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X專題(2): 從FTX倒閉來看美國金融系統的脆弱性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 文內如有投資理財相關經驗、知識、資訊等內容,皆為創作者個人分享行為。
  • 有價證券、指數與衍生性商品之數據資料,僅供輔助說明之用,不代表創作者投資決策之推介及建議。
  • 閱讀同時,請審慎思考自身條件及自我決策,並應有為決策負責之事前認知。
  • 方格子希望您能從這些分享內容汲取投資養份,養成獨立思考的能力、判斷、行動,成就最適合您的投資理財模式。

作為全球最發達的資本市場,美國的金融系統仍然存在許多脆弱性。
從更早震驚全球的麥道夫騙局,安然事件再到08年的次貸危機,緊接著是以FTX和LUNA為代表的龐氏騙局,監守自盜的案例。 美國金融市場的寬鬆監管,儼然已經成為了聰明者的樂園。
只要你擅長利用金融系統本身的稅務以及監管漏洞,你就能夠在貓抓老鼠遊戲中占得先機。
只要SEC沒有盯上你,或是他們沒有發現你金融遊戲背後的機制,只要這個騙局仍然得以控制(manageable),這些遲緩,慢熱的監管者只會氣喘吁籲地跑在各種資本大佬後面,而這些所謂的”金融創新(financial innovations)”,事實上僅僅和開發出了新的金融賭具(衍生工具)以及所謂的詐騙僅有一步之遙。
其實華爾街的老套路就那麼多:
1.金融詐欺(客戶以為是A,實際上買的是B)
2.監守自盜(管理層使勁搞走公司資產,內部腐敗,或是像是FTX幹走自有客戶的資金)
3.龐氏騙局(許諾一個固定回報,隨便找個策略,融到的資金不投資,用B的本金償付A的利息)
4.坐莊割韭菜(這個路數就比較多,比較複雜了,FTX的例子裡是他們所發行的token FTT)
5.幫客戶洗錢避稅(這個各大投行都有做,看誰被抓包而已)
6.行賄政治力量並且形成壟斷集團(trust)
7.交易槓桿開太高梭哈爆倉,輸到底褲不剩(Bill Hwang)
只要SEC具備哪怕一點想像力都可以理解正在發生什麼,然而困難的是當前西方制度下對於銀行,金融機構,以及加密貨幣的不力監管,使得執法機構定罪,獲取有效證據並且有效定罪,到最後協助投資者清算拿回自身資產變得極為困難。
這也是為何FTX的董事會花費巨資聘用Jay Ray III來協助債權人做債務清算的原因。這也是為何董事會和交易所的客戶發現,他們自身應該取得的款項,並非由SEC幫助討回,而需要通過自掏腰包,尋找昂貴的法律專業援助,才能通過不斷的法律訴訟,漫長的時間來取回自己本應獲得的資產。
在FTX這個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薯條哥和麥道夫有幾分相似,而且兩者都是身為其各自市場上最大的巨頭。麥道夫曾經是納斯達克的主席,運營著當時最大的做市商之一。而FTX在加密貨幣的角色亦然,FTX同樣是作為最大的幣圈衍生品交易中心以及做市商而存在的,他們都有巨大的名聲。

區別在於麥道夫的騙局持續了幾十年,而FTX更短,近乎曇花一現。
麥道夫的騙局在08年金融危機中徹底崩潰,他已經用盡了手頭上所有的現金。而這點和FTX也類似,前段時間當比特幣價格暴跌的時候,FTX同樣出現了兌付上的巨大危機。

