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8~幸福是...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微微在舒華家裡,因為被迫恢復記憶,婆婆剛開始讓微微在旁邊看著,婆婆一面炒著菜,一面要微微記得何時該放醬油,又何時放鹽,婆婆心想...這種廚藝,根本無關記憶,興許是舒華不想煮飯的藉口罷了。

但,婆婆不打算戳破,因為舒華這腦溢血也不是假的,雖不知是否像別人說的一樣,把人逼得壓力大,所以才會生病,但舒華剛從鬼門關走了一趟,若逼急了,說他這婆婆太苛薄。

婆婆一面教微微,一面打算放手,便說道:「來,舒華,這鍋鏟給你拿拿看,你看了這麼,要不要試著炒炒看?」

誰料,微微竟然回她:「不不不,媽,我覺得你炒菜很好吃,你炒就好了,這個我真的不行,你那麼會炒,而且又炒得那麼好吃,你煮比我煮好,你來好了。」

婆婆怎麼也想不到微微會這麼回她,一句話也不再說,直接把飯菜都做好了。

晚上,函宇和微微在房裡,其實舒華不論是身體或是頭髮都慢慢回到了之前,雖然不是完全,但也慢慢回復狀態,難得微微今天特別有心的望著初戀情人-函宇。

函宇在房間不是滑手機,就是看電視球賽,微微就在想,當初,我怎麼會迷戀這個男人,甚至是想要和他共度一生。

可當時的陰錯陽差,兩人...就這麼錯過了。

雖然那久遠的那一段,已經過了很久很久,可微微這時想起,當時的悸動..不免湊到函宇旁邊撒嬌的說:「函宇,你說...我們之前都一個禮拜做幾次?」

函宇滑著手機,心不在焉地問:「做什麼?」

微微兩隻手在函宇身上纏綿,心裡想著...一圓當時的遺憾,反正...我現在用的是舒華的身體。

函宇立刻明白微微的心意,便拉開她的手,說:「你身體才剛好,不宜做激烈運動,你要好好休息,才能趕快想起來以前的事情...」

當函宇撥開她的手時,微微當下心中無限百感交集,她無法解釋是該開心,還是該悲哀,函宇...竟然..不碰她?

是..真君子?還是..他倆..早已沒了夫妻情誼?

微微沒有再要求,只是..在舒華的身體,時不時總有著哀傷的記憶,微微雖然不明白,但,她覺得...舒華,在這個家...並沒有幸福感..

因為..舒華的身體,有記憶...總若有似無的提醒著她。

在這個家裡,雖然是微微的靈魂在舒華的身體裡,可卻讓微微日漸體會舒華在這個家的卑微,充其量不過就是一個傭人,喔,不,現在的傭人不但會跟主人大小聲就算了,覺得工作量大時還會跟老闆議價,提高薪水。

而舒華,卻是連一個傭人都不如。

這讓微微時不時都感到舒華身體記憶裡的淡淡悲哀,微微原本的生活裡,除了工作,賺錢,花錢,享受,完全沒有體會過進入一個家庭,當一個人的妻子,當一個家的媳婦,以及無限個稱謂,卻沒有一個稱謂,一個身份,讓江微微覺得幸福的...

還有,結婚前的戀愛甜蜜,讓微微充滿甜蜜幻想,不知是函宇顧及舒華剛動完大手術,而憐惜她,還是結婚後,夫妻之間的甜蜜早已淡薄成只是同住一個屋簷下的關係?

眼前的初戀情人,又再次令她心中原有存在的美好,一一破滅。

早上函宇在餐桌吃著早餐時,大嫂銀月也過來餐桌邊幫自己和凱凱弄著早餐,見四下無人,銀月彎下腰低聲對身邊的函宇問道:「小宇,你現在還有跟那個江微微聯絡嗎?」

函宇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滿臉疑問地看著銀月:「沒有啊,怎麼了嗎?」

「她是我們銀行的VIP,我最近也才認出她來,她跟我們經理很熟,最近常常進出我們經理辦公室,聽說最近賺不少,投資很多品項,還有就是眼光很準。」銀月一邊說著一遍幫凱凱弄牛奶,麵包。

銀月說完,見函宇沒有回話,只隨口說道:「噢,沒什麼,我以為你知道,所以問你一下...」

之後,早餐間便沒有再交談,銀月忙著帶凱凱上課,而函宇吃完也出門上班。

的確,和舒華結婚後,便沒有和以前的女友有任何聯絡,除了忙自己的生活,也沒有什麼好聯絡的。

但不知怎麼的,今天銀月的提起,讓函宇在開車上班的路上,回想起-江微微 這個人。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如何?

