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看見到明白

2024/03/07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最近有一個男孩,常常浮現在我腦海。

 

男孩當時五年級,濃眉大眼、瘦瘦高高,皮膚黝黑的程度一眼就知道是喜歡戶外活動的孩子。

 

接班第一天,我對全班說:「如果不想吃可以不吃,吃多少自己決定,所以自己盛飯菜。」話才說完,一句意想不到的回應傳來:「不吃怎麼可以,這樣會被老師罵!」說話的正是那個瘦瘦高高、皮膚黝黑的男孩。

 

這句話放在我心裡很久。

 

我當下回說:「吃多吃少,有吃就好,有些人就是『省油車』,吃一點就能跑很久。」

 

第二天中午,男孩一手抱著籃球,一手端著只裝一口飯的餐盤,等待班長的口令。

 

「開動!哇!又吃完了!」

 

男孩沒等班長的口令喊完,一口飯已經吞進肚裡,別人才嚥下第一口飯菜,他已經把餐盤收進餐袋。果然和傳聞中的一樣,快啊!

 

從此,象徵性的一口白飯,是我們的默契。

 

有一天,我吃不下飯,跟省油車相約中午打籃球,吃完一口飯就往球場走去。才過五分鐘,學務主任前來關切,說我罔顧學生吃營養午餐的權益,明天要來班上監督我們吃飯。

 

隔天,我和省油車有默契地都吃了象徵性的一口飯。主任隨即對著我們倆問說:「這樣吃會飽嗎?」

 

「我確定我飽了,主任您慢慢看,班上同學都會吃飽的,放心。」我們異口同聲地說。

28會員
22內容數
好不容易此生為人,有幸會說故事,想好好享受故事的魅力。 用生命寫故事,運用我說自己的故事,貪心的向神偷一些創意。 把生命經歷當作玩具,祝福每個愛故事的孩子。 我的學生總是教我如何當個老師,而內在總是渴望有個理想大人陪伴。 於是,誠心回應這樣的想望,成為那個大人。 而我深切的相信,只有我知道祂、懂得祂、好奇祂。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