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自責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2023.07.10

每個人處理情緒的方式不同。

剛到醫院時,兩個哥哥一邊處理事情,一邊默默擦掉眼睛裡含著的淚。

感謝二哥站得直挺挺的,一直看著爸爸,對護理人員說出別再急救,我當下真的說不出口。

以為早有心理準備而不會哭的媽媽,還是靠著我哭了起來。

吸著鼻子的二姪女,需要我過去抱著,才放心哭出來。

大姪女比起哭,全程陪著阿嬤,沒掉一滴眼淚。

大嫂用怒氣包裝,罵著送機構就是會有這樣的結果。

而我,一邊平衡著處理事情的共識與結論,和哥哥們分辦各項手續,一邊顧著每個人的情緒,偶爾靠著老周休息。

回到家,進到房間,睡前哭;老周一句話情緒不對,睡醒哭;洗澡洗到一半,莫名哭;來送東西給爸爸,要他來吃飯喝酒,講到一半哽咽哭。

眼睛好痛。


2023.07.11

很累,卻睡不著。

想著是不是我做了很多自以為是的錯誤決定,才讓爸爸這麼快就離開。

他明明還那麼健康,每次帶他走路,手握得那麼緊而有力,眼睛那麼有神。

翻著一次次探視和外出的照片,明明一次比一次嗜睡、能走的距離越來越短,也不怎麼笑了,我卻只貪圖著每次能有那麼一點點互動、能讓他稍微走動,就好了,就足夠了。

爸爸最後是不是很孤單的離開?現在是不是很冷?會不會又和生前某一次走失那樣,傻傻的在某個地方等媽媽?會不會因為找不到路而害怕?

都是我害的,是我送他住機構,是我沒照顧好,沒做好這一切,沒在最後陪著他離開。


2023.07.12

第三天,過了中午突然覺得好累好倦,好想躲起來,動作也變得緩慢,直到下班鑽進娃娃車,才意識到今天一整天不自覺用了許多力氣過日常,積了一天的眼睛裡的水份迅速宣洩完畢。

晚上和禮儀公司商討繁文縟節,想不到除了爸爸的衣服,連靈堂造型花卉、布幔、地毯也都有樣式顏色挑選。

做成山頭造型的花卉我看了就直覺連結喪事,不喜歡,兩個小孩原本喜歡,還說阿公常帶他們去爬山,很適合,阿罵聽了覺得很有道理,幸好大家看了照片又覺得不好,才沒選山頭。

討論決議的過程有爭執有笑聲有學習有抽離,有時會突然變成旁觀者,這不就是在辦活動、典禮,確認細節流程嘛。

只是主角不在現場,感覺還是有點荒謬。


2023.07.13

好像好了,想到也不太會馬上哭了,晚上還能看著陸劇笑罵,和阿娘討論政府流程還能大聲嚷嚷。

但還是那樣,一到下午就變得動作緩慢,下班就覺得全身的力氣被抽了空,只想睡覺,一點也不想動。

還是那樣,睡前進到房間,就忍不住找老周吵架,不斷翻著爸爸的照片,看著越來越少的笑容,自責、憤怒、掉眼淚。

有時候覺得自己怎麼還能吃得下,怎麼還笑得出來,都是罪。

媽媽安靜下來就閉著眼,她說,爸爸健康時的身影一直在她腦海裡,她說,爸爸和我一樣,會搞怪愛搞笑,眼淚含在裡面掉不下來。

其實我也一樣,看見他搞笑耍三八、三不五時逗小孩、坐在老家客廳翻報紙,然後是後來的失智失能,時不時的憤怒反抗、安撫後的乖順小孩。

我努力日常對話,帶著老周一起搞笑逗她,但,又覺得好像該讓她正常宣洩,我不知道可以怎麼做。

我想讓她變得更健康、想帶她去美國找阿姨,她都不想不願,我不知道可以怎麼做。

好累,不想動,想睡。

#父後記

Eileen's
Eileen's
瀝去生活的苦澀,品嘗生命的甘醇, 創造情境香氛,霎那即是永恆。 我是矮令,熱愛香氛的文字強迫症患者。   FB:https://www.facebook.com/eileensaysomething  IG:https://www.instagram.com/eileensaysomething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