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老套的新年新希望 : 但這次不同

2024/01/0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2023的最後一天,太陽將下山。

今天我走得離家稍微遠一點。那是一條沿著小溪的山路,來回一個多小時,算是安靜卻偏遠的地方。大老遠迎面走來一個年輕人,穿著戴頭套的運動外套。天色有點昏暗,仔細看看是個膚色很黑的人。新聞上看到打劫的似乎都是這種裝扮,也是這種膚色。

會引起我的警惕,是因為那人的眼神有點怪異,直直盯著我看,朝我走過來。很快衡量一下,我除了手機和汽車鑰匙,什麼都沒有,他看起來兩手空空,即使有什麼企圖,一對一我還能處理。


圖片來源:鱸魚

圖片來源:鱸魚


距離10公尺的時候,他突然舉起左手,拳頭直直對著我,眼睛堅決地盯著我看,繼續快速朝我走過來,像是戰車的炮塔直衝著來。我開始有一點點恐懼,那動作有點詭異,感覺上比打劫還要可怕。當下閃過一個念頭要不要轉身逃走。

走得再近一點,我又想到會不會是年輕一代問候的方式。在美國跟完全陌生的人打招呼很平常,只是方法不會這麼極端。

當我發現已經沒有時間思考該如何應對的時候,突然想到一個最好的方法:我也舉起左拳用同樣的眼光看著他,正面迎接,看他如何處理。看起來像是開個玩笑,其實是發球權交給他,才知道下面該如何應對。果然他快速走上來,我們左拳碰左拳。我打了個擊拳式招呼,說了聲Howdy. 那一刻我鬆了一口氣,原來這純粹只是一個年輕人跟我打招呼。

他沒有回應,只胡亂發出一些聲音。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他是智障兒。然後我聽到他笑了,笑得好高興,也很滿意地離去。


圖片來源:鱸魚

圖片來源:鱸魚


原來他大老遠一看到我,就準備好要打這個對他來說想必是非常重要的招呼 - 也許他回的那胡亂發出的聲音是 Happy New Year。

感謝上帝,我沒有轉身逃走;感謝上帝,我沒有讓他失望;更感謝上帝,我沒有羞辱到他。




本來新年沒有什麼新希望的,老套,都累了,我體重也不需要減。每年都定新希望,從來沒有認真執行過,這種事就冷了。

走回家的路上想著,這一次不妨就定個新年新希望吧:以後可要多用點心了解周遭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

很多人、很多事, 都跟你想的不一樣。

6.8K會員
188內容數
全世界都是向 Google 看,向臉書看,沒有人往矽谷的另一邊看。所以我要帶你看矽谷很少有人知道的另一面。矽谷不是你想的那樣。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