函宇回想著...

跟微微是怎麼分手的?

好像...也沒有特別的爭吵,只不過就是交往了一陣子,想帶微微回家見家長,微微..有事。想找微微出去旅遊,微微..沒空。甚至有時函宇想他了,總是...找不到人?

雖說,當時的函宇是適婚年齡,但相較之下,微微不過就是大學畢業而已,正當年輕愛玩,可..函宇想找他出去玩時,她說工作忙,經常澆了函宇一身冷水。他不明白微微既然跟他交往,為何總是讓函宇好找,總是讓函宇一個人。

最終的分手,就是這麼淡淡...淡淡...的沒聯絡,而微微...從來不曾主動約函宇,對於函宇提議見父母的事,也有所閃躲,函宇忙工作,還要忙找人的情況下,卻在此時遇上了朋友圈裡的舒華,兩人十分談的來,一拍即合,很快地陷入了熱戀,相愛,結婚。

就這麼想著,車子已經開到了公司,也打斷了函宇的思緒。工作的忙碌也讓函宇忘了江微微 這件事。

這一晃眼,有多久沒有看見微微了呢?

有...7年了吧!


舒華吧!從進家門就操持著家務,一家人也習慣舒華的料理,舒華的打理,好像這一切都是這麼的理所當然,雖然大嫂比較晚進門,但很快的就為楊家生了一個長孫,這讓舒華壓力有些大,畢竟,她和函宇先結婚的。

因為大嫂銀月也有一份好工作,舒華就更不用說的,繼續操持家務。

漸漸的,舒華的存在,不過就是大家回家了,有飯吃,衣服髒了有人洗,還有家裡的環境,有人整理,都是習慣了,好像就覺得應該這麼生活了,卻沒有人問過舒華...

你過的....是否快樂?


而答案顯然是很明顯的,不然也不會有後面這些了,這天舒華又來到銀行,迎面遇上了銀月,銀月終於清楚看見本人,曾在家裡的某本相簿裡看見微微的倩影...

舒華顯得有些驚慌,但沒有很久,銀月則是笑臉盈盈的問候:「你要找我們經理嗎?」

舒華慌張的神情並沒有讓銀月發現,只是舒華故作鎮定的回道:「喔,對,你怎麼知道?」

銀月一副銀行員職業的觀察,回道:「因為我看過你來好幾次,發現你都是去經理辦公室...」

舒華看到銀月是有些驚訝,只是馬上反應自己現在的外表是江微微而恢復正常,平淡的說道:「噢,我跟你們經理有約...」說完,便不理會銀月,逕自地走向經理辦公室。

只是沒想到,當舒華再度走出經理辦公室時,又遇上了銀月,銀月這般笑容是舒華在家裡沒看過的,銀月從來沒有對舒華這樣笑過,這種笑容像是矯情過了頭的樣子,令人很不舒服。

銀月又再度搭訕,說道:「你不要誤會,我不是要跟經理搶客人,我只是想問你,請問你認識楊函宇嗎?」

被銀月這麼問,舒華自是明白,便回道:「哪個楊函宇?」

銀月對舒華這樣的表情,剛剛原有熱情的笑容,頓時少了一半,說:「噢..忘了..嗎?」那失望的神情,讓舒華的心裡真想大喊-痛快。

舒華轉身離開的那股痛快,是他這幾年來發洩的第一波。

不過銀月馬上對自己的突兀感到...好像太激進了,興許是...嚇到人家了。

舒華一邊開車,一邊回想,一直知道大嫂銀月在銀行工作,殊不知...她居然是微微開戶銀行裡的其中一家,就這麼巧,舒華哪本不選,偏選這家銀行,這...又是命運把他們這些又拴在一起了....

只是更意想不到的在後面,函宇滑開了手機,看著手機通訊錄,滑到一個很久沒有聯絡的名字,大拇指在空中滑動著,卻不知該不該打給江微微,是...打了,會不會沒人接?還是...這電話號碼的主人已經換人了..

就在這無盡的自我迂迴,猶豫下,到底是按...還是不按,大拇指一直在空中轉著,這一個失神,居然按下了撥出鍵...~待續~

81會員
833內容數
以青春為由,寫出不成熟感情的喜怒哀樂微小說故事。故事內容純屬虛構,歡迎對號入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