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因世界:史記中的君臣情結 (中)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司馬遷雖因受李陵投降匈奴事件連累而受宮刑,但也因此得到成為宮廷內臣的機會,甚至最後成了負責整理宮內文件的總管職務(中書令)。從這點看,漢武帝劉徹後來其實還是很肯定司馬遷的學識的。不過,從史記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太史公曰」,我們可以看出司馬遷是希望史記的讀者可以理解他是以「太史公」而非「中書令」的心態寫作史記的。
對照他寫給友人的「報任安書」與其對宦官的看法,我們可以猜想他其實並不認同「宦官」這個體制,也不贊成帝王家用宮刑的方式來取得宦官的來源。
不過,君王家大概多知道「宮刑」的厲害與好處,所以,在東亞地區,宮刑與帝制基本上一直並存著,而且基本上、皇權越高張,宦官的人數就越多,明朝據說就是中國歷代宦官人數最多的一朝。
對此,我們可以參照一下日本的情況。
如果留意一下研究中國的日本學者的說法,就可以發現某些日本學者認為日本天皇宮廷中沒有用閹人當作宦官顯示了日本宮廷對於人道的重視,並且頗為引以為榮。
這個頗有民族自信的論點乍看不能說錯,但深入了解之後,就可以發現日本皇家沒有要求宦官去勢,其實還有很多歷史背景可以解釋:
首先,從地理位置來看,日本位於北亞的最東側,與歐亞大陸又有海相隔,基本上,只要懂得小心經營,就可以避開大多源自歐亞大陸的紛爭,好好過自己的安樂小日子。不過,由於地處偏遠,所以也相對容易成為與外界脫節、獨立演變的生態系,也許就是在這種脈絡下,日本群島上到西元五世紀初都還未曾真正出現統一政權。
此外,據現代的日本學者研究,日本島內真正開始使用「天皇」這個稱號應該是從西元七世紀的天武天皇開始。這位相當有設計觀念的日本君王其實也算是一位很有戲感的領導人,為日本文化(從漢字文化圈)引進了像女兒節、大嘗祭這般很有意思的儀式,流傳至今,堪稱為日本的千古一帝。
事實上,這位天武天皇的即位在日本人的心中大概也像中國的千古一帝唐太宗一樣充滿爭議:簡單說,按照儒家禮法,不論是唐太宗也好、天武天皇也好,照理皇位原來是輪不到他們坐的,不過,這兩位中古世紀胸懷大志的政治領導人,大約都覺得他們的時代需要建立穩定的中央集權政府,因此都在家中起義,去除了競爭對手,取得皇族的領導權。
更重要的是,過去一般的說法都是日本會走向中央集權制度,是因為仰慕唐朝的先進文明,所以派遣使節,向大唐學習。不過,現在開始有日本學者認為這種說詞是後人潤色修飾後的結果。實際上,日本之所以會痛下決心走向中央集權制,是因為在白村江之戰(又稱白江口之戰)中認知到己方在各方面的落後,才積極地從事改革應對。在此之前,皇族採取的是與地方豪族結盟的方式在運作,不過在此戰後,皇家發現這種方式過於鬆散,不足以抵禦外敵。(下圖圖片來自百度百科)
白江口之戰
要進行這樣的改革、自然要強化皇族內的團結意識,加上日本皇位繼承的血緣結構算是血緣相當親近的族內婚,而且不排斥女人繼位,甚且有很多女官,所以日本天皇的家譜和華夏一看就很不一樣,在日本,所有的朝廷貴族其實都算是血緣相當近的親族,如果繼承上有紛爭,不是用流放的方式就是直接殺掉,不會輕易引進(被閹的)外族或外人來攪亂戰局。
更重要的是,在平安時代後期,武家文化漸漸興起,許多走投無路的男子其實可以投靠武士階級。武士雖然後來也慢慢向皇族和貴族習得不少禮儀與規矩,但既然多數時候是要在戰場上決一勝負,想來平常是不會要滅己方雄風,用閹割自己下屬的方式作為彰顯自己權威的方式。
在這種情形下,自然也不會有人想要以「自宮」的方式來取得政治權力了。
所以說,日本皇室沒有用閹人當宦官的傳統,不見得就代表日本文化比較崇尚人道,而可能只是地緣和歷史背景所共同創造的一個偶然吧!
不過,日本天皇的家族結構和周朝與漢朝都很不一樣,再加以其接受大量漢字文化主要始於中國的分裂時期,因此日本在接受漢字文化時,ㄧ直都有著必須適度調整,不可照章全抄的覺悟。這點,倒是很值得想要通過與外界的文化交流來提升自我的民族或國家參考吧!
