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邪」在哪?辨識心靈操控與對策提點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攝理教跟其他韓國邪教的紀錄片再度引發大家討論起邪教,本文是我對「邪教」的一些看法,也補坑自己說過,要寫辨識跟應對這類陷阱的文章。

邪教「邪」在哪?

一個人或團體不會因為他所宣揚的價值特異(如地球是外星人實驗地),而被認定有「問題」;現今社會認定的「邪教」是指已犯下罪行的個人及團體,追溯其犯罪動機,乃源自邪教領導的指示或教義,從而稱其入了「邪教」。
嚴格來說,邪不邪的判定是基於「行為」,而不是信念價值評斷。我們很難說崇拜神龜跟崇拜人像哪個比較邪,但如果一方出現犯罪行為,如施用製毒、人口販運、拘禁、傷害、恐嚇、性侵等,那就完全進入法律管轄領域,不因行為人是基於何種價值信仰有異。
所以說,「邪教」最令人畏懼的,是可能把人轉化成犯罪行為人或受害人。許多參與其中的人之所以聽從,不只是迫於權威壓力,有些人真的已經吸納了唆使者極端的價值,使得「犯罪」也被重新定義:不是罪行
邪教之所以要洗腦(心智控制),就是想達成價值信念的全面改造,許多國內外邪教多出現在宗教、心靈、自我成長圈,便是因為這些圈子本來就旨在改變人們的價值信念,包括對自己、他人與世界、生命的觀點。
但要走上邪教的路,犯下罪行或違反普世道德,代表其宣揚的價值勢必傾向「極端」,帶有封閉、專制跟狂熱特質,無法受外界改變、進化或妥協。簡單講就是反社會共融,這會導致個體走向一意孤行,遠遠偏離常軌跟現實。
《仲夏魘》(Midsommar)
因此,即便邪教最終是因「作為」而被定罪,但其價值信念本身,依然可前測評估此圈「邪」否?

變質「邪」化的三大前兆

簡要濃縮,一個組織步入高危險邪化的三大徵兆:反個人意志、反非我類者、反現實。
這三個指標能貫穿價值信念到行為改變。
反個人意志
指個體的行為動機將從自己個人移交給他者,由他者代替我們自主判斷,個人是沒有自由意志的,自然也沒有自由行動的動機,一切都服從他者的意志。這個他者不一定是人,也可能是一套準則或被賦義的象。
實際情況例如:一個人時刻不知道自己「該」想什麼、做什麼,很難信任自己的思考判斷,對不確定性感到焦慮,需依憑他者提供正確解答跟指示才願行動,或對人事物有所肯定;而他者不僅能堅定給出解答跟指示,還能撫慰個體情感,使人強烈受其吸引,並願採納服從其意見。
漸漸地,個體的意志將完全按照他者的動機走,他者也樂意持續強化關係中的極度依附,將自身塑造成真理,甚至全面性地指示個體的生活作息跟思想行為。
《以神之名:信仰的背叛》攝理教領導者,Netflix
反非我類者
指價值取向裡,有明顯區隔我族與他族,能以各種方式分化人的種類,並認為有高下之分。因為領導者接近真理,其批評的就是低等的,而我族則是接近真理、最高等的。
這種價值能方便群體內的人反抗、攻擊外人,因為其已認定外人較為低等。他人的勸說跟質疑只要不符「真理」就是錯誤的,應該反對糾正。
強烈的分化及一元至上的價值觀,使人更容易被驅動做出對立、敵視、傷害行為。
白人至上主義3K黨,宣揚種族差別待遇,鼓吹私刑。the Toronto Star
反現實
忽略或否認現實處境,整個人投入在追逐夢想境地。人們願意放棄個人自由意志,擁抱一元價值的背後,通常是有令人嚮往渴求的美夢在前方,也許是財富、權力、愛、開悟解脫;不論什麼,單看目標不會覺得有任何問題,但人往往在追尋的路上慢慢瘋狂,最後在引導下全然從社會現實抽離,宛如活在另一個平行世界,而無法好好處在現實或與同道以外的人交流。
「人是最勇敢也最容易痛苦的動物,同時,卻又不排斥受苦;反之,他接受,甚至追求,只要能找到痛苦的意義跟受苦的理由。」尼采
邪教也懂得美夢,因美好期待讓人找到忍受折磨的理由,著眼未來收穫,盲視現實苦痛,願忍受充滿剝削傷害的控制關係,甚至深信這就是合理的代價
綜合以上三者,自然得出一個極端妄想、專制盲從又封閉反多元的狀態,在此狀態下,便易於操縱個體侵害他人或忍受自我權益受損。

地獄也曾像天堂讓人依戀

許多新聞、專家包括維基百科,都有列舉邪教常見的特徵,其核心無非就是「控制」。但有跟著現代進化的「邪教」,也懂得如何行銷推廣自己,就跟詐騙集團、感情騙子一樣,沒有人會呆到擺明「我就是騙子」,或跟你坦白他要先迷惑再控制剝削你。
場外人可以用事後的「明眼」看清楚騙子或瘋子的模樣,但我們沒見到的,是騙子或瘋子被揭穿前的魅力,跟灑出來的糖可以多誘人,他們總會藉由先給出甜頭,與人培養感情跟信任
許多受害者並非受虐傾向,樂意受施虐者控制,他們一開始也曾感受過美好愉悅,基於那份美好或共同理想才認定並信任某人某團體,這跟交友、戀愛並沒有太多差異。而當我們與他人的情感連結越深,決裂的恐懼也越強烈,若遇到很會利用人性情感的人,自然不易脫身。

