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黨與革命社》〈05.大拆解!〉卷二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raw-image


  「諸君!大事不妙!」雪玲在門口大喊:「雙門衛回來了!卻不見獼太郎的蹤影!」


  麟和花園相覷,立刻向門外走去。一行人跟隨雪玲走下一樓,千里眼和順風耳在大廳蹲了下來,雪玲伸手靠近他們的後頸,她的雙眼發出了光芒。


  「獼太郎他 ⋯⋯」雪玲眼眶泛淚,不忍地說:「他讓兩位門神先回來,自己卻沒能逃走。」


  「什麼?」一隻只穿運動褲和毛帽的高雄獼猴在後方大呼,烙了一群猴子過來:「我大哥殉職了?就為了讓你們人類回來?」


  其他人都安靜了下來。


  「一群沒用的東西!」那獼猴用台語喝斥:「等我『提家私』出來恁著知影猴山仔的厲害啦!來!兄弟咱走!來去替阮老大報冤仇!」


  雪玲盯著走遠的猴山仔們,說:「那傢伙叫獼三郎,屬於俱樂部裡面難相處的。」雪玲手插腰嘆氣道:「真是的,真希望他能學學獼次郎,當個彬彬有禮的猴子。」


  「獼太郎他⋯⋯ 竟然把門衛看得比自己重要。」麟愣道:「他和其他獼猴不同,他懂得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這點也比其他人類高尚⋯⋯」


  雪玲繼續讀取門衛的記憶,竟翻到了獼太郎生前的遺囑。「他說燈籠魚準備要進攻宮原,似乎是在午夜的時候。」她說。


  羅歐呿了一聲:「看樣子他們完全看不起獼猴啊,都不知道對話內容被外傳到門衛那裡去了。」


  「各位,」麟轉頭對其他人說:「這一場仗關乎到台灣的未來,當初我們沒能贏下這場戰爭,但這場戰爭還沒結束,現在就是我們奪回自由的唯一機會。」麟伸出手問:「你們,願意助我一臂之力嗎?」


  羅歐瞥了花園和范妮一眼,說:「先不說那個才剛中彈的殘障女孩,你覺得一個 NPC 聽得懂你的肺腑之言嗎?」


  花園盯著自己的斷臂說:「只要你們替我換上新的腦機和義手,我就能成為你們的即戰力。」


  麟問:「但是妳才剛從地下診所出來,確定傷勢沒問題嗎?」


  「至少我還能開槍。我在綠島的革命社是擔任複合型戰力,就算不能肉搏也能當駭客。」


  「齁?我們隊伍裡面剛好缺駭客呢。」羅歐頓時對花園刮目相看:「我是負責操作代行者的喚術士,就妳所見,門衛、幽浮、雲豹將軍都是我的部屬之一。雖然擅長平行操作,但不怎麼擅長定位敵方的喚術士。」


  「這樣我們就有一個突破手了。」麟滿意地說:「好,妳的所有改造成本都由我們來給付,倒不如說妳願意貢獻一己之力,已經是大恩大德了。」


  「那,那我也要!」范妮在一旁嫉妒地說:「要是我很努力戰鬥到變成廢鐵了你們也要修我喔。」


  麟微笑說:「嗯,說到做到。」


  花園沾沾自喜,這樣一來她不僅能得到一雙手,還能賺到一台免費、乾淨的腦機!一台不會罵她的腦機,聽起來實在太美好了!


