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多年不見你還好嗎?那些年吵過的架可以和好嗎?

2023/11/10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窗外飄雪斑斑點點的陰影,落在類黑白的暴龍機上,近乎黑白的畫面、飄動的雪花、流動的陰影,令我聯想到02 TV動畫裡,小光在黑暗之海的畫面。

黑暗之海二十幾年來都是數碼暴龍「未解之迷」,看著大和田類手上的「始源暴龍機」,烏科獸與別不同的數碼蛋。也許類正是揭開數碼暴龍為何要與人類的小朋友締結關係的重要鎖匙。窗外飄雪斑斑點點的陰影,落在類黑白的暴龍機上,近乎黑白的畫面、飄動的雪花、流動的陰影,令我聯想到02 TV動畫裡,小光在黑暗之海的畫面。黑暗之海二十幾年來都是數碼暴龍「未解之迷」,看著大和田類手上的「始源暴龍機」,烏科獸與別不同的數碼蛋。也許類正是揭開數碼暴龍為何要與人類的小朋友締結關係的重要鎖匙。

譯名對照

大和田類(大和田 ルイ,Ohwada Lui)

本宮大輔 (本宮 大輔,Motomiya Daisuke)

一乘寺賢(一乗寺 賢,Ichijouji Ken)

井上京/井之上京(井ノ上京,Inoue Miyako)

火田伊織(火田 伊織,Hida Iori)

高石猛/高石武(高石タケル,Takaishi Takeru)

八神光/八神嘉兒(八神 ヒカリ,Yagami Hikari)

01電影版 Last Evolution 五星滿分,今次02電影版的滿意度只有三星半至四星,感覺像OVA或是一年一度的大電影。勇氣可嘉的是導演沒有沿用The last everon的套路,拍出非常類似逼哭人的作品,這一套是完全屬於02的大電影。

raw-image

https://twitter.com/Digi_Channel/

故事發生在亞古獸、加布獸消失後的東京,東京鐵塔上突然出現一隻巨型數碼蛋。01的主角群太一和光子郎稍微露了一下臉,交待他們對這次事件一無所知措手無策。02組就迅速在熱血的主題OP裡集合。OP簡潔而扼要地交待了02組近況,在各種劇場版和延伸大電影裡,資訊量、美學、節奏感均是名列前矛。

02組特色在於戰隊般的團體作戰,每個人擔綱不同功能和角色。大輔(藍戰士)熱血一往無前的行動力,作為團隊精神領袖,事情要不要做往往由他決定;小京(紅戰士)才是實際上的隊長,由她發施號令;伊織是情報收集專員,即是光子郎beta版。阿猛(黃戰士,高山岳)、小光、一乘寺賢今次是輔助角色,主要作用是表達想法和立場。

他們很民主,行動前均會充分討論,讓每個人發表意見,成員得到共識後才開始行動。共識最後往往是被大輔單純又正能量的想法說服。就……數碼暴龍的傳統就對了,衝過去直接打爆。大家都長大了,隨隨便便都能進化帝皇龍甲獸,實在想不到輸的可能。

即使危機在前他們依舊充分交流意見,五個人五種觀點︰有些人重視全人類福祉,突然其來的全世界與數碼暴龍結成夥伴,會很懊惱吧;有人會擔心打爆烏科獸後,自己與搭檔的羈絆會消失,01的前輩們不就是這樣嗎?為了世界和平犧牲了最重要的夥伴。

正能量大輔說,我們的羈絆這麼輕易鬆開。

被強加的不幸?小孩的力量

Shinn認為數碼暴龍01、02的特色是故事主軸導入許多現實家庭問題,如01的父母離異致使兄弟分離,02一乘寺賢家庭壓力導致個性乖戾。The Beginning 延續了TV版主題,故事主軸是大和田類的家庭悲劇,戰鬥反而是給你演一下而已。

我同意他的觀點,可是個人意見認為劇組更進一步表達的是︰小孩子怎麼面對家庭和社會的不幸。01藉由八個紋章告訴我們,即使現實社會不盡如人意,憑著小孩的純真、勇氣,這些被強加的不幸都能夠跨越。大和、岳的兄弟情不就是跨越了地域和父母的束縛嗎?最初不合群的城戶丈亦漸漸被眾人接納。這是小孩子的力量。

