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圖之外的價值創造——專訪自由接案插畫師黃昱銘

2023/05/05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我為這篇專訪畫的首圖
黃昱銘,畢業於台北市立大學視覺藝術系、美國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插畫專業碩士MFA,曾任美國大型插畫經紀公司 Illozoo 紐約區代理人,現代理亞洲區,經手客戶包括蘋果、亞馬遜、藍人樂團等國際知名品牌。2017年取得美國傑出人才簽證(O1 Visa),作品活躍於歐美,客戶包括UPS、New Balance、Hachette Book Group、NBA、華盛頓郵報等。

好幾年前,在我還不清楚插畫是什麼時,就在痞客邦上看到了當時人還在美國的昱銘寫的文章,發現插畫不是只有圖文創作和貼圖,而是還有許多不同運用的可能。這幾年下來,他除了持續創作,也總是不保留地發表自己對於各種插畫相關時事的看法,因此決定約他出來聊聊。
受邀錄製人間電視台節目〈創藝多腦河〉的昱銘

|從純藝術跨足到插畫|

從小在科班的訓練下學習了包含水彩、油畫、水墨等扎實繪畫技巧的昱銘,大學就讀美術系時曾被教授建議可以往插畫發展,不過當時的他還不熟悉插畫為何,甚至一度認為教授是在貶低自己。直到畢業後看見包含Bobby Chiu等插畫師為可口可樂的快樂工廠廣告設計小怪物,發覺原來插畫也能這樣表現,搜尋更多資訊後漸漸喜歡上插畫,最後決定前往美國學習。
可口可樂快樂工廠(Happiness Factory)廣告中的小怪物。(圖片來源:This is not ADVERTISING)
從純藝術轉往插畫的過程,昱銘並不覺得自己有被過去所學束縛,相反地,他認為自己的繪畫底子帶給他許多幫助。昱銘提起插畫師Lisk Feng,藝術世家的她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因為擁有深厚的基本功,讓她可以在到了美國後碰撞出很棒的作品。「我覺得技巧是絕對要有的,你才能慢慢放鬆,或者是讓它有更多的變化。」而要創作出好作品,除了基本功,想法也必須要提升,「你的藝術鑑賞能力要夠好,你的藝術鑑賞能力就是你的taste(品味),你的taste越高,你創作出來的東西就越好。」
創作內容大多都是寫實人像作品的昱銘,能夠精準抓住人物的姿態和神色,靠的就是多年來累積的繪畫基礎。「像我都畫寫實的,如果有一個骨頭畫錯,那就整個就敗掉了,所以這個東西就是練習,就是不斷的畫、不斷的畫。」談到要如何訓練自己,他認為每個畫畫的人都需要一本隨身攜帶的速寫本,把看到的東西通通記錄下來。「有時候你的人物畫這樣子,你的形抓不準,只有唯一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你不速寫,從來沒去速寫你的人就是抓不準。」昱銘說自己一開始的速寫本都很大本,就是為了練線條,本子夠大,才能好好練習如何移動手,並且維持線條的穩定性。
大量練習,是讓自己進步的不二法門。他分享某次聽到校友的演講,說到自己一個星期的練習量是27張圖,深深體會到頂尖創作者們靠的不是天份而是努力。「因為其實你說畫畫都是天份嗎?我覺得沒有欸,我不覺得我有天份,我就只是有種偏執,可以坐在畫布前面。其實所有藝術家都是,我們只是喜歡這個東西,想辦法去把它呈現好。」對昱銘來說,以天份兩字形容創作者其實是忽視了他們背後投注的時間和心力,忘了他們所做的大量練習。
喜歡籃球的昱銘為台灣啤酒籃球隊畫的插畫