牡丹分隔線
(以下為故事創作)
話說明道狗一路往雅典娜的神廟奔去,卻在路旁被稻草人赫赫攔住:「雅典娜現在不在神廟,不過她留下了一個信息給我,要你傳達給〈司馬遷〉。」
稻草人赫赫
「雅典娜怎麼了?又去轉世了嗎?」明道狗問。
「這點她倒沒有交代我。」赫赫說:「她只交待我說,你必須讓無名和〈司馬遷〉到柯尼斯堡進行比賽前的修煉,無名才有機會通過拿特鴨所設下的考題。」
「柯尼斯堡?」明道狗歪著頭想了想:「那裡實在太遠了,只有千里馬萬里鵬有辦法到那裡,雅典娜這個提示幫不到無名吧?」
「應該不是。」赫赫說:「雅典娜還送了一首籤詩給無名,我唸給你聽:『於今此景正當時,聞聞欲選百果魁,若能迎得春風化,一身清新脱塵埃。』雅典娜還特地交代說,這首詩的詩名是『凱撒大帝令克里奧佩佩托拉選果』。此詩是上上籤。」
「上上籤?」明道狗歪頭不解。
「嗯。上上籤。」赫赫很肯定。
明道狗想了想,又問赫赫:「雅典娜有指示,要怎麼帶無名去柯尼斯堡嗎?」
「沒有。」稻草人赫赫一臉迷糊。
「這就怪了⋯⋯」明道狗想了想,告訴赫赫:「這樣吧,我帶你去見無名與〈司馬遷〉,你親自把這些訊息告知他們。」
「當然可以⋯⋯只是,我得了帕金森氏症,行動不方便,你得想法帶我去才行。」赫赫表示:「不過,你帶得動我嗎?」
「這問題對我倒不是問題。」明道狗表示:「我有大金陵帝國的秘方『迷你水』,只要倒在你身上揉一揉,搓一搓,你就會變小。」
「這樣啊!」赫赫很高興:「那你就趕緊把我變小吧!」
大金陵帝國的秘方果然有效,赫赫一下子就變得好小。
明道狗於是叼起小稻草人赫赫,前往自由競技場的豬棚拜訪〈司馬遷〉。
明道狗叼起小赫赫
想當然爾地,〈司馬遷〉看見小稻草人赫赫後大吃一驚:「赫赫,你怎麼變得這麼小?」
「為了見你啊!」赫赫露出甜蜜的笑容。
「可是⋯⋯」〈司馬遷〉還是很吃驚,一時說不出話來。
「啊!你覺得我變得太小了嗎?」赫赫安慰〈司馬遷〉: 「等我身上的迷你水藥效過了以後,我就會變回原來的樣子。」赫赫說完,又問明道狗:「這迷你水的藥效有多久?」
「我也不知道。」明道狗說:「我只知道擦了這藥幾分鐘之內,你會變小。剩下的,我不清楚。」
「什麼?」赫赫大驚失色。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司馬遷〉問赫赫:「你有什麼事要找我?」
「我是來告訴你雅典娜的指示。」赫赫的聲音聽起來沒有那麼有元氣了:「『於今此景正當時,聞聞欲選百果魁,若能迎得春風化,一身清新脱塵埃。』」
「這詩的詩名是『凱撒大帝令克里奧佩佩托拉選果』」明道狗補充說明。
「我沒聽過這兩人的名字。」〈司馬遷〉老實說。
「我倒覺得這是一首好詩。」無名倒是挺高興:「我的鼻子很靈,要我選百果魁絕對不成問題。」
「這樣嗎?」明道狗說:「 雅典娜還有指示,要你到柯尼斯堡進行上場前的修煉,可是我沒法帶你去。」
「我願意縮小。」無名說:「我一直希望變瘦一點。」
「在你取得大金陵帝國的公民權前,我可不能給你施用迷你水。」明道狗斷然拒絕。
「不公平!」無名很生氣,但也莫可奈何。
「我聽說,呆呆島上有一座山寨版的柯尼斯堡,也許你可以到那裡進行賽前修煉。」錫罐人答答問明道狗:「你可以帶我們去呆呆島嗎?」
「這我倒可以幫你們問問金陵獅王。」明道狗說完,轉身離開自由競技場的豬棚,去聽取金陵獅王的意見。
推薦參考文章:
北極星和他的夜空 (這篇文章中提到的天智天皇是天武天皇的哥哥,原本天智天皇是要傳位給他的兒子的,但天武天皇殺了自己的侄子後登位。)
倒敘日本史04 商務印書館 作者:(日)朧谷壽;(日)仁藤敦史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點一盞理學的燈,觀世界。 開一扇歷史的窗,品人生。 點一道文學的餐,嚐百味。 合作請電 [email protected]
曬書天,好奇地。 文圖連播,播出新識界。 紅柿子在這方小天地不只曬書,也曬心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