02沿襲了上述主題,熱血單細胞大輔的帶領下,許多看似無解的心結一一解開。團隊之間的成員也互相影響互相扶持,從The Beginning的OP看來,02組的友情比01組深厚得多,都有定期聚會,定期更新狀況。01組只在打怪時聚在一起而已。

而這一次,主角大和田類是怎麼面對自己的心靈創傷?接下來就讓我們完全劇透吧。

始源神聖計劃.烏科獸的誕生

帶著眼罩,刻意遠離人群,(起初)不願接受他人幫忙的大和田類,明顯是個中二病。別跟我爭說不是,連配音員都是中二病專家緒方惠美──碇真嗣耶。

raw-image

類的家庭境況淒涼到一個點,植物人爸爸長期臥病在床,媽媽是家裡唯一的勞動力,她為了照顧家庭,肉體和精神俱已崩潰,為了「活着」。類則成為媽媽情緒的承載者,家暴、精神虐待。儘管滿身傷痕、儘管飯吃不飽,類仍然笑著面對。

他是個愛笑的、樂觀和聽話的孩子,他能體會媽媽的痛苦也很愛她。正因為這種個性,類才心甘情願逆來順受。往往受苦的孩子都是這種個性,完全接受家人的情緒勒索,甚至怪罪自己沒有能力幫助媽媽。

4歳生日那天烏科獸突然出現在類面前,與他成為朋友(締結關係),實現類的願望。烏科獸作為一隻數碼暴龍,戰鬥能力不明。只不過它顯然擁有特殊能力──控制人類。目前無法得知它是否心靈與肉體都能控制,烏科獸也許能控制人類的大腦、注入感情,藉此改變人類行動,或者更直接傀儡化其他生物。

raw-image

功課都幫佢做埋,簡直完美

可是他們均誤解了「幸福」、「快樂」的定義。小小類想法單純,認為爸爸健康、媽媽快樂、家庭美滿、交到很多朋友,他就幸福了。烏科獸想法更單純,滿足類的願望,方法手段道德不必計較。

從此,類落入了「虛假的」、「被創造」的無限月讀之中。隨着年紀漸長,接觸到現實世界,類開始思考烏科獸給予的幸福。他是個溫柔,不希望別人遭遇不幸的少年,當他發現自己許下的願望,導致其他被選中的細路拼上性守護東京,他開始把罪責怪在烏科獸頭上。責怪烏科獸曲解他的意思,肆意操控他人。烏科獸則像一個學習不完全的AI,或說也是一個小朋友︰我都聽你的,這都是你所希望的,類為甚麼你不喜歡,還反過罵我呢?是不是我做得不夠呢?

烏科獸對類抱持著極端「感情」,那是一種不惜自己犧牲、毀滅都要「令類得到幸福」的執念。牠始終記住最初的約定,使更多小朋友與數馬暴龍締結關係。從結果而論,烏科獸和暴龍機非常密切,牠掌握着暴龍機誕生的秘密,牠消失了,其他暴龍機亦一併消失。

打臉01組,暴龍機消失,羈絆也不會消失

烏科獸解釋,牠與神明有關連,故此擁有「實現願望」的能力。牠與別不同的數碼蛋外貌,會不會與黑暗之海有關。依稀記得黑暗之海擁有影響人類心靈的力量,與負面情緒有關。老土推測,黑暗之海緣自於人類的負面情緒。這些負面情緒流入數碼世界,邪惡數碼暴龍應運而生。數碼世界需要尋求外力協助,解決自身危機。其中一個方向便是消除負能量的源頭──人類。類的悲哀「生產」出烏科獸,神性計畫應運而生。

raw-image

類的神性計劃呈黑白色,以The Beginning的結局看來,他的神性計畫確實是始源機。當黑白神聖計劃消失,其他暴龍機也化為數據。容我回到文章初段的猜想,人類的負面情緒可以透過小孩最天然、未經社會化的個性化解。同時他們要解決數碼世界的危機,《滾球獸的誕生》讓數碼世界獲得「人類小孩可加速數碼暴龍進化」的資訊,要明確地讓能量(金錢)轉化,暴龍機應運而生。第一台神性計劃就由類得到。

亂講一通,我試圖把所有線索理順,來解釋為甚麼大輔們的D3消失之後,V仔獸他們仍然好好的活在現實世界一起打雪仗。為甚麼暴龍機一直在類手上,烏科獸反而消失了。

raw-image

長大了,你還需要朋友嗎?