|除了努力還要有策略|

然而,要畫出更好的作品,並不是埋頭苦練就好,而是要先覺察自己的喜好以及作品特性,加以調整和補強後才能真正有所成長。在研究所初期,昱銘曾在紐約實習擔任插畫師Dongyun Lee的助手,協助他上色、錄製創作過程、打掃工作室,對方也在工作之餘分享插畫相關知識,並點出昱銘的優勢其實是水墨;這讓原先想朝概念美術(concept art)方向創作卻沒能好好發揮的昱銘,意識到自己可以從擅長的工筆和水墨發展。
「那個時候我對插畫的理解是,做賺錢的那個方向,那我其實滿想畫寫實的東西,我也喜歡畫人像,所以concept art那時候就是我的bias(偏見偏好),就我覺得說這個東西才是最屌的,所以我一股腦都在練習concept art的畫法,場景或者是人物應該怎麼畫,畫一些科幻的場景。」
那趟為期三個月的紐約實習之行,成了昱銘在插畫上的轉捩點。他不但重新思考自己的創作方向,更見識到其他插畫師的訓練方式、插畫一級市場的運作模式,還有美國東岸和西岸在插畫市場取向的不同。
昱銘以水墨手繪線稿後,再進電腦上色。
談及自己擅長的工筆水墨技法,昱銘說自己現在的創作深受Yuko Shimizu啟發,而Dongyun Lee也師承Yuko Shimizu。這樣一脈相承的情況並不少見,但要成為專業插畫師的關鍵,最終還是取決於是否有找到自己獨特的視覺語彙。昱銘認為要發展自己的風格,要先了解自己擅長的是什麼,再藉由喜歡的作品去引導自己成長。他在美國的教授會要大家先找兩三位自己喜愛、並且風格和自己相近的插畫師,藉由觀察他們的作品去學習畫面的處理方式。這部分的練習並非看圖照抄,而是去拆解他們的創作手法,從中釐清自己之所以欣賞他們作品的理由,再把這些元素和自己原本的創作方式融合。
一樣是海浪,一樣是水墨線條和電腦上色,三人的呈現方式仍各有特色(圖片來源:三人的官網)
先從相近的學習,再往外拓展去看更多不同的作品,這樣的思維也套用在他練習的方向上。很多時候我們會聽到其他人說要努力補足自己的短處,例如:不會畫手就要多畫手、背景畫不好就要多練背景,但昱銘同時也認為,要讓自己的作品快速提升,其實要先從自己擅長的地方下手,將強項發揮到極致後,再回頭去補上自己的弱點,只要弱點能進步一點點,最後的成果看起來就會很不一樣。「因為像一件事情要做到百分之百我才可以跨過那百分之百去找其他可能,那如果一個東西我從零開始學,我到現在可能還百分之五十,那我要多久我才能接案。」
強處都發展完了你再來提升你的短處,你的短處如果稍微提升百分之二十,那你就會很不一樣了。

|從不同方向看創作|

除了在創作能力上的策略性思維,昱銘在精進自己插畫能力的同時,也選擇以不同的面向讓自己能更全面地瞭解插畫產業。大學畢業後,為了加深自己對藝術市場的認識他選擇到藝廊實習,因此體認到純藝術市場的運作模式並非自己喜歡的樣貌,進而輾轉接觸插畫。同樣地,在美國時他也選擇進入插畫經紀公司實習。
待在頂尖經紀公司實習的經歷,讓他見識到公司旗下插畫家們的專業,也學習到如何對潛在客戶做陌生開發、如何成為客戶與插畫師間的溝通橋樑。這些經歷不僅讓他能以不同的視角來理解插畫產業,為他累積更多人脈,更對他日後的插畫接案有許多實質的幫助。他懂得據理力爭說出自己的需求以及對應的價格,直到現在,當他不清楚如何報價時,仍會向前輩或過去的經紀公司老闆請教。
2018年的紐約卡通漫畫節,昱銘受邀擔任台灣代表藝術家。
談到接案,由於昱銘的客戶大多位在美國,他因此為了配合時差而改變作息在台灣白天時睡覺,下午才起床工作;也因為自己無法在家工作,而咖啡廳又很少開整夜,有時候也會在便利商店工作。雖然遠距工作是自由接案的插畫家的常態,但套句台灣常說的「見面三分情」,相隔一個太平洋,加上語言文化不同,我好奇這樣是否會難以和客戶維繫關係。昱銘表示,其實自己並沒有特別去維繫和客戶間的感情,美國也沒有送禮文化,想要接洽到好客戶主要還是回歸作品本身,只要作品夠好,哪怕沒有廣大的粉絲追蹤數、知名度,客戶還是會因為喜歡作品而選擇和自己合作。「合作是因為他們喜歡你的作品,你們是平等的。」
平等,是每一份健康的合作關係的必備條件。插畫家和客戶從來就不是僱傭關係,而是對等的合作關係,好的作品往往仰賴雙方尊重彼此的專業、互相信任。除了簽約這樣的基本常識,昱銘更提到版權意識的重要性,「在美國如果插畫師是已經建立自己的事業的話,他們都會跟律師事務所有往來,私底下都會有一個他們自己合作諮詢的律師。所以我覺得台灣也要有這個版權意識。」
昱銘為舊金山紀事報繪製的封面插畫

