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重要的是不愧於心:動畫《競速 OVERTAKE!》(下)

2023/12/16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上一篇:人生最重要的是不愧於心:動畫《競速 OVERTAKE!》(上)



主旨:如何才稱得上「不後悔」?

上篇,和大家介紹過了這部原創運動動畫的劇情簡介、基本資訊,並帶出劇中主角淺雛悠,以及他隊兩位年輕車手德丸俊軌、春永早月,如何闡釋他們各自實踐不後悔的方式。

接著,我們要來看另一位主角真賀孝哉怎麼面對這個主題,並介紹此動畫的OP與ED、背景音樂精彩之處。最後邀請各位一起思考:不重競技的運動番,還稱得上熱血嗎?

以下開始。



/「不後悔」,是曾經好好活過的證明

「(照片)捕捉的只是當下的那一瞬間,而我按下快門前後的事,觀看者是無從得知的。」

真賀孝哉所面對的困境,是只要身為攝影記者(在此尤指專門照相的photographer)必然面臨的巨大難題之一。

在前幾話,相關的提示已經反覆出現多次。黯沉的天色、撲天的浪濤、雜訊般刺耳的心音與抽噎聲,最後總會回到同一幕──直視鏡頭的空洞雙眼。只要在鏡頭內與被拍攝者對上視線,他就會一再被捲回當時噩夢般的情景。

十二年前,孝哉前往東北地區拍攝當地的漁業生活文化,卻沒料到遭遇海嘯。巨浪即將吞噬街道的前幾秒,他站在高處的安全區,從相機的顯示窗看見一名已經來不及逃離的小女孩。小女孩似有所感,隔著幾百公尺的距離,求助的視線穿越玻璃鏡、刺向孝哉。

小女孩被海嘯捲走前的最後一刻。

小女孩被海嘯捲走前的最後一刻。

他內心一驚,下意識按了快門。

震災後過了好一陣子,當這張照片被發表,換來的是來自四面八方、鋪天蓋地的批評聲,全都喊著同一句話:「拍攝者不救。

孝哉從此拍不了人像。風景照、物品照、群眾照都沒有問題,唯獨當鏡頭下只剩一個人,而那雙眼睛直直地朝自己看來,他就會想起海嘯那日救不到的小女孩,眼裡似乎充滿無助的控訴──我在你的相片裡永遠活著,你卻眼睜睜看著我死去。

災難的影響範圍太大、太慘絕人寰,有多少人活在那片土地上,就有多少種幸福的日常被一夕摧毀。

儘管形式各不相同,所有人的痛苦,卻透過相片全凝聚起來,剎那間有了實體。群眾好像把攝影師當成了那片海嘯,將言語的利刃一把把扔過去,扎進已經足夠酸澀自責的心臟。(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雖然諷刺,或許這也證實了孝哉的攝影技術之精湛。)

發表照片後孝哉飽受抨擊。

發表照片後孝哉飽受抨擊。

日本、大海嘯、東北地區,全指向日本人的集體創傷,311東北大地震。往回推算,十二年前確實正好是2011年。

對身處外國的我們來說,那已經是許多年前的事;但對深深受創的當地人而言,時至今日也依然是難解的心結。這也反映在眾多動畫作品之中,如今年強打的動畫電影大片之一,新海誠導演的《鈴芽之旅》;前兩年所推動的災後十周年系列動畫電影,以災區岩手縣、宮城縣、福島縣為故事背景的《海峽的迷途之家》、《後空翻少年!!》、《扶桑花女孩之舞》。

想順便分享的是,其中《後空翻少年》另有一季12話的原創動畫,完整闡述地方高中男子韻律體操隊的成軍故事。角色塑造相當討喜,扎實的體操描繪更令人印象深刻,運鏡流暢而有戲劇性,即使完全不懂也能享受其刺激感,打從心底為他們加油打氣。

同樣身處在環太平洋地震帶上的國家,我很能理解那是如何揮之不去的噩夢。令我猶豫的是,在這部以賽車運動為主題的故事之中,編劇為什麼決定加入這麼重的一條劇情線呢?畢竟,這個故事主要還是在講述年輕車手的成長歷程,難道不會擔心過於搶鋒頭了嗎?