烏科獸「遵守約定」現身東京鐵塔,類不顧安危爬到塔頂,希望再次和烏科獸接觸。從這一個舉動便知道類的心中一直記掛著烏科獸。一個十幾年沒見的朋友,你心中沒有他,還會長途跋涉去找他見面嗎?

回到記憶中的類,關懷媽媽的溫婉話語,埋藏心底許多年了。這些年來,類無時無刻都惦記著烏科獸、媽媽和他的孩堤時代。第一次沒講,很可能是大輔和一乘寺賢在側,害羞不敢講。或者擔心烏科獸反應,沒有勇氣開口。畢竟在類心中、烏科獸的心中,他們告別方式傷痕累累。

經由大輔等人的鼓勵、規勸和說服,眼神堅定的類終於說出他心底裡想跟媽媽、烏科獸和過去的自己所說的話,解開多年心結。

暴龍機消失了,他們的拍檔數碼暴龍卻沒有消失。狠狠地打了太一、大和的臉。到底亞古獸、加布獸為甚麼會消失?不就因為你們冷落牠們,牠們覺得自己不被需要嘛。烏科獸為甚麼離開類?因為類長大了,不再接受這份被創造的幸福。加上少年類無法好好的用言語表達自己的想法,無法換位到烏科獸的立場思考,吵架後烏科獸只好消失。

這便是02組和01組最大差異,你看02組也長大了呀,彼此各有理想各有目標。他們有棄朋友於不顧嗎?大輔、賢會不會把V仔獸、蟲蟲獸當作擺在家裡的發聲公仔?大輔站天台上問類,你知道烏科獸喜歡的是甚麼,討厭的是甚麼,你明天要跟牠去哪裡,要做甚麼? 

raw-image

世界上有幾個人能像大輔那樣保持著小孩時單純的初心。他重情重義,他不想改變世界、不想拯救人類、不想做數碼世界外交官,他從頭到尾只想煮好吃的拉麵,一步一步踏實地和V仔獸一起朝着目標前進。因此,他和V仔獸展露的笑容才這麼具有說服力。

你相信嗎?這些年來一步一腳印的努力,和朋友在一起的經歷,這些你都有信心嗎?沒有證據的喔!不打爆烏科獸之前,沒有人知道結果。你可以確定這麼做V仔獸牠們能夠和舊時一樣?

大輔站出來說︰我肯定。

Last Evolution & The Beginning

raw-image

一大串沒有必要的臆測後,說一些個人感想。看完The Beginning後更加喜歡大輔、賢、京子等02組的主角們。怎麼說呢?Last Evolution 我們哭得一塌胡塗嘛,因為太一、大和跟我們一樣,有了新生活就把孩童時的理想掉到一旁,有了新玩具就把舊的掉一旁。遇上困難,跨不過去了,才又想起那些願意幫忙自己的人們,厚臉皮地尋求協助。

大輔就跟我們不同。他們和搭擋之間親密無間,大輔煮拉麵、阿猛寫作取材、一乘寺賢俾女溝……V仔獸、巴達獸、蟲蟲獸都在一起。我們有辦法嗎?無時無刻與夥伴們一起身動,彼此知心。

別講這種高難度的,退而求其次,我們有辦法學類那樣,真誠地向舊友致歉,坦誠心底話?太一和大和不正正是沒能好好告別,還有許多心裡話沒說出口才會悔不當初。當然這份懊惱將會轉化成打開數碼世界大門,重遇故友的契機吧。第三集,快點來吧!



重刷指數:★ ★ ★ ★
收藏指數:★ ★

讚好錯重點專頁,一起胡言亂語:https://www.facebook.com/inartas

6會員
173內容數
在點與線之間建立幸福的平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