很趕,我有感覺到除了到醫院探病之外,時間非常非常有限。有時候回個訊息還好,但要見面,無論是我的時間或是別人的時間都不好敲。這些事如果把範圍移出了台灣,擴大到全世界的話,有些人真的一別,就是永別。
雖然我自己會惋惜那些稍縱即逝的緣分,但人生中朋友家人如過客來來去去,可能這一趟沒見到,就永遠見不到了。
我邊跟已經遠在歐洲的朋友聊著這件事,邊滑著手機相簿,心裡想想,的確很多人這輩子可能都不會相見了。
剛出國的小朋友可能還沒意識到這件事,但出國超過10年或更久的人,多多少少對這件事會有共鳴吧?

中產階級自救會的必要性

幾年前我剛踏入地方創生跟社會創新業界時,就想開始倡議“中產階級自救會”。從之前不完全不是個咖,到現在出了書,在大學也教過課,辦過講座,參與過政策提案的現在,我感覺自己的知識跟能力已經提升,但跟各種國際危機相比,我個人升級速度還是太慢,中產階級自救會的形成似乎比不上現代社會崩壞的速度。
簡單把社會分成上中下三個階級的話,頂級的社群早就一大堆,大家交換利益、交換資訊,在共同的價值觀跟規則下穩定的運作。富裕圈的安全網,就算小孩平庸無比,家裡出什麼包,大概都能互相cover。而低階族群,也有幫派跟宮廟等社群,裡面捧出的英雄跟代表人物,雖然常常被某些網路社群拿來當笑柄,但他們坐擁的財富,用各種手段處理事情的能力,絕對高於社會平均值。
反觀中產階級,在社會上遇到衝突,被告或告人可能會倒、被黑道或無賴纏上可能會倒、被詐騙、工作投資失利或是家人拖累都可能會倒,實在是個脆弱到不行的階級。但偏偏大家又覺得中產階級自己的工作、家庭、社交甚至安全網都能自己掌握,而實際上能做到完美無缺的到底有幾個?
拉麵公子是我每次回台灣可以不管時間,隨時去吃一碗拉麵的地方。這次又是七晚八晚友人在已經打烊的店內煮了一碗麵給我吃,想想真的對他不太好意思
幾年前我在倡議中產階級自救會時,對這個名詞有感的人,最後都不知道該怎麼參與,那時候我也懞懞懂懂,雖然知道是當務之急,但還找不到行動的關鍵。現在大概有方向,也跟幾個朋友開始計畫開始行動,目前會先把重點放在“台日”、“培養信賴關係的旅行”以及“小型社群營造”。
對這個議題有興趣,想一起加入的,無論是要拿USR計畫、法人的計畫、政府計劃、甚至民間單位或個人都很歡迎一起聊聊。(詳情請私訊FB東京裏物語)
中產階級自救會絕對不是為了互相交換特權或是發大財,而是為了在這個世代跟下個世代,我們都還能維持在中產階級而祭出的保命之策。
老話一句,只有我一個人絕對搞不出什麼花樣,只有團結,我們才有未來。
以下會聊一些私事,多多少少也能帶出為什麼我覺得中產階級自救會那麼重要。

家人

這次回台,其實是因為我爸得肺炎嚴重到快掛了,但似乎沒有法定家屬能到場。說起我跟我爸關係,夠熟、認識夠久的人絕對會說「想著他早日康復,但他早日康復對你是好還是壞。」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5292 字、7 則留言,僅發佈於真說東京裏物語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3.8K會員
205內容數
喜歡閱讀裏物語長文的大家,本專題將帶大家最完整的內容。看膩了那些不是捧日本就是貶日本的文章嗎?除了景點、美食、宅文化跟AV以外,日本還有些什麼呢?別人寫的裏物語不一定會寫,但是別人不寫的,裏物語一定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