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6)九、病毒 之 不損失任何

Oya
發佈於曇花
2023/05/3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不損失任何 》

隨著COVID-19新冠病毒的發展,小香愈來愈"無黨無派",無邊要站,對西瓜的哪一邊都沒有去偎。生活圈中會遇到的人幾乎都是保守聽話的配合政府政策執行完畢,她也沒有加入或去搜找各種支持、反對的團體與研究資料、另類訊息,只有偶爾被動的看到一點說法。然後為了配合公司與業主政策而打滿三劑疫苗。
小香是和同住的姪女同時發現確診的,香弟和香弟媳在想到底是誰傳誰、又或是從第三人、各自染疫的。由於香嬤前幾天處於慢性低燒不斷根的狀態,於是有人懷疑到香嬤頭上。小香不多思索:「不然我去幫阿嬤快篩好了,反正我確診了,現在也沒飛沫症狀。」香弟、香弟媳與香媽的鬆一口氣雖然無聲無形,對小香來說明顯得很。果如預期,香嬤沒確診。

剛好小香這陣子常去看中醫,就按照診所的流程通報,視訊看診時鐘伊施醫生說:「不是昨天才告訴妳通報流程,沒想到妳就中了,我很少這麼準的。」小香:「你一語成讖,這樣不行 !」她平時沒有注意確診細節,所以當鐘伊施說「幫妳加一點現在最流行的清冠一號」時,只知道哈哈笑了兩聲。

結束視訊後,香弟原本要幫他女兒於大醫院通報拿藥,後來想想既然要去幫小香與女兒拿藥,就匯總跑一個地方好了。但由於診所櫃檯與鐘伊施剛好沒默契鬼打牆,所以香弟去電辦理的感受不好:「姊,妳那間中西醫診所很瞎欸!」小香自己去電詢問,就順順的進行了,為了效能與皆大歡喜,小香跟香弟說,由她來處理整個流程,就順利完成。她先問香弟:「吃西藥嗎?」香弟:「有什麼差別?」小香:「不知道欸,看個人吧。」她沒事不會主動推薦別人去找鐘伊施看病,因為醫病關係很吃醫緣,鐘伊施又不是那種火紅、牛逼、會推銷自己、很受歡迎的人物或神醫。

香弟查找集中檢疫所資訊,跟小香說環境看起來可以,要不要跟香姪女兩人住一間,費用均攤。結果申請後無下文,小香也不用配合了。很快的,香弟與香弟媳也確診了,適逢假日,發燒的香弟先吃了她女兒的藥,覺得好許多。這下子,在二樓生活的家人只剩香姪子沒確診,所以被隔離的是他。香弟顯得比較放鬆的跟小香聊他的症狀。她一如多數人那樣全程輕症,無發燒,而當時還沒很流行會聲音沙啞的變種病毒。為了填寫政府的通報資訊,需要同住人的身份證號,「還好當初因為想轉X鋼保全,所以找齊了全家人分散的戶籍謄本影印留存!」她感到慶幸。

小香跟所有家人的關係不緊密,也不會說心事,尤其跟香弟一家四口關係淡如水,她通常走空氣人隱形路線,相敬如賓,各有不同的生活型態。她跟父母就不會相敬如賓了,有時鄉土一點,有時不發一言,有時採取如同跟同事互動的模式。

由於香嬤的不良於行已無法去她的專用小廁所如廁,小香確診後,香父母請人在小廁所加裝蓮篷頭,做為專用的隔離浴廁。雖然只能站在洗手台鏡子前淋浴,沒有空間活動,還要注意避免噴濕掛袋裡的衣物與地上的垃圾袋,「但至少有了個他人不愛用的私人空間,這對未來而言是個很好的鋪墊,冬天洗澡也會溫暖多了。」小香心想,「家人看不上眼的就是我撿拾的機會。」

同理可證的,不到兩個月後香嬤過世,小香搬換到一樓香嬤的小房間生活,一樓跟二樓的不同生活作息與噪音、習慣可以較不相擾。香嬤房間雖然是整個家最小的一間,但已夠用,且是最冬暖夏涼的一間,一舉滿全了香弟一家及香媽的意向。表面上是小香配合讓房搬房,實則皆大歡喜,順便讓小香預演未來搬出時,可以如何更有效率的進行搬家。
Oya
Oya
我是Oya,透過寓言與魔幻寫實形式, 創造“人類是怎樣的存在、其實都在幹啥”的人生奧秘探索,充滿玄妙哲思。 內容常有關於藝術、情愛、性慾與性、非黑非白的灰色地帶,總之各種非典型、非大眾化就對了。 致力於成長與覺察主題的輕短小說。異類請入內參觀指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