抱著這樣的困惑,我一路看到了第九話。


經過一番風波,孝哉終於決定再度前往東北地區,正視自己擱置已久的「心魔」。是的,前段他對悠所說的勸言,其實是他長年被自己所困的心得。他不想看到悠因傷、甚至丟了性命而從此不能再坐上賽車,就如同自己自從那一張照片而變得無法好好舉起相機一樣。

不過,這並不是一蹶不振的發言──反過來說,那其實也是他給予悠「希望你能繼續在賽道上自由奔馳」的祝福,並暗示了自己能重拾相機的渴望。從他主動前往東北、這些年也持續和小女孩的家人保持聯繫來看,孝哉可能只是在等一個契機,給自己時間準備好。

而悠成為了那個契機。

孝哉的前妻冴子也明確看見了這點。在向悠提及那段過去時,說出了近日以來自己的觀察與感謝。

冴子向悠講述孝哉的過往。

冴子向悠講述孝哉的過往。

雪平冴子:「每次聽他提起你時,我就像是看到了從前那個幹勁十足的他,那個想到什麼就立刻行動,想方設法打破困境的他──這些你應該都知道吧。他從以前就是這樣,重要的事總是閉口不談……但是,從以前到現在,我只有對他看人的眼光從沒懷疑過。」(ep.4)

悠成為了孝哉相機裡,這麼多年以後,好好保存下來的第一張人像照。悠的車姿,對目標的堅定,與無法達成的不甘,強烈的情感衝破了反射虛實的玻璃鏡,宛如打破咒縛的一道魔法,讓孝哉在被恐懼重新佔據心頭之前,指尖先一步按下了快門。

看著那樣努力的身影,孝哉心底那股「想要去幫助別人」的熱情,終於再度燃起火種。

這明明曾經是他嚮往、且努力付諸實踐的人生價值之一啊,可是眼睜睜看著孩子被捲進大海的衝擊過於震撼,以致他這麼久都無法想起、甚至是不願萌生如此念頭,因為一旦動身,當時想去拯救,卻一步都動彈不得的無力感,就又會侵蝕掉所有力氣。

就這麼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十多年後,悠轉動了孝哉凝滯已久的時間,充填了耗空已久的燃料。每一次,當他穩穩地踩動油門衝出起點線的時候,孝哉的心中彷彿也有一輛蓄勢待發的列車,裝載著飽滿的痛苦與快樂,開始叫囂著想要再一次出發,駛向前所未見的風景。

真賀孝哉:「就算我只拍下了真相的一部份,這張照片也是那個孩子活過的證明。這不是我能左右的。」

他其實很清楚這個道理,然而,這不足以成為讓他原諒自己的理由,所以才始終放不下,直到遇見了悠。為了想全心支持的對象,為了能毫不遲疑地大聲喊出加油,而決定讓自己比過去邁出更大的一步,孝哉終於徹底跟自己和解了。