|知識的價值和傳承|

因為重視專業以及對於知識的探究,每當有任何插畫相關新聞出現,昱銘總會在親自查證事情的來龍去脈後才發表個人看法,也會研究創作者的背景後才決定是否採信對方的言論。這種實事求是的精神,其實來自於研究所的教育、實習經驗,還有周遭環境的影響。
「像我會去查藝術家的背景,是因為那時候我去紐約和韓國的插畫師Dongyun Lee那邊實習去當助手,然後那時候他想要先面試我,他就先看完我的作品後就說,我想先看你們學校教授都是誰。然後他就開始一個一個去看我們學校教授的作品集,他就說這個不行、這個不行,然後也跟我講說為什麼不行。」這段實習的經驗讓他明白教授需要與時俱進,而學生在採納意見時也要有所挑選,無須盲目進行偶像崇拜。
由於累積了許多寶貴經驗,他開始寫文章分享所學,同時也和Hahow好學校和師大進修推廣學院合作課程。「就我想要讓想要知道的知道真相是什麼,讓可以學習的去知道說台灣跟國際上的差異在哪裡。」由於常常會在網路上發表想法,這讓昱銘被貼上了崇洋媚外的標籤,認為他老是拿其他國家的東西來和台灣相比,「但是這個東西就是,我覺得是很鄉愿的一種想法。因為,專業是沒有分國界的,你只有更專業,沒有分說美國的專業、英國的專業、台灣的專業。就像現在拍電影技術最好在哪裡,就美國好萊塢啊,那你如果上映美國電影就是崇洋媚外嗎?不是啊,就人家拍得比較好所以我想花錢去看他拍的東西。」
在勞動部青年勞動力趨勢國際論壇演講的昱銘
時常提及其他創作者的名字,並非炫耀人脈或蹭他人知名度,而是因為每個知識背後都有脈絡可循所以要尊重每個知識的來源,同時展現了專業的建立往往是集眾人之力。
他分享某次聆聽演講的經驗,主持人問台上的插畫師和藝術總監:在有了不論是知名度或聲量等優勢後是如何回饋社會的?插畫師們回答他們會進行教學、為不公不義的事情發聲;藝術總監們說自己會雇用優秀的插畫師。不藏私、不把資源只給小圈圈的人、在自我成長同時也不忘照顧他人的精神,就是在塑造回饋社會的文化。而只有一群人都向上時,整體的產業環境才有提升的可能。

