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耽美 沉醉辦公室02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年底的工作非常多,一些採購的合約要重新簽訂,還要結算年度的績效。
加班完,看了看時間,才八點半,百貨公司還沒關門,我飛快收拾了東西,提著公事包就要走出辦公室。
碰巧又遇到了宋經理。
上次收了那瓶解酒液之後,我有意避開和他個別相處的場合,本來不同部門也不容易搭上話,所以已經許久未交談。
宋明璋大概是剛從外面回來,一身筆挺的大衣配上保暖的名牌格子圍巾,那條圍巾一點都不搭他,看著有點俗氣,他應該更適合別的款式。
他臉上帶著些許疲倦,看見我,笑了笑:「小葉怎麼留到這麼晚?」
我看了他一眼,便移開視線,「加班,宋經理也很晚。」
「年底嘛,衝業績囉。」他說,「吃晚餐了嗎?」
我搖搖頭,「太晚了,再吃容易發胖。」
宋明璋笑了笑,「你已經夠瘦了。」
「所以更不能胖起來啊。」我回答,有點怕話題聚焦在我身上,不知道又會講到哪裡去,「您還有事情要做吧?就不多聊了,先走了。」
他點頭,道了句:「路上小心。」
走出大廈,現在工作的地方在鬧區,理論上附近街道的車子應該要很多,但因為時間晚了,所以一時間空了下來,要到九點十點才會再有一波擁擠的時候。
方才我本想著要趕到百貨公司去買些東西,這陣子壓力實在太大,購物可以讓我稍微舒緩壓力,春季新款已經到店了,我很想去看一看。
但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不是很想去了。
突然沒了購物的興致,我站在大廈的前面發了會呆,一時之間不知道要去哪裡,但是也不想直接回家,總覺得在忙碌的加班完後一個人回到空蕩蕩的住處特別淒涼。
拿出手機來看,一些朋友要約我出門但我沒有很想去,想想就算了,和他們出門之後,最終還不是一個人回家。
一般加班的時候我都會搭計程車回家作為自己犒賞,既然不趕時間了,我就慢吞吞地往捷運那邊走,今年冬天頗冷,走在寒風中有種蕭瑟,雖然穿著毛衣背心、套著更加保暖的羽絨服,以及冬季的西裝褲,兩條腿依然冷得打顫。
想起前一次回家時,我媽笑我,這麼把一個人的日子過成這樣子了?
這樣子是哪樣子呢?那時我想。
工作,和工作以外的生活,吃飯睡覺運動玩樂,誰不是這樣?
話說回來,生活這種事情,哪是我想過成怎樣就會怎樣?就算想要有個人一起,也得要有個人而且這個人還願意才行啊。
到了捷運站,刷卡進入月台,等車的人三三兩兩的,我拿出耳機戴上沉浸在音樂裡頭,女歌手低沉的嗓音,緩緩唱出獨自寂寞的心情,以前我特別喜歡這首歌,但或許年紀到了心境不同,覺得她唱的有些悲傷太過,寂寞不是那麼磅礡的事情,它像白蟻,慢慢蠶食鯨吞,直到人生所有的時間都冷卻為止,都還不會停歇。
但寂寞也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的事情,一個人還是有很多事情要做,人就是會餓會髒會有慾望,加進沒完沒了的工作,時間也是稀里糊塗的就過去了。
我的住處在比較遠的地方,捷運隔班才會到,站在等待區等了一些時間,突然聽見有人叫我。
回頭去看,沒想到竟是前些日子才出現在電視上的章哥。
我拿下耳機,朝章哥笑了笑,打了聲招呼,他牽著趙董的孩子,問那孩子:「記得曉文哥哥嗎?」
小男生點頭,又叫我一聲。
我笑了笑,「你去幫趙董接小孩?」
他點頭,「他今天會議比較晚。」
我稍稍打量他,他的外貌、裝扮,和初認識時幾乎沒有甚麼差別,本來他也把自己打理得很整齊,用的東西不一定貴,搭配中規中矩的,但不會隨便,看著就知道是怎樣性格的人。
「我以為趙董家裡會有保姆和司機照顧孩子?」我挑眉問。
他低眉歛目,看著那孩子,笑了笑,「有我在。」
那男孩似乎不滿我的疑問,跟著道:「我家的事情需要你來問嗎?」手裡緊緊牽著章哥,瞪了我一眼,那古靈精怪的樣子不像一個小學生,像個小大人,我表姊的孩子和他差不多年紀,懂事的程度卻完全比不上。
