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靈精(三)

2023/10/3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英文背誦事件之後,父親幫小平請了幾天事假。隔週來學校以後,整個人瘦了一圈,病懨懨地,上課也提不起勁,老是趴在桌上。


「你還好吧?」老師擔心地問,「被記過,去罰站就好了。」


小平沒有作聲,像沒聽進去。


「對啊,」阿茗點頭說,「又不是沒被記過,你遲到還不是要去罰站,小事啦!」


「你跟阿茗一起銷過,」老師吩咐道,「午休來辦公室罰站。」


午休時,只有小平出現。他一到辦公室,就跪在門口。


「你在做什麼?」老師連忙拉他起來,「我說罰站,不是跪。」


「老師對不起,」小平一面哭著,一面起身,「我覺得自己有病。」


「發生什麼事了,你慢慢說。」老師也嚇到了,小平這麼大的情緒反應,絕不只是被記過的事。

「你冷靜一下,」老師倒了一杯水給他,「有事慢慢講,不用急。」


「好,謝謝老師。」小平慢慢恢復平靜後,接著說,「上個禮拜,我爸媽離婚了。」


「這麼大的事,怎麼現在才說?」


「我不知道怎麼說。」小平低著頭,繼續說「我媽帶我妹走了,她說我妹年紀小,還需要照顧。」


「所以你跟爸爸住?」

「嗯!」小平點點頭,很不情願地說,「我爸很兇,也不常在家。我跟他沒什麼感情。」


「父親都比較嚴肅吧。」老師答腔。


「我爸不只是嚴肅,」小平搖搖頭,側耳面對老師說道,「他對我們很嚴苛。老師你不知道吧,我的右耳聽力只剩百分之二十,被我爸打的。」


「百分之二十?怎麼沒有戴助聽器?」


「我媽是希望我戴啦,」小平一副無所謂的神情說,「我覺得麻煩。所以有時候,老師覺得我很大牌,是因為我聽不到。」


「唉,你要講啊,」老師嘆氣道,「以前不講,現在怎麼都告訴我了?」


「現在覺得壓力很大,需要抒發一下。」小平有點歉然地笑著,「老師其實你人還不錯,只是我脾氣真的不好。」


「你說英語背誦的事啊?」


「對啊,我很認真背欸老師,」小平搔搔頭,不好意思地說,「可是我聽不太到,就背不太起來。」


「你對我很生氣,因為覺得是我告狀,害你被爸爸罰吧!」老師講出心裏的疑慮。


「哈哈!」小平停頓了一會兒,放聲大笑道,「不是啦老師,這個真的是你誤會了!」


「被我爸罰,小事啦,小時候天天罰,習慣了。」小平拍拍胸脯說,「那天是我媽搬走的日子,我想早點回去。」


「這樣啊,老師心臟不好,會被你嚇死。」老師釋懷地笑了,接著問,


「你說有病,是怎麼回事?」


「我對在意的人,總是很沒耐心。」小平盯著地板,情緒又沉下去了,


「我媽離開的那天,我也跟她大吵一架。其實我想跟她一起離開。」


「你媽媽是愛你的,」老師試著平撫他的情緒,


「只是妹妹年紀小,媽媽在身邊比較好。」

「也是啦,我妹滿白目的,跟我爸會很慘。」小平側著頭,一面思索著說道,「我現在唯一的難關,是選組。」


「哦?你想選什麼組?」

「我想選社會組,以後可以當社工。」小平堅定地說,「不過我爸說,社會組是女生唸的,男孩子唸什麼社會組!」


「你好好跟他溝通吧?」老師勸他道,「你溝通不成,我再幫你。」


「如果我爸願意像老師一樣,聽我講就好了。」小平盯著天花板埋怨道。


上課鐘響了,午休時間結束。他起身回教室前,回頭說:「老師,希望二年級被你帶到。」才說完,一溜煙就不見人影了。老師笑著搖頭,一邊靠上椅子。好像都淤積許久的心事,似乎都消解了。


午後的陽光被窗戶篩落,灑了一地金黃,佔滿了小平留下的空位。


那些只能跟樹洞說的秘密,已經化成一陣陣暖風,吹得百葉窗夾夾作響,蟬鳴隨而發聲,一陣溫暖的簇擁圍了上來,而雨豆樹濃濃的綠蔭靜靜地覆蓋下來。


天涼好個秋。李老師細細瞇起雙眼,餘光一個身影悠忽晃過。


長大原來也就不過一個貓身的工夫。


#日曆 #蔡牧希 #病是迷霧森林 #mushitsai

65會員
342內容數
讀書與電影的心得與靈思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