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一橋桐子(76歲)的犯罪日記》

2023/11/2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前言

一橋桐子(76歲)的犯罪日記》。單單看書名,有沒有很有意思?看人名—一橋桐子—就知道是個日本人—日本女人—,特別標出歲數—76歲—,即可看出作者似乎意有所指。標出做了什麼或想做什麼—犯罪—可看出荒唐和怪誕處(這個年齡,還是個女人,怎麼會有這麼奇特的想法?),標出其長期性及多元性—日記,可見其犯罪的想法和做法不止一種—令人看書名就有一探究竟的念頭。

安分守己的老人想坐牢

這是高寶出版社八月底翻譯出版原田比香原著的小說,原著是把它設定成單身,沒結過婚,沒有積蓄,靠著老人年金和兼職清潔工的薪水維生,小心翼翼、精打細算地過日子(見博客來的該書簡介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65149)她一生謹小慎微,戰戰兢兢,最不喜歡也最在意的就是麻煩別人,給別人帶來困擾,可是照自己的狀況(書中剛開始她還有一個同病相憐的年紀相符,飽受老公精神虐待的朋友,但自從朋友因病過世後,她就成了無朋沒友,孤苦無依,病痛纏身,無聊度日的孤獨老婦了),自己一定會孤獨終老,也一定會給別人添麻煩。那怎麼辦呢?她想起了無意中在電視上看到的關於高齡犯罪者的新聞,這才知道原來高齡者入獄後能得到更多生活保障,不止包吃包住,還能免費就醫,必要時甚至還有照護員。這給了她靈感:這簡直是求之難得的、最好也最棒的養老中心啊!於是她開始尋找能長期坐牢—最好是坐到死—的犯罪方法,以便她能因此進監獄去養老。書中列出了偷竊、印假鈔、放高利貸、詐欺、綁架、殺人……六種方法,當然最後都失敗了……

搶劫情節

我看到書名直接想到的是銀行搶劫,以前看西部片或犯罪片,常見銀行搶劫,幾個人開著車,一人看守,其他人趁銀行少人之時,急速包好臉巾衝進銀行,拿出手槍碰碰兩聲,要其他人抱頭趴地,指著銀行經理,打開金庫……然後把錢裝進袋裡,急速離開。好像不會太難。可是一想到是76歲,平日這裡酸那裡痛,連走路都得經常停下來捶捶腰,按按腿的老太太,好像就沒有那麼容易了。我想到的情節是:桐子緊張萬分的走進銀行,看看門口的警衛,看看那麼多的櫃枱,看到那麼多的人,她有點想打退堂鼓,但為了爾後無憂無慮,包吃包住的養老生活,她還是鼓足了勇氣,廣播行員叫到53號請到第6呢櫃枱時,她拼了,拿出上寫”不要聲張,這是搶劫,"的字條交給行員,行員詫異的看著她,問她是不是拿錯了資料?但她緊張萬分卻又堅定不疑的回答沒錯,並試著拿出皮包裡的玩具手鎗,沒想到太過慌張,又太過用力的關係,手鎗被皮包邊邊勾了一下竟然掉到了地上,手鎗的鎗管也碰掉了一塊…,桐子看著手搶,開心的想著這下應該會被關了吧?沒想到有兩個等待的顧客,看桐子蒼白的臉,且似乎有點搖搖欲墜的樣子,上前扶住了她。行員也給警衛一個手勢,張嘴無聲的指指腦袋,意思是有點失智的樣子。警衛也趨前關心的問她:「有沒有受傷?」「怎麼出門還帶玩具手搶?是孫子在玩的嗎?」「家住那裡?」「家裡還有什麼人?」桐子感覺到了別人的溫暖對待,想到又給別人添麻煩了,有點慚惶的掙脫了扶著她的手,踉踉蹌蹌的衝出了銀行,在門口又差點跌倒……銀行員拿著紙條,有點無奈的說:「可能是有點失智吧?竟然拿這個說要搶劫的紙條給我,不知道她家怎麼放心讓她出門…」說完不當回事的把紙條扔進垃圾筒,繼續下個號碼的服務……(不知道其他人會想到什麼情節,能幫桐子達成她的願望?)

結語

台灣已於2018年進入高齡社會—老年人口超過14%,每七個人中有一個老人—如何維護高齡人口的生活品質與尊嚴也一直是社會關注、政府努力的目標。看著公園裡一大早就靜靜坐在四周座椅上閒坐,閒聊的諸多老人;醫院裡每天排隊等候醫生詢問病情,表達關心的老人;復健室裡眾多每天報到,相互聊著病痛史和看病史的老人;樹蔭下坐在輪椅上,垂著頭,似有意識似無意識聽著外傭閒聊的老人,心也沈重了起來。作者端的是有心人,竟然選了一個看來荒謬,卻令人深思的故事情節,《一橋桐子(76歲)的犯罪日記》,你想到了什麼?

我的隨思與雜想空間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