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為你的夢想努力到什麼地步?

2023/09/16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最近在刷幾部陸劇,看看工作人員名單中有沒有合作過的人員的名字,卻無意間又想起了她,不知道她現在過的如何?有沒有成為她夢想中的編劇?而她的全名我忘了,只依稀記得她說:「妳好!我叫小雨。」

第一次與她相遇是在學校宿舍,那年我隻身一人到北京電影學院讀書,聽說學校有提供外籍學生住宿的福利,所以我便背著包、拎著行李到宿舍詢問。校園內的幾棟宿舍裡,顧著前台的不是舍監大媽,就是臨時幫忙照看著的學生,但大家都沒聽說提供外籍學生住宿的規定,直到一位舍監大媽叫來了小雨。

小雨個子不高,抱著幾本書,操著一口廣東國語,熱心的要幫我解決問題,只不過在向學校確認後,外籍學生的住宿申請只留給讀本科與研究所的學生,我讀導演進修班的則沒有。沒辦法了,只能去校外找房子,但又希望能找到便宜、離學校近的房子,小雨知道我的處境,便向我推薦她的宿舍。她的宿舍?她不是住在學生宿舍裡嗎?我帶著一臉狐疑,隨著她走向學生宿舍後面一棟3層樓的房子。

房子外觀黑黑灰灰的斑駁的很嚴重,旁邊還加蓋出了一個直通3樓的鐵樓梯,生鏽的鐵樓梯延伸出這整棟房子的荒廢感,小雨卻不以為意,指著2樓的房間,繼續帶著我往上走,說:「我住在2樓樓梯旁這間。這裡什麼都有,而且就在學校裡面,上課太方便了,你看看,或許你住這裡也可以。」樓梯被我們踩的嘎茲嘎茲響,我的心也咯登咯登作響。我們到了2樓,向右轉就是走廊,再右轉就是小雨的房間了,而房門大開,裡面傳出電視播放的聲音,沒有敲門告知等儀式,小雨就直接帶我走進去。房間是個長方的空間,左右各擺著2張上下鋪的床,下舖的床都分別用布簾圍了起來,空間有些擁擠,仔細一看房內牆壁、天花板、地板也斑駁的東禿一塊西禿一塊,像未完工的毛胚房,唯有進門正對著的窗戶又大又敞亮,望出去對面是看起來清潔明亮的學生宿舍,而我現在所處的是一般員工宿舍,還不是教職員的宿舍,原來小雨不是學校學生,而是學校員工──清潔員工,負責打掃學生宿舍。此時有人從下舖的床簾探出了頭,我才知道有室友正在休息,小雨為我們簡單介紹了一下彼此,便繼續介紹著房間的設備。房內除了上下舖,還有簡易的4個衣櫃,房間的前後各放了一張桌子,靠近門邊的桌子上架著一台電視,電視正播放著某齣電視劇,電視旁擺著各種生活用品與食物,牙刷牙膏、杯盤碗筷、電鍋、泡麵、酸奶、威化餅…等。而另一張靠在窗前的桌子上則放著一台筆記型電腦,與幾摞書和一大疊影印的資料,小雨說這張桌子是她專屬的,因為她需要讀書,還要寫東西。前後這兩張桌子鮮明的差別,更加深我對小雨的好奇,但第一天認識,我也不好意思多問。接著她指著桌子左邊的床位說,這是她的床,房間原本可睡8人,但現在只有4人,每人一張上下舖,她睡在下舖,如果我不介意的話,可以睡上鋪,而且員工宿舍基本沒人管,所以偷偷住不付錢沒關係的。不用付錢!又住在校園裡面,離上課教室這麼近!這真的讓我有點心動,但再次看了看環境,我還是以偷偷住不太好,我是外籍學生被學校抓到就麻煩了的理由拒絕了她。

經過這次小雨的幫忙,發現我與她還挺有話聊的,因為人生地不熟,有個能請教又願意幫忙的人,真的是生活在異鄉最好的幫助。雖然最終我還是租房住在校外,但只要課與課之間有空檔時間,我就會去找她,而她不是在工作就是在看書,或在寫東西。看什麼書呢?都是一些與歷史相關的正史或小說。寫什麼呢?原來她房間桌上一疊疊的影印資料,都是她寫的劇本。哇!我忍不住問,怎麼不在學校上課,去讀編劇班,而是做著清掃的工作,隱身在校園裡創作。當然我的提問很白痴,一看應該知道的答案,卻是我10幾年前在中國受到的其中一個刺激。沒錢,貧富差距。小雨來自廣東的小鄉村,沒錢繼續讀書,只能提早出社會賺錢養家,也希望能同時養著自己的夢想。或許像我一樣,小時候受到一些電影的感動,立志要做導演、要從事影視的工作,小雨則想要做編劇,所以北漂到大城市工作,而且還是在北京電影學院的校園裡工作賺錢,同時浸淫在校園創作的氛圍中,偶爾還旁聽一些課程、校園講座,這對小雨來說真是三生有幸,特別珍惜。當她埋首在破舊、雜亂的房間內創作時,與其他員工室友的閒散生活形成的差異,都讓我不由的佩服她。原來真正努力要實現夢想的人是不會被環境限制的。

先不論小雨的創作質量如何,到是她的產量已經有近8部之多,她說她從很久以前就開始在寫,她很熱衷寫古裝劇,也似乎覺得古代的愛恨情仇特別浪漫,有張力。但寫了這麼多也要有管道或機會去推薦發表呀?才能聽到別人的反饋意見,才知道如何去調整。有次她就帶我去央視電影頻道部,原來她認識那裡的一位製片,言談間感受得出那位製片對小雨沒背景也沒資歷有些顧忌。這讓我想起之前有次在學校,小雨陪我去國際交流學院辦事,有位教職員也是輕蔑的對待小雨。小雨可能對這些態度都習慣了吧,反而有種英雄不怕出生低的自信與勇氣,她積極的介紹了她的作品,也留下2部劇的劇本請製片詳閱後和她聯繫,我們便離開回去等消息了。

不知道之後製片與小雨聯繫了沒?後來我的課業開始繁重,也忙於拍攝工作,便漸漸疏於與小雨的聯繫。當初小雨也請我看看她的劇本提些建議,但檔案與她的聯繫方式,也已不知在搬家、換機中遺失在了哪裡?現在電子媒體發達,我常在想,如果當時小雨也能使用上電子平台刊載她的作品,或許她早已有些名氣,或是不到有名氣,但是能讓自己的作品有機會給更多的人看到,有機會被更多製作公司看見(現在很多製作公司都是在小說網、漫畫網…等發掘題材、編劇,且不論創作者的資歷,只要作品好、有特色,便有機會合作)。這是生不逢時的遺憾,但我想小雨不會為此氣餒,她曾經說過這裡的競爭很激烈,所以她必須堅持!持續寫、持續學習、持續創作。或許,經過多年的努力與堅持,小雨已經成為她夢想中的編劇了,我由衷祝願著。

雪莉林拆電影那些事
雪莉林拆電影那些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