然而隨著更多的線索以及新聞被曝光,我們可以看到FTX不僅僅只是參與乾光客戶本身的資金而已,FTX薯條哥更是”志向遠大”。
SBF薯條哥基本上把以上幾條華爾街能搞的套路全部搞完了,可以說,薯條哥所導致的巨大問題遠遠並非他之前多次在油管上回應,他所犯下的錯誤僅僅只是所謂的”bad accounting”, 其實就是我也不知道發生了啥,但是我們的會計搞砸了,很多數我也不清楚。
在幣安趙鵬出手之前,薯條哥甚至已經開始了為他的政治影響力鋪路。他的影響力很可能遠大於我們的想像。
薯條哥不單單政治上大量捐助民主黨的候選人,他也開始和SEC的高級官員走的越來越近, SBF在政治上對民主黨的捐獻金額來到第二名的位置。
他一共捐贈了近4000萬美金,僅次於幾個大金主,索羅斯和一幫對沖基金大鱷。
可以說SBF的野心絕不僅僅只是運作一個交易所這麼簡單,毫無疑問他正在為和民主黨的大規模深度合作做著長期的準備。
FTX 和Gary Gensler
SEC的現任主席 Gary Gensler同樣和FTX有著一些詭異,隱秘的聯繫。在幣安對FTX發動質疑之前,幣安同樣嘗試接近並且聘用Gary成為幣安的美國長期顧問。當時Gensler還在麻省理工任教,當時的他被認為是極有可能被任命為SEC主席的關鍵人選。
當然Gensler對於這樣的邀請是拒絕的,如果他同意了,那麼這意味著極為深度以及公然的腐敗。
馬斯克也在twitter上贊同質疑FTX是否深度參與幫助民主黨大規模洗錢。
Gary Gensler, the chair of the S.E.C., said he hopes that the pending charges against Sam Bankman-Fried and his top lieutenants will send a message to the crypto community about the need to have their operations compliant with existing securities laws.
以上出自紐約時報,意思是SEC主席希望能夠延遲對於薯條哥SBF的指控和定罪。
同時Gary Gensler還認為當前對於加密貨幣的法令已經足夠,無需在針對加密貨幣進行進一步的立法。這也意味著Gary 從立場上看,更像是SBF和長鵬哥堅定的盟友。美國國會議員Tom Emmer在推特上表示,在FTX暴雷之前,SBF和Gary早已私下碰面過,並且很可能後者打算給FTX一個司法監督的豁免權。
現在有近萬名投資者署名要調查Gary是否有和FTX做出任何不正當合法的交易往來。
SEC的立場相當不明確,行動相當不迅速,而且極其曖昧,尤其在對於整個加密數字貨幣行業的立法上,他缺乏著一個監管者應該具備的正直和果敢。一直以來SEC面對各種家族辦公室,對沖基金,數字貨幣交易所,量化交易者都有一個特性,那就是漂亮話說一堆,事情啥屁都不做。
許多的對沖基金違規,以及量化基金front run ,最終只不過都是得到像徵性的罰單而已。這個就像先前敏感的panama paper,大部分參與深度洗錢的投行,最終也只不過是得到了一筆罰單。而這些罰單和他們所賺取到的利益相比,不值一提。結果是這些投行高管,牽線負責的人作為替罪羊,投行仍然在全世界的範圍內洗錢。
如果FTX後續被曝光處理大量民主黨的黑錢,我一點都不會感到奇怪。
從麥道夫的時代就是如此,SEC面對明顯至極的龐氏騙局證據置之不理,直到麥道夫現金出現大量漏洞時才姍姍來遲,做足表面工作。
SEC在面對SAC Capital大規模的內線交易以及賄賂事件,科恩以及其對沖基金賺進大量財富,僅有少量的交易員和分析師被草草定罪。 SAC所受到的懲罰只不過是九牛一毛的罰款,最終轉為家族辦公室繼續活躍在金融市場中。
Bill Hwang的一系列margin call後面帶出的一系列老虎基金TIGER GLOBAL舞弊,大量資金來路不明同樣被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從結構上來講,SEC不具備有執法的權力。他只能和DOJ合作,而且只能收集證據並且對某些他們掌握線索的個體和實體發起起訴,但缺乏真正的強制力。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罰款,以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所謂立法,或是玩著所謂的旋轉門遊戲,監督著監督著就莫名其妙成為了某隻基金的重要顧問,這也導致了SEC的所謂agent最後都不願意真正得罪這些大資本,相反,他們很樂意成為這些資本的打手和狗。
那麼這麼一個廢物般的所謂監管機構,存在著,又有什麼用呢?
為何廣大美國納稅者需要花著自己的錢,養一個只會開罰單的機構呢?
現在的SEC不過是一個吉祥物,掛在那裡告訴投資者,我們政客有在做事,你是被保護著的,但是我們檢調需要收集證據,需要很長時間來處理。而且定罪的不是我們,我們只能和執法機關合作,你要怪,就怪立法機關。
於是最終全球投資者只能眼看SEC和DOJ相互踢皮球,之後就不了了之了。每一次的金融危機以及大騙局,最終我們只能看到更多的個人,家庭因為貪欲,以及妄想一夜暴富而最終淪為這些人的犧牲品。
同樣的這次在面對FTX全球性的大災難面前,SEC極有可能重複其之前的過錯。畢竟對於美國金融市場有著深度理解的都清楚美國金融監管的尿性,那就是小魚小蝦隨便KYC,稅務不能賴,但是你今天搞成了政黨大金主,那麼你就擁有了胡作非為的巨大特權,即便薯條哥被制裁,我們仍然有相當的理由相信,SEC會盡力在其中和司法玩斡旋,想盡辦法將SBF的刑期降低,以保住SBF不將民主黨醜陋噁心的黑金證據曝光。
1會員
44內容數
此系列專題針對全球央行政策,工具箱,動態做出評論以及分析。包括聯準會後面的目的,動機以及流程做出詳細的分析和提供獨到的見解。同時也將全球的央行歷史以及經濟週期聯繫起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