|與其追隨潮流不如創造潮流|

不怕衝撞現存體制、不怕說出不符合他人期待的意見,這樣的精神也同樣發揮在他自身的創作上。昱銘說他的插畫常被台灣人說很西方,在西方人眼裡卻有東方味;然而,他並沒有為了符合他人的審美而改變自己的風格,反而堅持在自己的作品中持續發展。
昱銘為Black Dog & Leventhal Publishers出版社繪製的NBA籃球書籍Dynasties
比起跟隨潮流而變換畫法,他深信創造自己獨一無二的風格才能在時間洪流中屹立不搖。昱銘提到,一個潮流基本上就五年的時間,通常能跟隨潮流的會是比較平面(graphic)的作品,因為他們的畫法相較於線稿繪畫式的作品自由度更大,也更容易將自己的創作結合潮流的元素。
「我其實沒有在管潮流這件事,可是我會融合一些潮流的元素進去。假設說今天這個潮流的形狀或用色我很喜歡,我確實會融入在我的創作裡,但是說真的要我完全跟潮流,我比較想創作自己想要的東西。」當我問及是否會因為作品與潮流不符而擔心沒有觀眾或是難以接到案子,昱銘毫不猶豫地回答,「我沒有擔心過啊,不然我現在就不會畫這個風格,因為這就是我喜歡的風格。這絕對不是潮流喜歡的,它可能是其他插畫師不會想要用這種方式創作的。」
昱銘以影集魷魚遊戲為題的自發創作
近年來,由於台灣越來越多人關注圖像創作,繪本隨著被重視,而繪本相關的國際盛事波隆那童書展也就跟著被投以更多注目,甚至被冠上了「插畫界的奧斯卡」的頭銜。對於這樣的情況,昱銘也提出了他的看法,「插畫就是波隆那,漫畫就是安古蘭,但其實還有很多。過度報導跟包裝,導致市面上只會有這類型的內容出現,但這些東西它就只是插畫的一部份而已。」的確,插畫相關獎項除了波隆那還有CA、3x3、JIA、AI-AP、WIA,繪本獎項也有安徒生、林格倫、凱特格林威、凱迪克等,而波隆那的插畫展也只是波隆那童書展的一部份內容罷了。
這樣的想法並非眼紅得獎者,而是知道把眼界放寬才能吸收到更多元的內容,避免為了得到關注而刻意去創造相應的作品。「你是要創造高流量,而不是寄託別人為你帶來高流量。」也許自己的喜好並不總會被他人喜愛,但創造出耳目一新的作品、連簽名都不用就讓人認出自己,才有可能讓自己走在尖端。
你是要創造高流量,而不是寄託別人為你帶來高流量。
為了測試自己的極限練習將一幅畫的完成時間從兩週縮短到三天,為了傳遞AI技術的正確觀念在社群和他人辯論,為了提升產業環境而分享知識和經驗,這些努力不只是提升自己的繪畫專業或是建立自我社會形象,而是將前輩的寶藏傳承下去,體現一脈相承的職人精神。插畫不只是個人愛好,更是社會文化的表現,昱銘不只是一個畫畫的人,更藉由創作成為了價值創造者。
昱銘為Bleacher Report的社群繪製的插畫

老實說,這次訪談前對昱銘的印象大概就是留美和勇於發表想法的創作者,但碰面後,我又更瞭解他之所以這麼做背後的脈絡,也更加體會到傳承的重要性。插畫可以是很個人的創作媒介,同時也是很他人的,所謂的原創說真的都是奠基在前人的基礎上加以延伸發展而成,也因此,尊重他人的作品,清楚致敬、借鑑、抄襲的差異就很重要了。透過這次訪談,我也更確信開啟「靈感話室」、「下班話畫」這樣的寫作企劃,是我身為創作者所能做的最好的回饋之一了。
時常自發創作電影海報的昱銘畫了捍衛任務(John Wick)的海報

☁ 昱銘的〈靈感話室〉Q&A ☁

🐚 給自己的話:
做能力所能及的事,腳踏實地。
🐚 給〈靈感話室〉讀者的話:
先能夠尊重和嚴謹而不隨便與妥協的對待自己熱愛的事物,才能夠創造一切價值。

☁ 想找昱銘這邊請 ☁


如果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歡迎分享文章或點擊下方贊助我!
想瞭解更多我的創作和生活,歡迎到 I G臉 書 追蹤我 💛
訂閱我的 電 子 報 ,每月一封信,分享工作和生活近況,以及月報限定的內容!
若你覺得我們能有好玩的合作,我的作品集在 這 裡,歡迎來信聊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以創作者的視角出發,透過與其他創作者對話汲取生活的靈感,呈現更親密的、更立體的、作品之外的、創作者和創作者間的私對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