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六十五位伴侶

2023/05/0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愛這世界上的所有人。」,如果一個人每天陪伴不同的人,

而他的一生確定活到八十歲,那他也不過只愛了三萬人不到,

這樣怎麼叫愛世界上的所有人?更遑論在婚姻制度底下,

有多少人在說神愛世人,卻把自己一生的情感綑綁在伴侶和子女上?

--

「愛一個人是貧乏的。」,父權社會下的愛情是貧乏的。

當你的生命愛著一個人的時候,你會不斷地確認,
確認他的忠誠,他的人際關係,他所接觸的一切,

但佔有從來都不是愛,嫉妒和吃醋都是佔有的彰顯。

既然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自然就沒有誰擁有誰這回事。

在父權社會底下,人們的感情觀是被扭曲的:

男性將佔有女性視為愛情其中的一個內涵,婚姻制度強化了這結構。

但本質流動的愛不是這樣,她對任何存在都是敞開的,

沒有尊卑貴賤的區別,簡單而純粹,生而為人理應如此。

--

但愛無法純粹獨立在這世界上,當前社會體制下的規範阻礙了我們,

利用種族、國家、宗教、組織、家庭和貧富等分而治之,

以致於我們無法全心全意的放心去愛,總有其他因素干擾著我們。

於是愛無法流動,無法動態平衡的愛,使我們對對方不寬容,

腦袋學習到的美醜善惡觀干擾我們對他者的愛,越想越煩,

沒有辦法再愛下去了,總是有人比他年輕貌美,身材有致,

你愛的從來都不是他的存在,而是外在終會腐爛的軀殼。

他的性格、他的習性,他的待人處事,那些都是由腦袋建構的。

同性戀在父權社會下被視為異端,受到許多壓迫,
主流媒體洗腦著,讓你習慣地厭惡他們的存在,

因為你不敢相信為什麼有人能獨立於既建體系外愛著同性別的人。

當然,在沒有彰顯父權下,同志才能從控制、競爭和佔有中擺脫。

--
只是以金錢為主的生活方式要怎麼建立連結?
不管怎樣不看重這個媒介,人們都還是被其奴役,
我指的不只是生理上,心理上更是嚴重。
試試看直接拿錢給你認識的人吧,
如果對方沒有意願進一步與你去探討「愛不能用金錢衡量」這件事情的話,
漸行漸遠也罷。
如果我愛不完世人,至少我的所作所為都要為我愛的人而活,
我不需要強迫自己與跟我意想社會相左的人共事,
因為我們仍在資本主義社會底下。
只要Tâi-phiò台票掛帥,不佔有的愛就會被限制,
我想要的是超越貨幣的連結:
20230329 高雄市 22°40'00.6"N 120°18'11.4"E22.666834, 120.303178 性不別愛無主 from Media - YouTube
每一天都在為了共同討論後的理想社會而行動,
和同伴們在現實創造改變。而這一切都無關金錢:
只管去做,才得以建立超越關係的連結。
--
「關係的本質是陪伴。」,超越佔有的情感對任何人都是敞開的,
對我來說身體的接觸有其道理,那會讓愛更流動。

擺脫慾望的操縱,實際用身體去感受對方的存在,用心去感受相擁。

當下就是合一,其中沒有腦袋的介入,融入彼此的存在,

勝過頭腦的定義。語言的匱乏無法說明這些,那得用心:
用心去和與自己有相同願景的人共事,全心全意向未來邁進。
這其中絕對不只會做一件事情,
每天都是新的開始,每天都將有新的挑戰,
問題就只有:「我如何找到與我擁有共同願景的人們?」,
這就足以讓我在海島上繼續行動下去。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7會員
50內容數
當我們愛著對方,我們只會給予而不求回報,愛本來就是無條件且不能用金錢衡量的。我始終相信有一種愛能超越婚姻、家庭、血緣、宗教、組織、國籍、種族甚至性別,並讓台灣島內的所有生命都能永續發展下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