  「那麼,就開始準備吧。」麟屏氣凝神地說,一邊引領眾人上樓。






  凌晨時分,一扇沉重的防水閘門拉起,外頭的海水滲進了潮濕的地下室內,燈籠魚部隊透過頭上的燈筒探照路線。一名墨魚腳術士抬起了它的觸手,透過尖端射出熱熔光束,很快就將鐵門給大卸八塊。主部隊順利進入宮原俱樂部的大廳了。


  「前面需要當心猴子。」傭兵警示道。


  「是高雄獼猴你這白癡!」一群高雄獼猴從黑暗中走出來,各個像地痞流氓。獼三郎掛著金項鍊,身上還穿著碩大的防彈背心。「獼太郎就是你們殺掉的吧?好!你敢殺我老大,我就幹死你老婆!」


  「隊長,把這些獼猴通通撲殺掉吧。」燈籠魚副官提議道。


  「好主意。」兵長舉起犢牛式突擊步槍說。


  「喂!你們不尊重猴權!」有一隻獼猴舉起他的猴拳大喊:「今天我不捶倒他們我手不放下!」


  「閉嘴!高雄獼猴就給我滾回高雄!」兵長大聲回嗆。


  現場一陣驚呼,獼猴們紛紛表示「他不尊重遷徙自由」、「他不尊重種族平等」、「他不尊重集會結社自由──」


  此時,麟從猴群中走了出來,他身穿大衣、雙手戴白手套,西裝背心裡頭還掛著一條精緻的白金色領帶。他站在最前方,直視著敵人說:「你們終於肯來這裡了,被老人政治奴役的爪牙們。」


  傭兵團止步了,隨即將槍口對準青年。


  「你們有聽過『義體控制論』嗎?」麟露出冰冷的微笑,繼續說:「意思是政府將無人兵器集中在中央,讓淪陷區的軍事資源侷限在義體改造上,透過這種方式製造雙方死傷懸殊,達到抑制革命的效果──」


  碰碰碰!


  麟話才剛落,身體就中了三顆子彈,倒入猴群之中。


  兵長下令進逼:「找出寨主要的那個老人!其他格殺勿論!」


  其他獼猴都被嚇傻了,他們紛紛讓路,排成兩排看著傭兵團走進來。當兵長走至麟的倒地處時,發現麟竟然消失了。


  「那傢伙⋯⋯跑去哪裡了?」


  忽然間,一位傭兵的腦袋被橫來的電鋸削飛了。他們轉過頭去,麟緊握住沾滿機油的凶器,透過胸膛傳輸的電流讓斬骨鋸急速奔騰、起火燃燒;中彈處的彈頭被體內的液態金屬推了出去,從銀色變回皮膚色。麟提著燈籠魚的首級,現場的靜電隨之起舞斑斕,從積水處蔓延至傭兵的腳上,他們的身體在剎那間電鳴交加、形同火炬。


  「我之前的夥伴們⋯⋯雲云、雨音子、明鏡,你們肯定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吧?因為想要追求美好的東西,卻變成一點也不美好的怪物。」麟舉起電鋸指向兵長,說:「所以我繼承了他們的一部分,來替他們報仇了。」


  麟衝向附近的傭兵,一個橫掃就融化了對方的頭顱;只要擋在他面前的人,都像汙穢的雪那樣蒸發了。有人被肢解出電線,斷肢與火花灑滿了整個天空;有人試圖開槍,卻莫名地膛炸了。兵長發覺環境的異常,那傢伙居然能夠操控電流,透過賦予高能來炸掉擊發的火藥。


  「術士來了,後退!」兵長下令喊道,兩名墨魚腳術士將觸手對準麟,散發出危險的高溫。


  麟見狀,脫下了左邊的手套,銀臂被熱熔光線映照得無比閃耀 ⋯⋯


  「降災入寇。」


  麟比出了開槍手勢,紫色的電漿從心臟往指尖方向竄去,轟出一道致命的雷槍。它劈開來襲的光束,使其像斷裂的竹子般繞過麟的身軀,擊碎他身後的落地窗。海水瞬間從窗外湧入,淹沒了所有人的腳踝。


  麟吹熄指尖上的火苗,瞳孔的殘光也逐漸黯沉。眼前的墨魚腳術士和其周圍的所有人都變成了焦屍。

3會員
22內容數
這裡是超過敏少年夏雨韋的沙龍!目前正在連載科幻小說《老人黨與革命社》!插畫與文字皆由本人原創,感謝支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