我愣了下,忍不住笑了,「是我冒犯了,你別生氣。」
章哥拍拍那孩子的頭,「曉文哥哥只是問一問,沒有別的意思。」
「平常他練習自己上學,放學是我或董事長去接,除非有甚麼特殊的情況,才會請保姆或司機幫忙。」章哥又對我解釋道,他把車留給會晚歸的趙董事長,自己帶孩子搭捷運回去,也多一點時間和孩子相處。
他已經完全融入趙家,是趙家的一份子了,我知道他會照顧人,能遇到趙家父子,也是適得其所。
他告訴我現在他在趙氏集團總部做趙董事長的特助,又問我現在在哪裡工作,我和他聊了一會兒現在的職場,捷運很快就來了,我和他不同線,揮揮手目送他們倆上車,月台少掉一批人,頓時又安靜下來。
還來不及把耳機戴回去,也來不及再多想些甚麼,又突然有人在我身後叫我:「小葉。」
我回頭看,是宋明璋。
「沒想到你還在這裡。」宋明璋先說。
「我是下一班車。」我說。
他點點頭,「剛剛那是趙氏的董事長特助,最近上新聞的那個?」
我嗯了聲,想不到宋明璋也會八卦這些,不過業務嘛,我們公司和趙氏集團旗下的產業有一點點的競爭關係,他會有所了解也不意外。
「人很沉穩的樣子。」他評價道,既沒有問我是不是和章哥一塊工作過,也沒探問我章哥私底下怎麼樣,或者評論前陣子的新聞報導,反倒是說:「年底真的太忙了,好累啊。」
說到這個,我有切身體會,可以的話希望每年都只有Q1到Q3,不要有Q4這個大魔王。
「真的,好想快轉時間。」我說。
「快轉沒用,很快又明年年底了。」他說道。
「拜託別說了。」我回嘴。
宋明璋笑了兩聲,很快車就來了,我們一塊上車,這時候才知道原來他住的地方離公司只有兩個捷運站的距離。
「好羨慕,這樣很快就能到家,我還要搭半個小時。」我說。
「用金錢換時間,租金貴啊。」他說。
「經理也是租房子?我以為你有自己的房子。」
「是有打算買,還在存頭期款。」
「難怪你這麼拚。」
「小葉呢?你不想買房子嗎?」
「我家裏有房子,只是不在台北,未來不一定會一直待在台北,暫時沒有這個打算。」我說。
這個答案我用了很多次,尤其現在的職場同事很常問我為什麼不買房子,一個大男人,成家立業好像是必須做的事情,但說實話,若不是我喜歡的那些品牌都昂貴的要命,還有我媽真的太會碎念了,我會回老家隨便找份工作度日。
我不像宋明璋有這麼強烈的企圖心,那樣太累了,不過我當然不會在他面前這樣說。
我以為他會和其他同事一樣要我應該上進一點,但他沒有。
「原來你是小少爺。」他打趣說,「這樣也很好,錢存起來還有很多其他的用途。」
不過他也並沒有再往這方面聊下去,大概知道我不想聊這個,非常照顧我的心情。
業務的嘴騙人的鬼,沒有哪個工作比做採購的更知道了,現在不是工作時間,他不必對我油嘴滑舌,這麼討好,我也不喜歡。
真不喜歡。
所以我只有嗯了聲,作為回應。
他下車的站很快到了,臨走前,他突然靠過來,又喚了我一聲:「小葉,」然後塞了一包蘇打餅乾在我手裡,「還是吃點東西墊墊胃吧,把胃弄壞就不好了。」
我傻住,呆呆的道謝:「唔,謝謝。」
他又道:「改天一塊去喝酒吧。」
這時再看他的笑臉,總覺得好像有點意味深長,不知道他總約我到底甚麼意思。
我微笑著朝他道:「好,改天約。」揮揮手目送他離開。
誰跟你改天約。
沒有真正時間的改天約都是騙人的,沒誠意的傢伙。
幹嘛不問我下周五是不是有空呢?跨年連假呢。
總算可以戴上耳機了,被宋明璋打斷,方才遇見章哥心裡升起的那些複雜感覺早已不復返。
那袋小小的蘇打餅乾我放進外套口袋裡,用手摩娑著包裝袋,是起司夾心口味的呢,平日下午若我肚子餓了也會吃這個當點心。
我感覺自己的臉頰有點熱,冬日的空氣突然都不冷了。
話又說回來,我是不是很容易栽在名字有章的人身上?宋明璋那帶著疲倦的笑臉在我腦袋裡佔著不走,我一路認真思考了我到底有沒有對宋明璋產生好感。
應該沒有吧,應該還沒吧。
吧?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悍兔
悍兔
每天都很戲劇化的不正經少女 勤奮刻文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