他不再猶豫按下快門的手指,不再將自己的作品視為殘缺。

在黑暗裡行過十二年,終於能看見隧道的盡頭。

真賀孝哉:「讓你久等了。」

確實是久等了啊。對他而言、對默默守護的前妻而言、對悠還有整個小牧Motors車隊來說,都是。走到這裡,真的好不容易。

作為新生的紀念,以及難言的感激,他下了全新的決心──當悠站上頒獎臺,他要親手用自己的相機,留下最獨特的見證。

孝哉久違拍下的人像照,畫面主角是悠。

孝哉久違拍下的人像照,畫面主角是悠。

平穩的主題曲,精準的BGM和變奏

《OVERTAKE!》的OP由にじさんじ公司旗下所屬虛擬偶像兼主播Vtuber的叶,獻聲「Tailwind」,意為「順風」。

動畫ED則是畠中祐的單曲「グッドラック」(Good Luck),同時也是劇中小牧錮太郎的聲優。

兩首歌都是輕快的歌曲,很適合作為晨起的音樂,幫一整天打起精神。實際上,歌詞本身也相當積極。作為自我成長為主、運動競技為輔的動畫主題曲,都很切合故事主旨。

在動畫中一曲多用並不少見,而這兩首歌的變奏版本都出現在相當重要的時機。當孝哉因那張相片再度碰壁,悠懷著擔憂而前去他家,隔著門流露真情時,「Tailwind」的吉他變奏版緩緩流淌起副歌:

即使是烏雲密布的日子
也會迎來終點
窺得晴天吧
現在已能聽見
那些無聲的話語
無名之風吹擺髮絲

同樣的音樂,也用在孝哉回顧過去與東北地區村民相處的回憶片段。雖然不一定有關聯,但兩者都是在「為了往前,必須回首」的部分出現,也頗能展現歌曲的積極調性。

重點是,時機下得太好了!煽情的氛圍一次拉滿,如果說原本的劇情就足夠令人一邊感動一邊心痛,當變奏BGM流出來,想穩固淚腺的堤防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如果各位還有聽到其他段落用上這兩首歌,請務必仔細享受它們所提升的觀賞體驗。

以水彩的畫面質感,搭配ED的舒緩曲風。

以水彩的畫面質感,搭配ED的舒緩曲風。

不過,本來《OVERTAKE!》的背景音樂就都配得非常優秀了。

音效指導明田川仁,負責過非常大量且品質優異的經典作品。其中,風格相近的有《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的名字》(未聞花名)、《四月是你的謊言》、《終將成為妳》,近年熱作則有《86-不存在的戰區》、《Vivy -Fluorite Eye's Song-》等。

有不少就是以音樂為主題,因此在本作的精準演出,可以說是長年經驗的如常發揮──還是那麼令人動容且驚嘆。

比方說,考量到這是一部慢節奏的故事,即使在激情的競賽段落,音樂的風格就是有辦法讓人意識到,比起用以一較高下的技術、令心跳加速的腎上腺素,最掌握勝敗關鍵的終究是選手的抗壓性,那是一種會忍不住讓人安靜下來,屏息祈禱的音樂。

比賽充滿扣人心弦的緊湊感。

比賽充滿扣人心弦的緊湊感。

而在充滿生活感的段落,輕巧的音符也能讓人感受到,在賽道之外的車手們其實也都過著比想像中普通的生活,有著普通的性格。在賽道上所發生的一切,終歸只是日常的一部分。世界上還有很多其他的事情正在進行。

是夢想與夢想、人與人的連結,造就了這一切半為現實半為奇蹟的救贖物語。

我格外喜歡第五話的城鎮馬拉松,不僅展現了選手與非選手們的日常面向,也呼應著他們在賽場上的抉擇、行事風格,有效且有趣地令角色立體起來,重點是每一個人都超級可愛!能住在這樣的城鎮,有這些獨具魅力的選手,想必連應援本身都會變成幸福的事吧。

精準而深入人心的音樂,絕對是《OVERTAKE!》的一大亮點。

輕鬆可愛的城鎮馬拉松特集(?)

輕鬆可愛的城鎮馬拉松特集(?)

不競技的運動番,也很熱血!