控制關係不只出現在邪教

甚至,我們現在喊打的騙子跟邪人,最先可能確實懷抱理想熱情、一片真誠,只是到了某個階段,受人景仰吹捧,壯大了影響力跟權力,使其自我膨脹、自認尊貴,並視傷害剝削他人是其「合理」的權能。自戀、狂妄的人,最熱於擁抱萬人之上的形象地位,與其說是假扮面具,倒不如說他們早習慣去認同他人眼光投射出的偉大自我。
一個人的影響力跟權力,是其他每個人養出來的。而某些人往往得了權勢,便一股腦將自己的私慾化成命令,丟向所有會給予、聽從他的人,吆喝他人為其服務。
其實,我們每個人多少都在自己的影響力跟權力範圍,動用自身在關係中的優勢,請他人為我們服務做事。我們的職場、家庭、愛情或友情等人際關係中,也有這類事情的影子
當你與他人的互動裡,往往都是聽從、給予方,就算對方說的與你心意相差甚遠你也聽從,或你常迫於壓力還是努力給了對方想要的;長久下來,對方越是覺得他站在指令、索取方的角色,便可能日益得寸進尺。
許多人是在這樣漸進的請求過程中,一點一點的退讓,越陷越深,最後才驚覺自己已被掏空殆盡,宛若無意志的工具機器人。

個人界線是你的守護圈跟警報

不論是不是面對邪教,回歸到人際關係,我們與他人的「人我界限」到底是什麼?很多人也許覺得難以界定,但有一種明文界限,是法律上保護的個人生命、身體、自由、隱私、財產等,正呼應社會中普世的價值,大家共同承認當一個人受到這些侵擾時,可以請求停止跟損害賠償。
當然,回到最前面說的,要等邪教真的使人犯罪受害,那就太遲了;所以,我們要注意涉及特別重要的權益時,你退讓的原因是不是只依對方單方的詮釋
烙印一個專屬符號(身體傷害),只因對方說這能展示你的忠貞跟獨特身分。在自己的房間裝攝影機(隱私侵犯),只因對方說這樣雙方能時刻緊密相連、互表愛意不再寂寞。單看烙印身體、裝攝影機兩件事,我們都能感到誇張,但面對很會說服的人,彷彿瞬間又能為這些事冠上「合理」的帽子。
尤其,若說服者曾給你甜頭好處,或讓你仰慕信任,你會產生「迎合」的壓力。另一個催化因素還有「時間的壓迫」,告訴你情形多緊急,需要你儘快決定。這招看購物網或各式商業推銷就懂,時間越少,人越會依情感衝動行事,而非理智。宣傳限量跟「稀少性」,也同樣可以催化你儘快行動,以免錯失,同時試圖讓你覺得自己是特別的。

無所不在的影響說服與對策

很多商業手法與心理技巧都可以被學習並應用在各個領域,我們知道這些,是為看清周圍的影響力,辨識偽裝成心音的雜音干擾,讓自己為自己做出最好的打算。
這不表示我們要完全與人隔絕,相反地,我覺得是要盡可能接觸不同聲音的人,且為自己留下足夠的時間跟空間去做這件事。若對方顯得不願,我們更是要質疑他是否無法忍受異議或急於控制?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世界知名的心靈魔術師Derren Brown也曾說:最能看出魔術師破綻的人,不是專注盯著的人,而是那些站在魔術表演舞台遠方,不是很投入,隨意觀賞的人。
魔術師懂人傾向找尋並記憶符合個人信念與價值的事物,而忽視其他反證,所以他會創造一種故事軸,讓你依循這個軌道進入幻覺的圈套。你以為當你越投入的關注,越能看清真相,實際上卻是越投入,越易窄化視野而被欺騙。
所以對策是什麼?簡單說就是別衝得太快,別只聽一種聲音,別急著付出重大權益,保持自由跟彈性,包括思想跟人際交流,我們需要不同的眼睛讓一件事的多面性得以開展,讓遠方的旁觀者能即時喊出「國王沒穿衣服啊!」。
最後,歸屬與認同感是一件很迷人的事,但我覺得真心支持、認同你的人,並不需要你的服從跟不時奉獻,他願你自由翱翔並尊重愛護自己。你不需要用自己任何一部分去換取歸屬跟認同。
邪教到底「邪」在哪?
我覺得不管是不是宗教,人好像也能以此分辨。
Bless
相關文章:
15分鐘的女性高潮冥想,一齣濟世理想或騙局重演?《以高潮之名:OneTaste 的故事》
用性高潮抹除性侵認知

看見他人之惡的我們,恐懼什麼?談面對惡的存在、高敏感的對應|梨泰院事件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8會員
58內容數
--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