前陣子看了0號手稿的分析,他分享自己的觀察,日式和美式(為主)的超能力故事不同處在於,在劇情上「能力」究竟是一個手段,還是本身即具有象徵意義。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完整的影片,也非常推薦直接訂閱頻道。

(沒有置入,這支頻道也不是我的請放心XD)

這點也可以套在運動作品上。而取代超能力設定的,或許就是「競技」。

從最初喚起熱血青春記憶或想像的《灌籃高手》,到被戲稱殺人網球的《網球王子》、超能力籃球/足球的《黑子的籃球》、《閃電十一人》,到近年漫畫剛完結的《排球少年》……以上這些都是大家比較耳熟能詳的運動動漫畫的代表作。

關於「運動作品應該要是什麼樣子」,儘管每個人各有一套解釋,但萬變不離其宗:比賽、晉級、全國大賽、奪冠、永不放棄、打敗強敵、運動家精神……換句話說,「熱血」是有公式的,或者至少有一定的元素。而運動作品的熱血,往往來自於競技。

如何設計當前的優勢與劣勢?該遇上怎樣的對手?在什麼時機獲得勝利或失之交臂?為了跨越高檻,又必須透過哪些手段取得新的能力?這些是說好一個故事需要考量的,而在同一類型之中,受到眾人歡迎的故事,必有其相似之處。熟練說故事的人,都知道這個道理。

然而,近年不主打比賽得勝的運動動畫變多了──不,「比賽」的主旨並沒有變,因為運動故事的衝突點往往建立在賽事之上,但「得勝」變得不再是旅途的唯一終點。比起分數上的勝利,更多的是「自我的完成」。

例如,上述的《排球少年》屬於全方位的高標之作,寫了一齣完整而深刻的群像劇,幾乎每個角色都有著清晰而迷人的成長弧線;談跑步的《強風吹拂》,從一開始就知道不可能成為未來的常勝隊,別說完賽,光是取得箱根驛傳的參賽資格都像奢望;談水球的《RE-MAIN》,一開場就是主角失憶,卻同時藏下後面重要的劇情轉折,以及藏在名為日常的水面底下的祕密。

而《競速 OVERTAKE!》身為運動番的一員,該有的基本要件一樣不缺,但即便你未曾看過動畫本身,透過這篇心得,應該也能察覺它的競技成分並不重。

說白了,因為對它而言,競技並不是最重要的部分──在這裡,「坐上賽車」不是結果,而是一種「過程」。它所追求的終點線,所盼望的自我實現,以及為此而需要解決去的難題,全部都發生在賽道之外。

所有在賽道上奔馳的力量,都來自在賽道外累積的,不後悔的勇氣。

這才是它真正想要傳達的。

壓下競技的比重,拉高日常與心理狀態的描述,是因為在這條主旨中,比起勝負,角色的內心困境才是事件衝突的來源。而衝突之處,正是一個故事最好看的地方。

所以,即使沒有激昂的比賽,也可以構成好看且熱血的運動故事,對此,我想《競速 OVERTAKE!》非常能夠以身作則。

官方宣傳圖。

官方宣傳圖。

彩蛋:各話主副標題

這點是在瀏覽巴哈動畫瘋的網友分享時看見的。

一般習慣將標題頁放在最前面呈現,但《OVERTAKE!》選擇置於最後,為的是呼應內容,替觀眾作個小總結,拉出本話的劇情重點。這種選擇也不少見,最經典的一例莫過《新世紀福音戰士》。

日文的主標題以劇情大意為發想,而英文標題可能是選用製作組認為該話中最重要的一句對白。以下分享幾話的標題供參。

悠對一腔熱血的孝哉說,我不需要任何人支援。

悠對一腔熱血的孝哉說,我不需要任何人支援。

冴子對悠說,別問她究竟看上孝哉哪裡──她也不知道。

冴子對悠說,別問她究竟看上孝哉哪裡──她也不知道。

孝哉和悠起爭執,不希望他在雨天裡出賽。

孝哉和悠起爭執,不希望他在雨天裡出賽。

悠希望孝哉親口解釋,無法拿起相機的真正原因。

悠希望孝哉親口解釋,無法拿起相機的真正原因。

其他彩蛋和畫面的演出細節等,就留待大家自己去體會啦!

如果有其他希望我介紹或分享心得的作品,包含漫畫、動畫、小說、電影,都可以留言寫下作品名稱~

感謝閱讀!

1.1K會員
44內容數
觀賞動畫、漫畫的心得隨筆。只是想推廣愛作,一起沉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